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三百三十三章:美好误会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三章:美好误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时辰之后,正在监督跑步的那位将军收到了一个消息,衙门的那位官老爷特地叫他去一趟,说是领人。

“怎么回事?”

前来报信的人讪讪说道:“是您的偏将在花楼,兴起时被人撞见,然后打了起来......”

“兴起?”

将军冷笑一声,这来报信的人倒是会说话,上床就上传,居然还说个兴起。

等到了衙门之后,将军见到了自己那位衣衫不整地偏将,以及之前从城门处逃走的石不良。

坐在正堂的官老爷正头疼呢,看见将军前来,连忙起身迎接。

“苏将军你可算来了,你的偏将在花楼闹事,仗着年轻力壮把人门店给砸了,这事你看怎么办?”

按理来说,这位官老爷再怎么不济也是个七品官,可架不住这位苏将军位高权重,年纪轻轻已经是四品,所以官老爷也不好越过这位将军去处理这偏将的事。

那偏将还不服气地辩解:“我没有!”

苏释一个冰冷的眼神扫了过来,吓得偏将不敢再说话。

苏释淡然说道:“这里好歹是你管辖区域,我这属下坏了规矩,你就按照规矩行事就行,哪怕是死刑,你给留给全尸便可!”

“既然如此,那下官就例行公事了......”

只是闹事又没杀人,看在将军的面子上,官老爷只是一人赏了三十大板就算放过了。

不过苏释觉得不够,亲手拿起板子又给了那偏将三十大板,那板子落下的劲风之大,力度之强,底下偏将哀嚎之剧烈,看得旁人心中一抖。

打完板子之后,苏释又说道:“回去之后,自己去操场罚站,等屁股伤好了再去领五百圈的惩罚!”

偏将话都不敢说,几个将士将人扶起就准备往外走。

“至于你......”待处理好这些事后,苏释终于看向了石不良,眼神的光芒极为危险,“咱们该来算算之前你逃跑的事了吧!”

石不良挨了三十大板跟没事人一样,只是他有些无奈,他没想到来了衙门也会碰见这个人。

“那个,之前那个是意外......”

“从来没人能在我手底下跑掉!跟我回军营吧,我们好生聊聊!”

‘聊聊?我是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吧!’

石不良心中直犯嘀咕,他倒不是不能跑,不过他寻思着以自己能力这家伙也奈何不了自己。再说这座城是人家的地盘,想要好好过,还是得低下头吧?

离开衙门之后,苏释带着石不良一路直奔军营而去。

到了军营,苏释命人将石不良看住,便去看自己那位偏将的情况。

找到偏将,苏释开口问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给我说清楚!”

偏将支支吾吾地说道:“能,能不说吗?”

“你还有脸害羞?”苏释冷笑一声,“有脸皮做出这样的事就没脸皮说了?难不成,你是嫌我惩罚力度不够?”

在苏释的威逼之下,偏将终于说出了实情。

“当,当时我去了花楼找了个相好的姑娘......然后玩的兴起时,那家伙突然踹门进来,我当时被吓得一个激灵......然后就生气地和那人打了起来!”偏将在那里叫委屈,“我是冤枉的,我虽然和那家伙打了起来,但我根本没砸东西,是那小子古怪得很,我亲眼见到那小子随手一甩,就把门柱给敲碎了!”

说着,偏将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这么大个门柱,说碎就碎,我当时吓傻了,哪里敢上去和他,就随便叫嚣了两句......”

“随手敲碎门柱?”苏释眯起眼睛,“你没说谎?”

“当时这么多人看着呢!”

苏释没有再说话,而是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一炷香之后,苏释又来到石不良跟前。

“可以说说了吧?”苏释直勾勾地看着他,“没有鱼符,闯入城门,大闹花楼,你究竟是何人?”

“......我只是个无辜人!”

苍天在上,石不良真不是故意的,他下了天剑山之后不久就发现了自己力气很大,所以当那个偏将生气扑过来时,他怕伤到别人就往后面退了好几步,谁知后面有个柱子,他一个不小心甩手撞到了柱子,然后那柱子就塌了......

苏释质问道:“我会信你无辜?那你说说你为何要在花楼闹事?”

“我没有!”石不良说起这个不知为何充满了底气,“是你那个属下在欺负人,那个女的叫的那么凄惨,我在隔壁听了实在忍不住,就过去阻拦他啊!

所以说,这件事其实是你没管好属下,不能赖我!”

