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二章:彰城

我的书架

第二章:彰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章:彰城

云天天成四十七年,立秋,有雨。

但彰城的太阳格外的刺眼,太阳照在城门口显得城门格外尤红;本是立秋,按理说城门人流量巨大,但彰城好些时辰才有一两人进出城门,仔细一看,来往人流零零散散,均为中老年人,与死城一般,上山摘草药的老医生和守城的守卫似乎很熟,各自倚靠在墙边,嘴巴叼着根杂草,互相唏嘘。

“臭卖药的,算了算日子,今天混小子又该下山进货了,你猜今天那两个老东西是叫他去偷酒还是送信?”

老医生扣了扣鼻子,眯着眼看着山上,“忒”的一声把嘴中的杂草吐出,用衣袖擦了擦嘴上的口水道:“我看这次是老淫贼叫他送小书给城里的寡妇,这臭不要脸的老货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还以为叫人家小伙子送小书,人家就不知道是他指示的,这年头哪有小伙子喜欢寡妇的。”

“老规矩十文钱赌一把?”城卫挠了挠屁股把手伸进裤裆右侧捣鼓了一番,掏出个小布袋转过头朝老医生挑了挑眉。

“你这藏钱的地方越来越恶心了。”老医生皱着眉头扫了一眼城卫的裤裆,再看了看他的钱袋,眼中虽然参杂着厌恶,但还是从鞋底掏出十文钱丢给了城卫。

城卫接过钱放进布袋后,在墙边磨了磨手,鄙夷道:“你这藏钱的地方也不光彩到哪里去。”

… ….

樟城边的山,本名叫彰山,虽说叫山,但是却没有什么树木,全是一片丈二高的杂草;据说云天王朝建立时,山上还是蛮多的植被,也有许多的鲜活的动物,彰城里大多数百姓的起居生活就靠着这座山过生活,城中虽不算繁荣,但也还算过得去,然而几十年前云天皇宫发生了几件大事之后,彰城的太阳就越来越大,降雨量越来越少,导致山上的树旱的旱死,动物晒得晒死,只有杂草越长越高,快有一二丈高了,山中的资源越来越匮乏,没了山的资源,城里的经济来源就被断掉,城里的精壮青年大都离开出外挣钱,只剩下一些老一辈的人舍不得走,所以才导致了立秋时节,进出城门只有稀疏几人的景象。

山里,一个破烂的木屋子,传来一阵阵的低语。

“我呸,一个老东西从小到大就会叫我砍柴偷酒,一个臭不要脸的淫贼,半截身子都进黄土的人还叫我去送情书给人村里的寡妇,还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就两个老流氓。”山上,一个精瘦的小伙子一边抡着斧子劈着柴,一边在嘴里埋汰着。

“你还是太年轻,知道我为什么天天叫你劈柴吗。”屋子打开,头发杂乱满脸胡渣穿着破烂衣服的老年男人扶着门框挠着头发走了出来,衣服上布满油渍,时不时的打两个酒嗝。

小伙拿着斧头靠在门前的树桩上,模仿着老年男子的语气还有神态道:“是为了日后你成为江湖的霸主做准备啊,我亲爱的孩子。”

老年男子尴尬的搓了搓手道:“看来不枉我的一番苦心,你终于谅解了,孺子可教也,快去劈柴吧,劈完了拿点木柴下去典当了买点酒上来,记得顺手偷个一二两的小酒,这对于你日后成为大修行者有着很大的好处。”

“去城里顺便帮我送份信啊!这对你日后成为江湖霸主之路也有好处的!”屋里头传来另一个声音。

“我呸,得了吧,还江湖霸主,从小信你们的鬼话到现在,我连城边要饭的瘸子都打不过,上次偷他碗里的钱被他拿着棍子追了两路。”小伙子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继续挥着斧子道:“我看你们俩也没多少年头活了,伺候完你们俩进土后我就可以下山了,找份打杂的活,存点钱日后娶个婆娘过日子,再生个娃,一辈子就这样了。”

靠在门口的邋遢老人尬笑的摸了摸头,身边多了一位一身青衫儒气的老年人,手中拿着一封信

“记得帮我送信给城里的丫二娘。”

“这次又换人了?不是翠二婶了?”

