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一章:立秋

我的书架

第一章:立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草原的黄昏,夕阳洒在草地上,点缀着草原,让草原变得金黄,使人感觉很舒服,四周十分的安静,蝴蝶慢慢的在“金黄”草原稀疏的散花上飞舞,轻轻煽动着翅膀,隐约的能听清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

草原的中央,两位老人盘腿相对而坐,两人的中间,是一张由石头雕刻而成的棋盘,老人就这样盘腿而坐,一子一子的落棋。蝴蝶围绕着他们在飞舞;是夜,草原的天气开始降温,蝴蝶慢慢的离去,只留下两个老人静坐在草原中。

日复一日,草原依旧的是那样的宁静,只是蝴蝶已不在,草地也不在金黄,地上铺上了一层雪白的落雪;而老人却像石雕似的低头看着棋盘,棋盘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棋子。

夜色渐深,稀疏的夕阳即将消失,黑夜缓缓的聚来,有人打破了宁静。

“立秋将至,万物开始从繁茂逐渐地走向萧条。”

说话的那老头位居棋盘的左侧,眉目间布满了沧桑,背脊挺直,腰上束着一个酒壶,袍服纯黑,落雪在他的衣袍上留不下任何的痕迹,草原上的风沙也仿佛不曾经过他的身边。

“秋者阴气始下,古万物收。”

右侧的老人, 一袭白衣,容貌柔和,看似平易近人。

左侧的黑衣老人从袖中掏出一枚黑子,下入棋盘,天空突然响起一道巨雷,照亮了整片的草地。

“阳气渐退,阴气渐涨,万物萧条,你挽不回来的。”

“能不能挽的回来,也要试一试吧。”白衣老人从袖中摸出一枚白子,抛入棋盘中。

“阴意出地始杀万物。”黑袍老人眯着眼睛,看着白袍老人落入白子后,摇头叹戏谑,没有任何迟疑的掏出黑子放在棋盘白子的旁边,而后拾起白子四枚放在地上,抬起头看着白袍笑了起来。

“白鬼,看来这次,是我要赢了。”

白袍老人抬起头望着东方,神色淡然,“诸星陨落,看样子已是命数。”

“你就不担心?这可是死劫。”黑袍老人取了白棋四子后,之前的沧桑感去了大半,掏出腰上的酒壶朝口中倒入几口,而后戏谑的看着白袍老人。

“在这里下棋的人,用这个词貌似有点不当吧?”

“哈哈哈哈哈,言之有理,言之有理!请落子!”

草原不远处,一个小镇,中年男子坐于酒馆中,点了一壶浊酒,一份下酒菜。

天明,立秋。

金庭帝国铁骑南下,有如神力相助,攻击华山宗的山门,其掌门与长老与若干弟子死守山门,最终山门被击破,掌门长老身死山门,各弟子不知下落,门前留下一把巨剑和带血的碎衣;是夜,金庭大将军带领五十万轻步兵,重步兵突袭佛门,屠戮三千佛门弟子,首座和住持开启山门大阵,合力击退大军,关闭佛门,宣布不再出世,首座门徒镇守佛门时被斩断左手与右耳;三日后,梦云宗被金庭帝国踏平,生还的女弟子被虏获,发配兵营,掌门和长老自尽,躯体死后仍被糟蹋;再复三日,金庭帝国集结所有兵力,杀上天玄宗,付出惨痛的代价,将天玄宗覆灭,上至掌门,下至牲畜,无一生还,被砍下的头颅堆积成山,鲜血染红了附近的江河,河水与空气中的血腥味几日无法消散。

宗派的天下覆灭了,世俗王朝的统治开始了它的萌芽。

草原中,两位老人不见踪影,只剩下一张石头做的棋盘,棋盘上的落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仿佛这个草原无人来过。

小镇中,中年男子坐于第七个酒馆处,依旧是一壶浊酒,一份下酒菜,只不过这次,他喝着喝着,就笑了,一边笑一边流泪。

…………………………………………………………………………………………………………………………..

天成元年四十七年,天成,是云天王朝第五任皇帝的年号。

夜暮,各处地方都是一片宁静,但云天灯火阑珊,却是十分热闹,因为明天是立秋。

云天王朝,世俗权力的代表,它的年纪对于一个王朝来说并不大,细算过来,大概也就三百来年,但是,在这三百来年,它集结各路人才英杰,开疆拓土,数次击败了不可一世的金庭帝国,迫使金庭帝国吐出广大的土地和一系列的资源,龟缩入极北之地,不敢出现。

云天皇都——云天城,街边小酒馆

貌似哪里的酒馆都是相似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

做工打杂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几个人合着花几十文铜钱,买几壶酒,点几个小菜,背着家里的婆娘,靠柜外的小桌子靠着椅子坐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和谈论一些琐事。