“欺负人?”苏释表情有些怪异,按照偏将刚才的说法,他当时应该正在干柴烈火、不亦乐乎,难不成他还瞒着自己玩一些古怪的情调不成?

“怎么个欺负法?”

“我听到那女人这样......”

石不良学着当时那女人的呻吟声,苏释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管这叫欺负?”苏释怪异地看着石不良,“你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石不良挠挠头:“还能干什么?这难道不是欺负吗?”

苏释:“......”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石不良根本就不懂男女之事!

“......算了,那就先跳过这事。”苏释咳嗽了一声,连忙扯开话题,“听说你力气很大?有没有兴趣来我军营?”

“来你这里干嘛?”

“保家卫国!”

石不良果断拒绝:“不要!”

“那可真是可惜了......”

“所以你能放我走了吗?”

“不能!”

“为什么!”

苏释轻笑道:“为什么?你觉得我会放任一个来路不明且具有危险性人在城中肆意游荡不成?”

石不良辩解道:“我又没杀人!”

“你若是杀人,就不是在这里了!”苏释摇了摇头,“好好在这里待着吧,直到我在确认你的身份之后你才能离开。当然了,你也可以试试看能不能闯出去,不过那样的话你就更不能在这城里混了!”

石不良嘀咕道:“不混就不混,大不了去其他地方!”

苏释打击道:“忘了告诉你,包括此城在内的十八处城关都是我的人在把守,所以你就算跑到别的地方去也没用,除非你能越过这十八处城关!

不过在此之前,我会让你变成真的乞丐!所以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苏释扬长而去。

“可恶!”石不良咬牙切齿。

对于享受惯了的石不良来说,远离人群在山川之间当个野人游荡无疑难受至极。可想要在城里好好玩耍,那就得越过苏释这一关。

如果真要闯出重围,石不良倒是不怎么怕,但他唯一担心的是自己会错手杀死人!

不知为何,石不良对于杀人有着本能的抗拒,每当听见杀字,或是死人时,他的心里就会无比难受,就好像他曾经做过这类事结果让他很难受一样。

石不良觉得很奇怪,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过这种经历。

他不知道自己忘记了那段往事,只是他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不想杀人!

无奈之下,石不良开始了自己的奇特军营生活。

苏释虽然将人看管在了军营中,但却没有过度干预石不良的生活,也因为石不良不是他手底下的人,所以这位将军也不好对着石不良发号施令。

要说强迫让石不良待在一个地方......苏释考虑到石不良的力气,决定还是不难为自己底下的将士了,只要石不良不出军营,那就任由他在里面蹦跶就是。

于是自由散漫的石不良成了军营中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苏释在操练将士,石不良就近找了个大树底下乘凉,看着酷暑底下叫苦不迭的将士,自得其乐。

苏释出去做事,石不良就和一堆士兵搭伙玩牌取乐,也正是这段时间,他玩会了包括骰子牌九麻将在内的十数种玩法!

闲暇时,石不良又会偷偷地摸进苏释的住处,把那身盔甲偷出来自顾自地穿上娱乐。不过当他发现自己在穿上盔甲时,只看身形的话和苏释很像,脑袋里又动了歪脑筋。

“所有人集合!”学着苏释的语气,石不良将所有人将士集合在一起。

偏将问道:“将军您怎么戴面具啊?还有您的声音怎么有点怪怪的?”

刚想解释两句的石不良想起了往日苏释的作风,冷漠地回了一句:“你有意见?”

“不,不敢!”偏将立刻吓成了鹌鹑。

石不良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底下一众将士,他发布了自己将军之旅的第一个任务。

“所有人听令,放下武器和盔甲,本将军准许你们休三天假!”

众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这是平日里那个严苛的将军能说出来的话?

石不良发现没人理他,加重语气又说道:“怎么听不懂人话了?我叫你们去玩!”

一阵沉默之后,操场上掀起了翻天的欢呼,接着一个个都四散开来,进城的进城,喝酒的喝酒,欢朋唤友之间,个个脸上都洋溢起了幸福的微笑。

很快,整个军营的人走的一个都不剩。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将军是假的,但他们宁愿将石不良当成是真将军,这样就算最后将军怪罪,他们也能义正言辞地说这是将军您下的命令!

至于石不良早已趁此机会脱下了盔甲混进了人群之中,偷笑着进了城。

等到苏释回来时,看到的便是空荡无比的军营以及自己那身被人遗弃在灰尘中的盔甲。

愣了一会,他很快便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石!不!良!你给我等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