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三百零一章:以弱胜强

我的书架

第三百零一章:以弱胜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名山顶之上,飞沙走石,晴天白日之下,群星闪现。

几个回合之后,虽然王良没说,但铜吉也已经知晓了那道无情剑意的可怕,在这股力量面前,无论他用任何法术,若是和王良的剑直接触碰到都会失效。

铜吉也不是没有办法,最省事的法子便是动用大规模的法术直接对王良进行覆盖打击,但因为此类法术威力太过巨大且自己不能控制,所以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除此之外,铜吉还有一个方法,只是这个方法有些不好看。

一念及此,铜吉将身上所有铜钱抛了出去,无数铜钱飞进了山野之中,不见踪影。

随后铜吉掌心合十,口中大喝:“调兵遣将,山神奉诏!”

话音落下,地脉开始隆起,随后一只擎天巨手从大山之中升起,紧接着便是一个巍峨的山岭巨人拔地而起。

“这是借灵之法?好像不对!”

王良知晓在苍火香神宗有这么一个借灵的法子可以借调山川大地,但铜吉用的这个法子似乎和苍火香神宗有些不大一样。

试探地一剑朝着巨人斩去,一阵火光四射后,墨丑剑被弹飞了出去。

“好硬!这不是法术,这是实体!”

那巨人可不会给王良思考的功夫,只见那大手一拍,带着无尽的力量朝着王良重重拍下。

王良连忙躲闪开来,那大手没了目标,那一下直接拍进了山峰之间,随后便是一阵轰隆巨响。

等到大手挪开后,王良看到了一个极为明显的大手印记!

“好强的力量!若是拍实了,以我的身体可能会瞬间变成肉渣!”

如此之大的力量差距,王良没有半分恐慌,他的肉眼和灵识一直在搜寻铜吉的行踪,只要将铜吉解决掉,这个山岭巨人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心念一动,剑意齐出,王良凭虚踏空,御使着三把剑朝着铜吉刺去。

将所有铜钱都抛了出去的铜吉此刻无法再用铜钱御敌,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其他手段。

“周天星辰起!”

天空中星辰辉映,铜吉的身影变得暗淡,三把剑径直地穿过了他的身体,但没有溅起丝毫的波澜。

“这又是什么法术?”

王良突然觉得无情剑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用,虽然无情剑意可以破尽万法,但如果他没有找到法术的具体所在那作用也就不大。

很明显,铜吉以周天星辰为法阵给他布下了一个陷阱,法术根源皆在天上,只是作用于此而言,所以无情剑意就谈不上破开它。

虽然知晓自己不是铜吉的对手,但能够知晓自身的不足,王良绝对也够了。

不再留手,一截炽热的龙骨出现在半空中,其中的太阳之力向着周围肆意挥洒,天上的太阳似乎也受到了影响,竟从铜吉的法术中逐渐露了出来。

“好浓厚的太阳之力!”铜吉脸色一变,他能够感受到自己法术有不稳的迹象,知晓不能再拖,连忙催动山岭巨人朝着王良打去!

斩天之剑!

玉京剑引动天地灵力,化作一把巨大宝剑,王良虚握宝剑,果断地朝着巨人斩去!

轰隆!

一时间,山石炸裂、巨响不断。

正当铜吉还在查看情况时,却有一把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是金玉剑!抬起头,铜吉正好看见了王良那双冷漠的眼睛。

那是如何死寂的眼神,不带一丝的颜色,没有分毫的期待,看得铜吉心中发冷。此时,因为烛龙骨的影响,太阳之力挥散而出,已然将铜吉的星辰法术破了,铜吉无路可退!

“我赢了!”作为胜者,王良没有丝毫赢下战斗的高兴。

灵藏境越级战胜金丹境,这样的事情铜吉很少听闻,他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用分身吸引我的注意,然后伺机对我下手!我竟然着了两次道!”铜吉神情有些悲凉,他轻声问道:“你要杀我?”

“不会杀你!”

王良当然不会对铜吉下杀手,除非他疯了!

铜吉是谁?逍遥宗弟子,其师父卜凶乃是修真界推演大能!若是自己把铜吉杀了,卜凶怎么可能不知道?

现在他只是面对一个金丹境的铜吉而言,虽然麻烦但还能解决,可若是惹上了卜凶,那可比画叶楼还要麻烦!

“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好师父!”

下一刻,在铜吉难以置信地眼神中,王良突然一剑刺进了铜吉的腹部!

