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三百一十四章:妖王赤栖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四章:妖王赤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管理此地的妖王是谁?”在这个场面上,扶南比陆山娘这个化神境都还有能说上话,所以有些问题她便替陆山娘问了出来。

“赤栖妖王!”叶妖在前面带路头也不回,“妖王如今正在修炼,此时可能不会理会你等,莫要怪我没有提醒!”

“那前辈,这位赤栖妖王是什么来头?”

“来头自然不小,妖王大人是鲜有的拥有着凤凰血脉的妖族,所以你们两个见了妖王的面要老实点!”

扶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们记得了,前辈您带路就是!”

两天之后穿过密林,眼前豁然开朗,一处巨大的火山出现在三人面前。陆山娘只是用灵识在火山附近查探了一番,觉得有些惊奇。

“此处火山底下好大的灵力反应!”

“因为这里就是妖王闭关修炼的地方!”叶妖拔下身上的一个叶子,那叶子闻风而动朝着火山口缓缓飘去。

当叶子落进了火山之后不久,一个沉重的男声传来出来。

“人族?!”

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一声凤鸣,紧接着火山剧烈震动,其震感传遍千里之地!

随后一只威严的火鸟从山口中飞出,落到了三人面前,巨大的威压震得几人几乎窒息!

扶南修为最弱,在这威压之中整张脸都长成了紫色。

火鸟的雄目一扫,几人身上的压力顿时一轻。

“天宗的人找我?”

看来刚刚叶妖的叶子已经将事情告知了这位妖王。

陆山娘连忙点头说道:“是有一件事,关于在南州之外据此百里的一个势力,不知妖王您知否知晓?”

“势力?”

赤栖王略微思索一番,觉得没有半分头绪,一旁的叶妖开口提醒道:“妖王您忘了,就是那群蚂蚁!”

“原来你们是那群蚂蚁啊!”赤栖王恍然。

陆山娘和扶南相顾无言,的确他们那群人的实力在这位妖王面前连蚂蚁都不如!

“到底何事?”

陆山娘回道:“是关于建成一事,我们想请妖王您答应,不向我们发难......”

“原来如此!”那巨大火鸟眯了眯眼,“可以,我答应了!”

陆山娘面露喜色:“当真?”

“我说话自然算话。”

扶南看妖王答应的这般爽快,心中不由一沉。

没道理啊,若是妖族都是这般好讲话的角色,那人族不至于在万年之前吃了妖族一个大亏。

这赤栖王知道散修建成的事,想来是之前听闻过他们,可以妖族的脾气会这般和他们和平共处吗?

扶南觉得其中有诈!

“请问妖王,此处是您做主对吧!”扶南一言出,几人皆是一惊。

赤栖王不怒反笑,只是他身上的火焰盛腾,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小丫头,你为何会觉得此处不是我所掌管?”

扶南不惧反进:“若真是前辈您掌管,那您敢和在下签订天道誓言,证明您今日所说的确是真!”

“我凭什么与你这丫头签订誓言!”

“妖王您是心虚了不成?”

“小丫头,你是和谁说话!”那火鸟勃然大怒,烈火炸起瞬间将扶南二人围住,那炙热的温度烧灼着二人,哪怕是陆山娘都有些扛不住!

“小丫头,别以为你是天宗的人我就不杀你,南州地界可不管你们人族管!”

好在扶南手中有雪君送于的保护之物,握着那枚雪花,扶南浑然不惧。

“妖王你生气了,还是心虚了?”扶南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那巨大火鸟,“再来之前我便听闻了,妖王您是拥有凤凰血脉的妖族,论地位应该也算是妖族翘楚,妖王出群妖跟随,可为何您已经在此,周围却没有其余妖族呢?

晚辈其实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凤凰一族本是一凤一凰,您于火山处修炼,想来就是为了淬炼自己的血脉以求成为真正凤凰,可是晚辈很好奇,您就算成为神兽也只能是凤才对,那相应的那只凰呢?

