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三百四十一章:新的计划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一章:新的计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处辽阔无垠的大海之上,陈风麟站在岸边静等着什么。

很快,大海中有人升了起来,那人带着一脸邪魅笑意,看见陈风麟时似乎有些惊奇。

陈风麟见到来人,连忙行礼:“少主!”

君自来歪了歪头好奇问道:“你不是在西州玩的好好的吗?突然来无尽之海找我有什么事?”

事实上,君自来对陈风麟在做的事情有所耳闻,但他一直都没有对此表态,究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感兴趣!

底下的人有自己的事情做,只要不违背命令那就与他无关。

陈风麟平静说道:“属下有个计划,或许少主会感兴趣。”

“我现在可是在做正事呢......”君自来眯了眯艳,身上渐渐散发出了恶意的气势,“我放着正事不做来听你汇报你的什么计划?陈风麟,你莫不是把我当成了可以利用的棋子吧!”

面对君自来的恶意,陈风麟依旧不卑不亢。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这件事您会感兴趣。”

“说来听听。”君自来满怀笑容,纯净的目光中杀机起伏,“若是有趣,那我可以饶你,但若只是来扫我的兴,你知道后果!”

陈风麟没有畏惧,将自己的计划仔细说了一遍。

君自来听完之后,眼睛中似乎绽放出了光芒。

“有趣,果然有趣!”

君自来身上的恶意尽散,看向陈风麟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喜:“没想到你还能想到这种有意思的事,不错!”

陈风麟问道:“那少主您的意思呢?”

“自然是玩一把大的了!”君自来随手拿出了一块木牌,上面写有一个君字。

“这是我无聊之作,但可以帮你抵抗道果境强者五次攻击或者是归真境强者两次攻击,同时它也算得上我的证明,你可以用它来命令其他邪道行事,见令牌如见我!

若有不从者,你大可以和姜夏说,他会出手的!”

陈风麟收起令牌,嘴中谢过少主。

君自来又说道:“另外,如果人手不够,大可以去中州借调,中州邪道虽然不归我管,但还是会卖我一些面子。

总而言之,我给你足够的权限,你必须要完成这个计划,让我看到一出盛况空前的好戏!”

“定不负少主所托!”陈风麟说的信誓旦旦,极为自信。

“好了,滚吧。”

陈风麟听了,十分乖巧地离开了。

待人离开后,躲藏在一旁的姜夏悄然冒了出来。

“少主,这人所说之事您真的要他放手去做?”姜夏显然是听见了全过程,不过比起君自来脸上的笑容,他的脸上却是忧愁满面,“此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但若是一不留神让正道知晓是我等暗中掺和,怕是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君自来随意说道:“别这么谨小慎微的,玩游戏自然是有输有赢,输了虽然代价惨重,但赢了奖励同样巨大!”

姜夏想了想,苦笑道:“属下看不出来赢了有什么好处?”

“那当然是......让我高兴啊!”君自来露出危险的笑容,“这陈风麟很了解我,知道我对什么感兴趣,所以给我下了个套,让我不得不往里钻。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做的事不顺利,所以想到了借我之手。”

“那少主您还不生气?”姜夏颇为意外,自家少主什么德行他是再清楚不过,被人利用这种事这些年发生的事屈指可数,一旦君自来知道自己被人利用,那估计要翻天了!

最近的一次还是那个熬文翁,不过严格来说此人也不算利用,只是他们的目标撞在了一起,所以熬文翁才顺水推舟了一把。

“陈风麟这人很有意思,当初我留着他便想着此人能够给我带来乐子。”君自来说道,“不过嘛,得看他这次是如何行事的,万一真的让我开心了,那我可以饶他这次利用我,不过若是失败了......没想好怎么收拾他,不过定然不会让他好受!”

姜夏想了想,问道:“那咱们这边的计划呢?”

“无尽之海的事不急于一时,毕竟咱们之前从没接触过此处,将此地摸清是一个麻烦事。”君自来说着又笑道,“左右是要花费时间,咱们不如先看那一出好戏!”

姜夏无奈,既然君自来已经决定,他一个当下属的哪里敢违背主子的意思。

“是,少主。”

离云国,一处茫茫森林之中。

事情说回苏星准备偷袭东齿国的正式军队之时。

当苏星身穿云袖长裙,打扮成一幅美人模样从花丛中走出时,石不良整个人都蒙了,他左右看了半天,最后甚至还上手捏了捏苏星的脸蛋确认了手感。

苏星躲闪到一边,见石不良的反应着实吓了一跳。

“你这是干什么?”

