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三百一十六章:木成寻火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六章:木成寻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良又去了哪里呢?

事实上他并没有任何地方去,他只是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继续炼制着自己的木剑,只是这一次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打扰他。

木剑的炼制很成功,随着步灵春的精血提供,那把原本纯黑的木制长剑现在逐渐被染成了红色,木剑之中,一股森然的杀意渐渐浮现。

七年剑成之日,剑刃反黑,通体散发出来金属光泽,唯独剑柄猩红。手握木剑,其中的杀意浸入王良的身体,竟引得王良体内杀戮剑意颤动。

“反客为主吗?”

王良没想到剑成时木剑的灵性会有如此之高,如果他没有斩断七情六欲或许真有可能被其中的杀意控制,成为剑的奴隶!

不过现在......

“看来你并不清楚,到底谁是主!”

灵力和剑意顺着右手进入木剑之中,慈悲、杀戮、霸道、玲珑、无情五种剑意糅杂在一起的力量蛮横地将木剑的杀意震了下去。

木剑灵性很强,它能够明白眼前的男人是它的创造者,而且它也知道,自己这位创造者好像想要摧毁自己!

‘臣服,或是死!’

从剑意中,木剑感受到了王良的念头,它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毁了自己!

想要摧毁一件灵器,其实不需要摧毁剑身,人们只需要对灵器的灵性下手就行。而王良的五道剑意便拥有着这样的能力!

嗡......

木剑臣服了,它乖巧地被王良握着没有了动静,剑中的杀意也开始缓缓褪去不再出现。

将剑意收回,王良顺手打上了自己的灵识烙印,这把木剑算是真正认了主。

“剑出饮血,剑落鬼葬!你的名字,便为鬼业!”

鬼业剑轻声颤动,算是认可这个名字。

拿起剑,王良细细端详了起来,对于自己除此炼制的灵剑,他还算是满意的。鬼业剑的灵性十足,但因为杀意的影响,反倒显得灵剑有些愚钝,没有玉京剑那般灵性十足,但也不比墨丑剑金玉剑差,应该也能算得上是上品灵器!

“金、木、水、土......还差一个火!”

王良将剑收好,重新拿出墨丑剑,他要再去找找火系灵剑!

云台,昔日行道宗用作来往各州的暂时中转,也是他们收敛资源的地方,如今因为行道宗的倒塌,反倒有些混乱。

追溯原因,承教宗觉得如果冒然停下云台和界天舟的往来,反而会对如今的秩序冲突,所以他们才决定抽调人手重新将云台运营起来。

但是承教宗忽略了一个问题,他们冒然接受云台事务哪里比得上行道宗那般熟稔,再加上为了压制西州各处的煞气、看押行道宗弟子、消化内部资源等等,承教宗能够拿得出手的人少得可怜!

看管云台的人手不足,云台往日的秩序被打破,来往此地的修真者不免引发冲突,而冲突又会带来更大的混乱......

如此恶性循环之下,这才导致了云台如今的模样。

飞入天际之后,王良找到了一处云台,其上名字为玉风。

走进玉风云台,王良便察觉到了一些不对,那就是此地的人员有些稀少,而且在此处来往的每个人都用一副警惕的眼神打量着靠近自己的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吗?”

王良觉得这和自己的计划有所出入,随即拦住了一个人,想要询问这里发生的事。

“道友,为何这里会成了这样?”为了表现自己的亲和,王良特意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容,全然没有往日的冷漠。

谁知被拦住的人恶狠狠地说道:“我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要问就找别人问去!”

王良:“......”

难不成我闯入了某个邪道的地盘?

想了想,王良拿出了一块上品灵石摆在那人面前,那人看到眼睛都直了。

王良温和笑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谁知那人眼珠子一转,竟朝着周围大叫:“有人偷了我灵石,快来人帮我啊!”

啊这......王良都被这操作弄得楞了一下。

听到有灵识,周围有几人围了过来。

“谁抢你灵石了?”

那人指着王良:“就是他!”

“抢了多少?”

“好几十块呢!”

“好几十块?!”围过来的几人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兄弟,识相地把抢来的灵石拿出来吧!”

王良看着围过来的几人中皆是一抹贪婪,索性将翻手将灵石收了起来。

“不是抢的,这是我自己的。”王良笑问道,“几位是不是搞错了,而且这里可是云台,就算我抢了灵石也该交由此地主事人,你们这般围过来是何意?”

“主事?这里哪里有主事?”一人贪婪笑道,“你既然说你没抢,那你何不把你的储物法宝交出来给我们看看,让我们清点一下里面的东西呢?”

“是啊,交出来吧!”旁边的人一直附和,不过看他们的表情怕是交出东西,可能就没了!

