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四章:体系

我的书架

第四章:体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彰城,夜晚,彰山木屋,一老一小坐在草地上,两人的跟前,开辟出了一块一丈宽的的荒地,文博、暮晨手中各拿着一根一掌长的柴屑,一人教一人学。

“老头子,为啥要等到我十五岁才肯教我识字念书。”暮晨照着文博在荒地上写出的字迹,沿着线条照样画葫芦。

“因为这天地的体系。”文博在地上分别写出了文武二字,拿起柴屑,敲打暮晨,叮嘱他认真听。

“这天地分成两种体系,一种是文,一种是武,你抬头看。”文博拿着柴屑向上指了指,暮晨顺着柴屑所指方向看了过去。

“看见那七颗亮眼的星星了吗?”看见暮晨点头,文博拿着柴屑边指边说:“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这是这七颗星星的名字,根据传说这七颗星星各为一座宫,宫中居住的分别是天枢宫贪狼星君、天璇宫巨门星君、天玑宫禄存星君、天权宫文曲星君、玉衡宫廉贞星君、开阳宫武曲星君、摇光宫破军星君;而为了让活在凡间的人们能够知晓他们的存在,七大星君便给凡人获得修行的机会,也就是现在的文武体系。”

“那和我十五岁识字念书有什么关系?”暮晨打断文博的讲话,一脸疑惑的看着文博,文博当即一柴屑打在他的头上。

“讲话你给我认真听,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我就是来解答你的疑惑,没讲完你插什么嘴。”看着安静下来的暮晨,文博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相传文武曲星君给凡人修行的机会,但是却有一个诟病,学文之人不可学武,学武之人不可学文。”

看着暮晨欲言欲止,文博举起手掌放在他的嘴边:“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学文之人不可学武,学武之人不可学文并不是说学文的人不可以习武,学武之人不可识字念书;而是学浩然正气的文人不可习武者的真元之气,学了真元之气的武人不可学习文人的浩然正气,那何为浩然正气?何为真元之气?”

文博顿了顿,叹了一口气:“浩然正气是习文之人修的一种气魄,这种气魄对时间带着生命力的事物来说是致命的,而世间有何物没有生命力呢,一名修为极高的文人可以一声震死数百人;而真元之气是习武之人修炼的真气,它运行在习武之人的体魄内,运转周天,可瞬息,万群从中取敌将首级。”

“那这两个谁更厉害呢?”暮晨望着文博,跃跃欲试,希望得到一个答案,哪个比较厉害就修哪一个。

“千米之内,习武者强,千米之外,习文者者强。但是这世间习武者多如牛毛,能习文者却寥寥无几。”文博拿着柴屑在地上写下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个名字,“踏入习文武者,必须要经过的一个步骤,就是开窍,踏入习武的第一步需开开阳窍,后面可通过自己的感悟开玉衡、摇光窍;习文者第一步需开天权、天枢窍,而后可开天璇、天玑窍。”

拿着柴屑点着暮晨的身体的个个部位,“每个人开窍的地方都不一样,有的人在四肢,有的人在五肺,有的人则在头颅。世人要开一窍都难,何况习文者要开两窍,更是难上加难,并且,最关键的是,一旦选择习文,开窍时期能开天权窍而开不了天枢窍的,一辈子只能写写文人骚客的文章过日子,他们无法转为习武,两者相克,所以选择习文的人少之又少。”

高翰从木屋中揣着酒瓶子走了出来,习惯性的灌了两口酒道:“文武曲星君是公平的,越艰难带来的收益越是大,一个开通三窍的破镜习文者可抵挡万人的敌袭,而一个开三窍的破镜武者却只能在万人群中取敌将首级,这便是差别。”

暮晨盘坐在地上,脸上表情极为丰富,丢下手中柴屑,抓着头发,满脸疑惑道:“这哪跟哪啊,一下子开窍一下子又破镜,这到底是怎么个区分的方法?”这有点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高翰找了个靠近木屋的草地,背靠着木屋坐下道:“习文武之人,文有四窍,武有三窍,文略胜一筹,但是一般有天赋的习文武者,都是能把窍开到极致的,接下来拼的就是境界了。初惑,是开窍者都可以到达的境界,文博那个老东西还是说漏了一点,哪怕是只开一窍的习文废人,他都可称之为初惑境界,因为他可以接触天地孕育的生机,比之常人来说,还是更胜一筹;随后便是入境,初惑天地,识而入境,到了这步,就等于和常人划清界限,一个习武二窍入境者,可一人抵挡数十人,习文者则可封侯;再者就是刚才所说的破镜,入境而破,破而后立,这一刻,便是所谓的大修行者。”

“那开窍多者强还是所谓的境界者强呢?”暮晨看似有点理解两个老头的说法了,他听的非常认真,这是从小到现在,除了城里的算命先生给他讲过这类似的事情,就没有别人给他讲过了,两个老头子不懂哪来的雅兴又是教他识字念书,又是给他讲解所谓的修炼,难得的机会,他并不想放弃,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哪有什么开窍多者强还是所谓的境界者强,习文者二窍至多能达到入境,习武者一窍只能初惑,二窍才能达到入境,二者三窍之后才能达到破镜,同窍者,那自然境界高的有优势,这是无可厚非的。”高翰仰头往嘴里再灌了两口酒,看着暮晨,问他是否还有什么疑问。

难得高翰能让暮晨自己提问,暮晨连忙问道“境界怎么提升呢,靠时间堆积而成吗,还有比破镜更加高的境界吗?”