“大丈夫多几个红颜知己是常事,你还小,不懂。”

“@#¥%%”

傍晚,夕阳斜照在山头,把小木屋照的很红。

“你们俩注意点,别我去城里回来你俩就没了啊。”小伙背着两扁担的碎柴,朝着门口喊了几声。

“早去早回,记得送信。”青衫老人开始执笔写下一封情书。

木屋离城内并不是很远,只有十里路,加快步伐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能走到,就算背着柴,走得慢些,也就一个半时辰就到了,但基于杂草过高,不识路的人可能会在山中迷路,小伙明显识得路该如何行走,他走的很快,手中拿着一把镰刀在前面劈开杂草,这样子能走的快些,也避免自己被杂草刮伤身子,毕竟刮伤身子去镇上找老医生拿药可是要三文钱,三文钱对于他来说等于他加两个老头一周的开销,这可不能随便挥霍。

小伙子叫暮晨,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四岁的时候父母被盗贼抢村的时候杀害,因为贪玩跑去山中抓虫子逃过一劫,回到村子中刚好盗贼撤退,被一个落队的盗贼碰到,盗贼一时心软,把他丢进山中任由自生自灭,到了山里面饿了一天体力不支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老家伙,因为父母没什么文化,所以从小没有名字,只有个小名叫做二暮子,然后两个老家伙就着他的小名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暮晨,因为他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刚好的凌晨,天天嗜酒的老家伙叫高翰,一身儒气又不正经的老家伙叫文博。

初起暮晨觉得两人就像再生父母,毕竟是救命恩人,但是过了两年之后,两个老家伙叫他做的事太过于荒谬,一个叫他天天劈柴偷酒,说是修炼神功,日后必成武林霸主。

暮晨也就半信半疑的照着做,这一劈一偷就是近十年,自从半年前,他去偷城口瘸子乞丐的钱,他就知道这个老东西是骗他的,什么狗屁的修炼神功,被人家追了两条街的暴打;另一个老东西看起来知书达理,给人的感觉很正人君子,没错,他也是这样想的,可当暮晨七岁的时,这个“正人君子”给了他一个神圣的任务------给城里面的寡妇送情信,他就知道,放他的正人君子的狗屁,这两个人就没一个正经人。

暮晨一直觉得两个老东西浪费了那么好的名字,一个酒鬼一个淫贼为什么叫那么好听而有意境的名字,估摸着要不要给以后自己的娃也取这两个名字,反正自己没啥文化也想不到什么好名字,毕竟伺候了两个老家伙那么久,也要“他们”伺候一下自己的后半生。

一个半时辰

城门外,守城的城卫也一把年纪了,怀抱着枪杆子,背靠在城墙上,戏谑的看着城门口挑着扁担的小伙,嘴巴还是叼着刚才和老医生“谈话”时的杂草。

他摸了摸裤裆右侧的钱袋,对不远处的暮晨喊话“小兔崽子,今个你是偷酒呢还是送信啊?偷酒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送信的话可就要管了哦。”

显然,小伙便是暮晨,老城卫叫魏襄,已快一个甲子的年纪还在守着城门,奈何彰城离皇都太过遥远,又因为降雨的原因,彰城对云天的朝贡年年递减,周边的蛮子盗贼也不曾想掠夺这块地方,中权领导者就慢慢放弃了对彰城的管制,城卫也就只剩下魏襄一人,一人守一城,一守就是三十余年。

暮晨走到城卫身边,放下扁担,摸了摸鼻子“襄叔,今个偷酒又送信咋办。”没有一丝的隐瞒,小伙子把要干的事情都告诉的老城卫,老城卫也不惊讶,把枪放在墙边,左手把小伙搂到耳边,右手挠了挠裤裆右边:“小暮啊,咱俩的交情那么好,你今天偷酒送信我都不管了,但是那臭卖药的问起你来,你可要说今天是偷酒啊。”

暮晨瞥了一眼魏襄的裤裆,顿时心知肚明,连忙从魏襄的手中挣脱义正言辞道:“襄叔您这说的什么话,家中老人常教导我做人要实诚,偷酒就是偷酒,送信就是送信,哪能欺骗老医生,老医生数次救我于生死之间,这不道德。”

魏襄从裤裆掏出三文钱,用大拇指和食指把三枚铜钱分散开来对着暮晨晃了两晃。

“我与襄叔交情至深,区区老医生怎能与我襄叔相比。”

暮晨挑起扁担和魏襄擦身而过,手中多了三文钱。

魏襄朝着暮晨进城的方向踢了一脚:“混小子连你襄叔的钱都坑,别怪我没提醒你,人家好几个寡妇的婆家今天都在,要是被抓住了,你可能清白就不保了。”