“这句话我同样想问问你!”石不良啧啧称奇,“我从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能够扮女人扮得这么像!要不是你声音没变,我都以为你之前都是骗我的,其实你就是个女人!”

“打扮的像女人,这说明我的易容很厉害啊!”苏星笑了笑,接着正色问道,“好了,废话少说,让你去布置的陷阱你布置好了吗?”

石不良点头说道:“按你说的都准备了好了,不过有个问题,就是在这方圆百里没有像山虎那样的大型野兽,这如何是好?”

“不难,找不到山虎那种,那就多找些其他的来凑数也行,毕竟我们的目的不是把军队全灭了,而是探听虚实!”

苏星从来没有想过靠着两个人能够灭掉一整支军队,与他而言,他需要做的就是在面对不同选择时选择一个最好法子。

“准备行动吧!”

两人分了两路,石不良上山做准备,苏星踏步便往东齿国军队方向走去。

临到了军队附近时,苏星压了压声线,换上了一副女儿嗓子,然后拿出了一袋子猪血淋在了自己身上,最后再将衣服撕扯成了几段,露出底下洁白的皮肤。

做好这些之后,苏星才换上了一副慌张的神情,小跑着冲向了附近的士兵。

“救命啊,救命啊!”

正在附近巡视的东齿国士兵听到了有人呼救,本能地拿起了兵刃,结果却看到了一个女子慌忙地朝他们奔过来。

苏星见到有人,装出了一副喜色。

“救命啊!有人要杀我,请各位救救我啊!”

几位士兵见到苏星时,眼睛都不由自主地从脸上往下挪到了胸部。

也不知道苏星是在哪里找的填充物,将其裹进了衣服中不仅显得波涛汹涌,甚至在跑路时还能像是真的一样抖动......再加上苏星打扮得实在艳丽,这些个士兵不知觉地就看愣了。

趁士兵愣住的功夫,苏星跑到了他们跟前,直接闪到他们身后,惶恐地朝着自己来时的方向伸出一指。

“那里,要杀我的人就在那里!”

几位士兵不由吞了吞口水,竟下意识地拿着兵刃朝着那个方向小心走了过去。

苏星见状眼中掠过一丝杀意,在几人看不见的地方,他伸出一指速度极快地扣在了士兵的后脑勺上,接着动用灵力一催。

几声脆响之后,苏星赶紧利落地将人全都杀死。

看着倒地的士兵,苏星装作惋惜地说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没做停留,苏星越过几人的尸体,朝着军队继续走去。

如法炮制了几次之后,将十几个巡视的士兵全都杀死后,苏星终于来到了军队的驻扎区域。

“救命啊!救命啊!”苏星扮演的女人慌慌张张地跑进军营,随手拉住一个士兵开始求救,“后面有人要杀我,你们快救救我啊!”

被拉住的士兵看见美女眼睛都直了,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之后,便安慰道:“别紧张,没人敢闯进这里的。”

苏星慌张说道:“可是那个人真的很厉害!”

那士兵自豪说道:“我们可是受到了狼仙恩赐,没人可以杀死我们!”

这孩子不知道,他眼前的美女可是把他说的两个都犯了。

“是,是吗?”苏星装作安心的样子,说道,“那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个休息的地方,我这身衣服......”

苏星没有说完,但他那让人充满遐想的温柔声音,以及被衣服遮掩着的洁白肌肤,这些都在猛烈地刺激着士兵的感官。

“那,那你跟我来......”士兵喘了喘粗气弯了弯腰,带着苏星来到了一处营帐内。

营帐内发生了什么不由多说,我们只知道伴随着一声脆响之后,那个士兵的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苏星麻利地脱下了这个士兵的盔甲,将其套在了自己身上,然后便悄然地走了出去。

穿着盔甲在军营中肆无忌惮地走了一圈之后,苏星确信了将军营帐的位置,然后装作了慌张之色小跑了进去。

“不好了!在军营外发现了咱们将士的尸体!”苏星进了营帐看也不看,径直地跪在了正中央那人面前,同时用余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那将军听了苏星的话果然怒了,直接拍案而起。“什么?!竟然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来我这里撒野......等等!你不是我军将士,你是何人!”

苏星眼神一凝:‘被发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