“这一切,还是要看天赋,看自己的领悟,并不是时间可以堆积起来的,修行这一方面,永远都是达者为师,而不是倚老卖老,时间堆积的只有年龄,没有修为,有人朝破极窍暮入破镜,有人七十余年都还是一二窍。至于有没有破镜以上的境界。”高翰摇了摇酒瓶,“忒”的一声吐了口口水,用尾指剔了剔牙“听说是有,但是记载上没见过,貌似是叫什么大衍?”

文博点头:“没错,据说有一个境界,叫做大衍,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大道至简,据说到达这个境界,就可以直面七大星君,我在一本书上见过,但是确真有没有这个境界,我就不知道了。”

“至于为何要你十五岁才念书识字,是因为这本书上写着。”文博掏出前些日子抛给暮晨的破书道:“恰逢七星暗淡,男为束发女为及笄,识字不足十五,七窍皆破。”

暮晨不解,这又是什么意思,本来自己认识的字只有简单的钱、柴、肉等几个字,今天的他奇怪的知识增加了不少,虽有疑惑,但不震惊,因为今天带给他的震惊实在是太多了,他已经麻木了。

文博指着夜空道:“七星暗淡,指的是天枢到摇光这七颗星开始暗淡,你不曾观望星象,你当然不知道,每晚星星出来时候,我都会出来观星,我自然知道,从三十年前起,七星的星光一日比一日暗淡。”暮晨顺势看去,经过文博这样一说,可能是心理作用,貌似天上的七颗星星确实比昨晚的要暗一些,他突然想起来,这十几年来,文博每晚夜幕降临时都会坐在草地上抬头望天。

文博在地上画了一个人的图案,捡起七块小石头,各自放在四肢、头、心、肺的地方,柴屑落在地上,将七块小石头震飞道:“少年初成十五岁,识字者不过十五字,在这个七星暗淡的时候,只要一天之内开通天权和开阳二窍,就可以做到七窍全破,文武并学。”

“开窍还和识字有关系?放屁吧你,而且,开七窍……开……等等,七窍全开?”暮晨楞了一下反应过来道“开四窍的文人和三窍的武人都可抵万人,那开七窍岂不是天下无敌?”

“理论上可以这个样子说,天下无敌。”高翰冷不丁的插上两句道:“可是无人这样尝试,一不小心,今生都无法在有修为。”

阵风吹过,山中的风本就有些清凉,再加上现在是夜晚,山中的阵风给人透人心扉的感觉,草地上一老一少对立而坐,木屋门口,一老靠屋而坐,两老看着一少,一少盯着两老,三人沉默了许久。

到天微微有点亮起,山中有些许野鸡的鸡鸣声响起,三人还在互相看着,满眼血丝的暮晨瞪大眼睛看着两个老头子道:“从昨晚开始我就怀疑你们两个老东西不是平常人,哪有那么老的人一晚上不睡觉还能那么有精神,眼睛都没有一点血丝!你们不会是什么四窍文人和三窍武人吧?”

“那狗东西算命的是不是每次都给你讲那种世外高人传授武功的江湖故事给你听?天天你就想做白日梦?”高翰跳起来朝着暮晨头上就是一巴掌道:“老子要是三窍武人还和你在这个小山里面窝着?”

“我只是一个只开了一窍的学文废者,高翰是一个二窍的武人,因为我俩犯了点错误而躲在彰城中,你不必过多猜想。” 文博拂去青衫上的露水道:“确实,我们想让你尝试一下古书上的方法,文武双修。”

“修就修呗,吓我一跳,一个晚上都不说话,我还以为你们要把我怎么样,多大点事。”暮晨站了起来,因为盘坐的太久,双腿有点麻痹,正在颤抖,掏了掏裤裆道:“吓得我连茅厕都来不及上。”

“你不怕失败之后成为废人吗,今生今世都无法成为习文习武者。”文博愣了一下,看见毫不在意的暮晨,惊愕的问道。

“不成功又不会死,不能习文习武又怎么样,我现在不也是不能习文习武活了十五年,还大字只能识得几个,这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大关系吧。”暮晨背对着两个老头,解开裤裆在杂草堆里解手道:“其实彰城挺好的,也挺大的,而且城里面的翠花挺好看的。”

文博高翰两人对视笑了,二人明显多虑了,这孩子本就没出过外面的世界,哪里有什么心理杂志,换做一般生活在城中的小孩,特别是贫穷人家,从出生开始,一家人的希望都在小孩的身上,一家人中能出一个能习文或习武的苗子,就等于改善了一家的生活,定然不会冒此风险,三十年来,文博二人寻得此书后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来实验,可谁家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冒这样的风险呢。正在今日,二人如愿以偿。

暮晨身子抖了一抖,提上裤子,舒坦的吐了一口气道:“老头子,啥时候开始开窍啊,我都迫不及待了。”

“今夜辰时,我俩先去做些准备,你也去休息一会,打足精神。”

“好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