“小二,热上两壶酒,上两碟花豆和一份下酒肉。”

所谓的花豆,不过是花生放下油去炸过之后裹上一层白糖后形似花蕊,随被人称为花豆;而下酒肉是各个动物身上最难卖出去的废肉用来弄熟去干水分之后给下等人拿来下酒的肉干罢了,但这两样,对做工打杂的人来说,就是最好的下酒菜了。

“好嘞客官,马上来。”小二闻声便去取酒肉。

……

穿着短衣的大汉小心嘬了一口刚热的酒,探着头和四周的短衣汉吆喝着“听说了吗,在西南燕郡侯爷府那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后生啊。”

“那可不,现在都传开了了都,十五六岁的后生凭借着一只笔,一卷书,就呵退了百来号流窜的流寇,这不,听说马上就要进城面圣了。”

“你还别说啊,人家生得好,一家子都是一些文人大豪,父亲还是那镇守西南边塞的西南侯,你说要是没点出息,那还不丢人啊,要是换成是咱们家的娃子,能识几个大字我就心满意足了。”

“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娃要是出生了,我打破头赚钱都要让他去上最好的私塾,也当一个侯爷,那我就是侯爷的老子了!”话音未落,酒馆巷子口,妇女的叫骂声传了进来。

“哎呦,大春快从墙翻出去,你家婆娘来了,待会被抓住免不得一顿毒骂和家教,快走快走。”几个大汉笑着推搡着刚才说大话的男人。

“我能怕那婆娘,我不好好收拾她。”男人红着脸对着几个大汉嚷嚷,嘴上这么说着,却慢慢的爬着墙,翻着走了。

伴随着笑骂声和夜渐渐的来临,酒馆也慢慢的宁静,正如生活一般。

离酒馆几里处,云天酒楼:

酒楼富丽堂皇,楼外人声嘈杂,喧闹非凡,但在楼内却十分的安静,走廊并不像邻国的酒楼摆满了桌椅,这里只有包间,包间内每台桌椅都经过精心的打磨铺上红布摆上美酒,要是今日不想喝酒,也能让酒楼伙计换成名茶接待,酒楼分九层,在越往上的地方喝酒,就代表地位越高。

在云天的酒楼中饮酒吃饭的要么是一些达官贵人,要么就是一些有钱的主,穷人和中等的家庭可经不起在酒楼的消费,里面一杯酒,就足以够普通家庭一年的花销,平时穷人想和伙计朋友喝喝酒也就只能去小铺面的酒馆耍耍。

酒楼七层

“稷下学宫那边的时间定好了,三年一次的文武比试。”身穿华服的中年男人,手握玉杯,仰头饮酒道。

“呵,这些年看得还不够多吗,这种比试,比就比吧,有何意思。”中年男人对面,一身素衣的男子不屑一笑,拿起一旁的筷子,手提衣袖,夹起盘中得佳肴道:“喝美酒,吃佳肴,美人陪,岂不快哉,看这种东西有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放下酒杯,也拿起了筷子,轻夹起盘中菜道,“可是今年有点特殊啊,是宫里新来的那位主出的题,面试过者可直接殿试,据说今年可轮不到那些喽喽来接手了。”

素衣男子夹菜的手停滞了一下,脸色开始有点不太正常,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对边的华服中年男人早已料到他会出此反应,轻笑道: “云天建国以来这样的阵势就出现过三次,每一次出的文武状元,可都是了不得人物,真的没有兴趣来看看吗。”

素衣男子放下筷子,拿起绣帕擦了擦嘴上的油渍道:“时间呢?”

“明年的的立秋,感觉那位大人在等什么。”

“你说他们会不会回来呢?”

“这我可不知道了,来人,上酒!”

………….

西南燕郡,西南侯府:

“少爷,老爷问您准备启程去云天城了吗?”书童在书房门口叩门询问。

房门打开,一个纤瘦的身影缓慢的走了出来,从外貌上看,是一位少年郎,淡淡的素衣,乌黑的头发在头顶上梳成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发冠之中,发冠是用白玉精心雕刻的,为整体增添了一份美感,清秀的面孔在落日下显出完美的侧脸,可能是觉得余辉照到了自己的眼睛,感觉不适,眉头皱了几皱,看到门口等候的书童,宠溺的抬起右手,摸了摸书童的头。

“两天后再去吧,我还想陪陪父亲和母亲。”

“好嘞少爷,我这就去告诉老爷他们,然后收拾东西。”书童闭上眼睛享受着少年的抚摸。

“去吧。”少年把手从书童的头上拿开,拍了拍他的后背,书童一蹦一跳的跑去院中,看着书童远去的背影,他抬头看看了天空,手上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只毛笔在手中转动,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毛笔,叹了一口气道:

“立秋来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