挑着扁担的小伙虎躯一震,下意识的把口袋中的信捏成了一团。

… …

城门进去,是一条青石路,路上不少的青石已经爬了一些青藓,青石路边,一个瘸腿的乞丐正躺在地上,披肩的头发无规则的披散在四周,嘴里不断地喊着“天地正道,各位老爷赏点钱吧,好人有好报,我祝您们日后大富大贵。”低头喊话的他听到他的后方传来熟悉的扁担摇晃声音,转头看见扛着扁担的暮晨,谨慎的扶着棍子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面部狰狞喉咙朝着暮晨发出低吼,甚至一度想举起棍子。

低头走着青石路的暮晨感觉到了叫喊声的停歇,随即传来的是低沉的呼吸声,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边上的瘸腿乞丐,自觉地拉开了与他之间的距离,加快了走路的步伐。

乞丐就是半年前被他偷钱的那个,对此他还很疑惑,自己一个精壮小伙子偷了钱竟然跑不过一个瘸子,因此他断定这个瘸子非正常瘸子。

为此,他还专门向魏襄打听了这个瘸子的底细,最终得知这个瘸子在很久之前就在这里卖惨讨钱了,具体多久之前,魏襄也不太晓得了,只知道每天他总能讨到点小钱吃饭。

望着加快速度走开的暮晨,瘸子乞丐倚着棍子慢慢的坐了下去,拾起地上的两把泥往脸上抹去,继续的喊叫着“天地正道… …”

… …

青石路走完之后,再往里走个一两里路就是柴火铺,但这也是彰城的最深处了,整个彰城也不过是几里大,所以暮晨觉得这个不能叫城,只能说是一个村。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能说的是彰城吧,当铺酒馆集市都存在于彰城之中。

柴火铺的对面,是彰城的小酒馆,酒虽然没有啥好酒,但是沾上了酒这个字,那就是彰城大老爷们最爱的地方,酒馆门口,两三个妇女摇着扇子在嬉笑讨论,当中有一个是暮晨认识的,她就是暮晨今天送信的对象丫二娘。

想着魏襄跟他说的话,暮晨再一次狠狠的将口袋中信揉捏,因为他断定丫二娘身边的两个妇女就是她娘家的人。

走进了柴火铺,吆喝了两句之后,柴火铺老板不情愿的走了出来,鄙夷的看了一眼暮晨身上的两扁担柴火,但是生意,总不能不做。

“一共四十文铜钱,清点收好,出门概不负责。”柴火老板拿着小袋子扔在了桌子后,瞥了一眼暮晨便继续去忙活店里面其他的事情。

暮晨接过了钱袋,把铜钱倒了出来一个个的数着,算到四十文钱时发现袋子里面还有几个多余的铜钱,他不动声色的把桌上的铜钱装进袋子里面,绑好袋子,将钱袋装进了衣兜里面,走出了店铺

有便宜一定要占,吃了亏一定要要回来,这是高翰从小教给他偷酒任务时告诉他的道理。

走进酒馆,酒柜的小二警惕的看着暮晨的一举一动,彰城里所有的喝酒老爷们都知道暮晨是惯犯,恰好的是,偷了那么多年的酒,没有一次被人抓到过现行,酒馆里面的人也没有办法,也就只能好好的招待,毕竟也是客人。

看着今天格外警惕的小二,暮晨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心里知道偷酒是不可能的了,反正也在柴火老板和襄叔那里赚了几文钱,与其被抓到挨打,倒不如花多一两文钱多买几两酒。

“给我打两壶槽酒,两个小菜,打包带走。”

… …

走出酒馆后百来米,空气开始潮湿,细雨开始落了下来,环望四周没人,暮晨将肩上的扁担放下,把信从口袋掏出来扔进了水沟中,雨水混着水沟中的污水,信的字迹逐渐模糊,确认好信已经看不清字后,他满意的拍了拍屁股,继续扛起扁担走向城门,走在青石路上,少了一些喧哗,路边的瘸子乞丐已经不见了,出了城门,魏襄也不见了,暮晨回头看了一眼城墙上贴着的一些江湖术士攥写的江湖事迹,再看了看自己肩膀上被雨水打湿的扁担,害怕雨水把酒菜弄潮,他把衣服脱了下来,盖住了装有酒菜的一边,确认过酒和菜还没有进水后,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不愧是立秋,竟然下雨了,酒和菜可不能潮了哦。”

随即挑起扁担,赤着膀子的身影逐渐的淹没在夜幕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