如果没猜错的话,在那火山内其实还有一位,那位继承的是凰的血脉,并且她才是此地真正的妖王!”

此话一出,那火鸟罕见地沉默了半天,许久之后竟笑了出来。

“没想到竟被你这丫头看出来了!”

陆山娘一脸震惊,没想到还真被扶南猜对了!

火鸟朝着火山口鸣叫了一声。

“老婆子,你听到了吧?”

火山内,一道女声传来。

“本王又不聋,自然是听见了!既然这小女娃子能够看穿我俩面目,那老头子你就暂代本王之位,和他们好生说说吧!”

说完,那声音便沉寂了下去。

“你们都听到了吧?”那火鸟回头,身上的火焰一收便开始缩小,最后竟变成了一个赤发红衣的魁梧男子!

“本王乃赤鸣,与赤栖是道侣,所管辖地界就与此地接壤!”赤鸣大手一挥,周围火焰开始延展变形,原本的火山环境慢慢地竟变成了一处鸟语花香的石亭。

一个石桌,三个石凳,桌上三杯清茶,茶香袅袅升起,灵力扑鼻。

“坐吧,坐吧!”

除了叶妖之外,两女跟着赤鸣入了座。

一杯清茶下肚后,赤鸣正色道:“接下来,咱们就谈谈你们的事情吧!”

三天之后,当事情谈完,叶妖便将二人送至密林边缘,而再往前一步,便是西州的地界了。

“我就送你们到这里,接下来的路你们自己走便是。”

“多谢前辈!”扶南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另外,谢谢!”

叶妖没有说话,浑身的叶子散开,瞬间没有了踪影。

出了密林之后,陆山娘见到阳光觉得浑身都舒服了不少。

“哎呀哎呀,总算是出来了!”不过几天时间,可陆山娘觉得好像过了几百年一样,那叫一个难受。现在出来,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

“对了,最后你干嘛要道两次谢?”

扶南笑道:“若非这位叶妖前辈给我提示,或许咱们就真着道了!”

“什么提示?它给过你提示?我怎么不知道?”

“在去见赤栖妖王的时候,她不是说过吗,妖王正在闭关修炼不便见人,可后来妖王一下子就出来了,这难道就不可疑吗?”扶南提醒道,“而且那名妖王答应得太过爽快,反倒不像是真的,所以我才有那么一说!”

“那你就不怕他真杀了你吗?”

“他若是杀了我,那就坐实了他在说谎了!”

“也是!”陆山娘一想到这些也觉得好险。

赤鸣妖王和赤栖妖王是妖族中的道侣,实力相距不大,管理的地界也是连接在一起,两地看起来极为相近,但距离也有数百万里之遥,这与他们的散修之城根本挨不上边!

也就是说就算赤鸣妖王想派出妖族来收拾他们也没那资格,所以他的答应与否对陆山娘他们根本无足轻重。只有得到了赤栖妖王的首肯,赤鸣妖王才有权利与她们商议这些事。

但如果事先不知道这些,傻兮兮地以为赤鸣妖王答应之后真不会来打他们,那到时候赤栖妖王的手下一来,那就有他们哭的了!

“不过结局还是好的......大概!”陆山娘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回去找人说说这事!”

“嗯!”

赤栖妖王的领地内,那火山之下,一只巨大火鸟沐浴在岩浆中,她的额头上一道彩色的羽冠极为耀眼。

紧接着,赤鸣妖王以人类的形象出现在一旁,看着那巨大的火鸟,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怜惜。

“老婆子,你还好吧?”

“死不了,只是没想到失败了竟这般难受!此地的事只能让你多担待了!”那火鸟声音轻微,全然没有之前扶南她们听到的那般中气。

“人走了吗?”

“走了!”

“商议如何?”

“于我们而言,不算差也不算好!可是对他们来说,就不一定了!”

“怎么不一定?难不成你又戏耍了她们不成?”

“怎么可能,我只是给他们加了一个码,仅此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