顺着剑锋,无情剑意一股脑地涌进了铜吉的身体里,在剑意的作用之下,铜吉暂时动用不了任何法术。

做完这些之后,王良看向另外一旁说道:“步灵春!”

两人交手这么大的阵仗,步灵春如何发现不了,只是她潜伏在暗处一直默默观察而已。

步灵春有自己的私心,她不想继续看到王良这样下去,但她又无可奈何,碰巧铜吉出现,她知晓此人很强,就想让他将王良抓回去。

可是没想到,连金丹境都折在了王良的手里!

“公子!”步灵春掩下了复杂的情绪,轻声问道,“是有什么吩咐?”

“铜吉现在动用不了法术,空有一身灵力,但应该不会是你的对手!”王良冷声道,“看着他,你的视线不能脱离他一刻,切记莫要让他跑了!”

“若是我来看着他,收集精血的事怎么办?”

“暂缓!我要去做另外一项事情!”

“什么事?”

“与你无关!”

驾驭飞剑,王良消失在了天际。

步灵春看着腹部受伤的铜吉不知说些什么。

王良自己寻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用墨丑剑挖出了深坑,整个人跳了进去,然后再将自己埋了起来。

经过和铜吉一战,王良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修为。虽然自己在准备突破金丹的东西,但自己的修为其实还停留在灵藏境初期!

虽然剑意好用,但这些霸道无匹的力量已然让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其实不是练剑,而是提升修为。当修为提升到了灵藏境后期,到时候再做这些突破准备也不迟!

至于期限的话,王良给自己定了三年,也就是说,他要在三年之内将修为从灵藏境初期提升至后期!这看似很难,但已经是他留给自己的最大时间了。

用还不熟练的秘法风雪藏春将自己的灵识踪迹掩盖,王良合上眼睛,开始了三年闭关。

祝山国,落月城,距离科考的十天里,石不良难得没有再给李兴山捣乱,对于李兴山来说,这十天过得既漫长又短暂。当十天之后李兴山走出房间,科举正要拉开帷幕。

值得一提的是,果然如李兴山预料的那般,华平县遭遇山贼的消息已然传遍在这十天里传遍了落月城,也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朝廷对于华平县极为重视,派出了不少将领领兵出去支援华平县,听到这个消息后,李兴山难得松了口气,心中的担忧也少了一些。

也不知是不是心情顺畅些的缘故,开考那几天,李兴山下笔如有神助,笔下龙蛇游走、脑中文思泉涌,待到榜单出来时,李兴山赫然入列!

根据祝山国的科考规定,榜单之列的百人皆可如金銮殿进行最后的殿试,在皇上面前进行最后的殿试,分出三甲之列。

其中第一等为一甲,只选取三人,也即是所谓的状元、榜眼、探花!二甲和三甲各取若干,但论排名皆在一甲之下!

石不良看不懂榜单上那些弯弯绕绕的名字,但鼓起斗大的眼睛上上下下看花了眼后,也发现了李兴山的名字。

“我看到你的名字了,你这算是中举了吧?”石不良也有些高兴。

李兴山笑着纠正道:“我早在乡试之后便是举人了,现在会试过了算是一个贡士吧!”

“管他什么士,反正你能够见到皇上了吧?”

“嗯,最后的殿试就会见到了,大概也就几天的时间,咱们还是等得了!”李兴山说着不由有些崇敬,只要自己能够在皇上面前展露才华,让皇上答应自己的请求一同出兵前往华平县,或许自己真可以帮华平县度过难关!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华平县里,经过了数十日的血战,此处早已血流成河。

山贼、官兵,他们的尸体如同山丘堆砌,鲜血顺着河水流下,将大地染红。

在县城内,无可计数的身披盔甲的将士依旧在肆意征战,他们一个个都杀红了眼,只是他们的敌人正是自己身边的兄弟将士!

祝子青站在城墙之上眺望着里面的情况,心中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可是她能说什么呢?这些本该守家卫国的将士都是因为自己才出现在此,也是因为自己才在自相残杀,看着这人间惨烈的画面,祝子青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来,因为她觉得自己不配!

可是不够,死的人不够,想要满足陈风麟的野心打开通往地府的路,需要惨死的生命何止万人!

她想逃,可是她根本就逃不出陈风麟的手掌心。

“不要怪我,不要怪我......”难得的,祝子青的眼中浸出了泪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