王良没想到,自己本来想问问情况,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没有主事的吗......那可就太好了!”王良终于收起了笑脸,身上的无情剑意开始四散,灵识朝着众人一扫,心中了然,“四个灵藏境,两个看不出修为,想来是金丹境!”

十年之前,灵藏境初期的王良运用无情剑意打赢了来自逍遥宗的铜吉,那么现在灵藏境后期的王良对上四个灵藏境和两个金丹境能够打赢几个?

答案是,全部!

半个时辰之后,六个打劫王良的修真者凄惨地躺在地上,他们的手或是脚都被王良一剑砍断!

王良下手其实有分寸,善于操作灵符的,他就砍这个人手;善于遁法,他就砍这人的脚;若是善于法术法阵一类的,他就像之前处理铜吉那般一剑刺入腹中,用无情剑意扰乱他们的施法!

当确定这六人都没有能力战斗或是逃跑之后,王良手握墨丑剑,冷漠地指向了其中一个人。

那人看着眼前冰冷的剑锋,一时惊恐:“你不,不能杀我!”

王良说道:“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很快,王良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于是干脆利落地下手......将这六人的根基细数斩断!

没有杀他们,但这些人日后修为不得存进,这比杀了他们还要残忍!

从刚才那人说的话中,王良得知了这个云台为何会变成如此。

首先,因为行道宗倒塌,其弟子被承教宗细数看押,云台无人管理,承教宗只能自己派人顶上。但是由于承教宗从没有做过这类事情,再加上要处理地脉煞气,云台人手不足,所以部分不重要的云台只能先行放任。

一些修真者为了避免地脉煞气侵染,跑到了这些云台避难,由于这些云台没有管理者,其中的秩序也逐渐走向混乱,久而久之人心的恶念钻出,打劫抢夺之事不胜枚举!

诸多恶行交织,使得此处如同邪道聚集一般。

‘或许这里面真有邪道隐藏也说不定......’

王良如此想着,没有再理会那六人,收了剑径直地入了云台坊市之中。

在坊市中寻了半天,王良见到了一个炼器堂还开着,直接走了进去。

炼器堂中火焰凶猛,不可计数的火星子凭空跳跃,周围陈列的剑器也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十足的灵性。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王良没有见到火炉,也没有见到其他来源,这些火星子又是在哪里来的呢?

绕过前面走到后面,王良见到了此处的炼器师,心中了然。

只见那炼器师一手执锤,一手按铁,大锤带着刚猛之力敲下竟直接将那块生铁敲出了火星!

火星四射,其中的一颗打在王良身上,他只觉得有一股巨力朝着自己推来!

不靠火,只靠力气便打出这样的火星?这样的臂力想来只有那些锻体的人才能拥有!

或许还得是锻体程度厉害的才行!

王良出声说道:“我来买剑!”

“这里没有剑!”那炼器师头也不回。

“我需要一把火系上品灵剑!”

“没有!”

“我可以等你炼制。”

“我不炼!”

“为何?”

“说了不炼就不炼,你这小子怎么这般墨迹!”魁梧的炼器师不耐烦地放下锤子,回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王良的模样,“看你小子面生啊,刚来这个云台?”

王良问道:“如果我说是,你会卖我剑吗?”

“不会,因为我这里根本就没有这等好东西!”炼器师徒手拿起那块被他锤得发红的生铁,在王良眼前示意了一下,“这块铁的材质不错,但以我的手艺也只能将其炼制成中品灵器,至于上品就够呛了!

另外,你为何会觉得我有?”

王良说道:“能够在这种地方,这种坏境之下还能继续炼器的人,要么背景深厚,要么实力深厚!刚刚看到你的实力,我觉得是后者!

一般而言,具有实力的炼器师或许会有那么一两件珍藏!”

“我可经不起你这般夸!”炼器师咧嘴笑了笑,“不过你小子猜对了,我的确有这么一两件珍藏,但是很不巧,这些东西都不是剑!”

“那你能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一把上品火系灵剑?”

“可以帮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之前我在外面听到了一些骚动,那是你小子惹得吧?”炼器师用赞赏地眼光打量了王良一番,“实力不错,不过最近在这个云台的渣滓太多了,让我太不清净了,如果你能够把那些渣滓都解决了,或许我可以告诉你去哪儿找!”

王良问道:“他们实力如何?”

“不强,没有一个元婴境,但胜在人不少!”

“有些困难。”

“这点困难就吃不消了?”

王良平静回道:“解决他们只是换来灵剑线索,这笔买卖不值得!”

“我可没打算和你讨价还价!”炼器师带着不容拒绝地口吻说道,“要么滚,要么做,小子你自己想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