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五章:北辽来客

我的书架

第五章:北辽来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辽,当初跟随云天七进七冲金庭帝国的部落,部落人以骁勇善战为称,击败金庭后,云高祖将北方的边界交给了北辽部落的管辖,族长被封为异姓王,其子孙后辈接管北辽部落的首领都被成为北辽王。

可是现在北辽郡主很烦恼,骑在马上浑身血迹斑斑,右手握着弯刀,左手牵着马缰绳在四处环绕,右手手臂上还有一道五公分长的伤口,正在往外渗血,鲜血沿着手臂滴到刀尖上,确认过没有继续攻击的流贼,她气喘吁吁的跳下了马,瘫坐在地上,转头看着骑在黑马上的青壮男子道:“洛汗叔叔,我们还有多少战士?”

青壮男子翻身下马,取水囊来到北辽郡主身边,边帮郡主清理伤口边汇报:“禀报郡主,来的时候一共七十余人,现在还剩下三十余人。”

北辽郡主右手紧握刀柄,上牙咬得嘴唇发紫,刚清理的伤口又开始往外渗血,用力的把到往地上一插,顾不得伤口的渗血,双手捂脸在抽泣,洛汗只好放下水囊,招呼仅剩的几名婢女过来帮郡主擦拭伤口,安慰郡主,自己则走去招呼剩下的战士集合清理战场。

立秋过后,是云天统治下的附属异姓王需要朝贡的时间,各大异姓王都要组织一队人马给云天朝贡,可今年这北辽郡主不知发什么疯,非要跟着朝贡人马一起前去云天,说是要参加明年的文武比试,劝也劝不住,恰好北辽王又是一个尚武的直肠子,听见自己女儿如此上进勇猛,乐得不行,还教训了几位小王爷,要多跟郡主学习,特许郡主参加朝贡人马的队伍。

北辽王也知道历年来这个时候,各个地方的流贼很是活跃,因为只要能掠夺成功任何一趟朝贡的车队,几年都不愁玩乐,想到这个问题,北辽王派上了自己的护卫洛汗跟着此次车队,以求万无一失。

很不凑巧,这一次来抢夺车队的流贼有几名是云天的通缉犯,都是开通两窍的武者,加上带着的百来号小弟,洛汗双拳难敌四手,带来的七十名战士只剩下了不到四十个,还好这次保护住了郡主,就算朝贡的东西有所损失,想必云天的百官也会理解。

在整理现场的同时,离车队半里地的石头背后,浑身是血的一个贼眼男子正在瞟着车队,喘着粗气,往地上吐了两口血水,很显然他是从刚才那场掠夺战逃出来的流贼,眼睛从洛汗的身边移到了北辽郡主的身上,看着北辽郡主窈窕的身材吞了吞口水,裤裆不自然的有了反应,舔了舔嘴唇,嘿嘿的笑了起来,转头向着沙地中奔去,奔走的速度比之常人快了不知几倍乎,很难想象一个重伤的人还能有如此迅捷的速度。

从哭泣中回过神来的郡主站了起来,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看了一眼刚才男子所在的方向,身子有些不自然的道:“洛汗叔叔,你确定刚才没有活的流贼逃离吗……”

没有杀光流贼的下场是非常的凄惨的,若有一个活口跑了出去,其余的流贼便知道车队的伤亡,将会议定是否组织第二批的流贼来掠夺残缺的车队,如果决定第二次的掠夺,那往往都会取得成功。

所以没有完全杀光一批流贼的代价会很严重,她虽然是第一次参与车队的运送,但是出发前上一批护送的战士已经给她警戒过了一些基本的知识。

洛汗整理完队伍后,自己也在清理身上的一些刀伤,听到北辽郡主的问话,他也不是很确定这波流贼是否全部消灭干净,但为了稳定军心,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没有。

得到回复的北辽郡主松了一口气,不管地上全是沙土,直接躺了下去,大声喊道:“全员原地休息半刻钟,修整片刻,继续出发。”

紧绷的战士们扑通的全部倒地,发出舒坦的叫声,一次保卫战的消耗过于大了,急需休息来恢复一下体能,这半刻钟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舒坦的温柔时光。

“洛汗叔叔,我们前面貌似就要到云天的城池了吧?”北辽郡主仰躺在地上,眯着眼看了看自己右臂上的伤口叹息道,哪有女子不爱美,何况是郡主。

洛汗盘腿而坐,一张地图摊在他的双腿上,拿手指着他们前来的路线道:“地图上显示,我们前面一百三十多里处有一座山,叫做彰山,我们还需一日半就可到此山,翻过了这座山就是云天的彰城,不过听说这个城出了名的荒凉,流贼都不愿意进去,贫穷又人烟稀少,出了这座城之后还要再走几日才能到云天真正的城池,那边才是真正的安全。”

“没事,是云天的直辖的城池就好,我们就去这个彰城修整一下再继续出发吧。”听见前方不远处就是云天的直辖城,她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便传来微微的小鼾声。

洛汗摇头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端详着地图,神色还是有些紧绷,因为他发现地图上过了彰城后面的路途还有一处三百多里的荒地,这里他有预感会有危险。

夜晚,辰时

彰山木屋,暮晨和文博与高翰三人坐在空地上,暮晨的头顶刚好是七星。

“闭眼静气,我和高翰现在引导你开窍,虽不知第一个开窍的习文武者是如何开窍的,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每一位开窍者都是由前辈开窍者来引导,小子注意了!”文博在暮晨盘坐的四周插上七根圆木,七根圆木正好对应天上七星所在的位置方向。

布好圆木之后,文博基于暮晨身前,高翰基于身后,两人盘地而坐。

文博掏出写情书的毛笔,接连击打对应天枢、天璇、天玑、天权位置的圆木,每一击,毛笔上都带着一丝浮白;高翰则是一拳一拳的砸在玉衡、开阳、摇光方位的圆木,每一拳都泛着红光;文博与高翰诵读经文,暮晨听着经文声渐渐失去了对四周的察觉,自己感觉深陷一片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突然,黑暗中出现了七团亮着光的光门,四白三红,他想起来文博所说的话,七门对应的便是七宫,也便是七窍,他只有在这七门中精确地打开开阳和天权,才算成功,听起来七选二很简单,但是要选出精准的两门,谈何容易。

文博和高翰此时已经无能作为,双双站了起来,看着圆木中的暮晨,看了看天,担忧的念叨:“臭小子,你可一定要选中啊。”

暮晨来到第二扇白光门口,手刚刚伸过去,突然触电般的缩了回来,他感觉这扇门不欢迎他,摸了摸触碰门的手指,朝着门吐了吐口水,转头向着另一扇白门溜了过去,但是文博突然跳了起来,因为刚刚代表天权的圆柱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这就代表着暮晨选对了天权,他连忙跪坐在代表着天权的圆柱,双手合十,嘴里叨叨着:“小子,别走了,就是它了,快回来啊,快快快,别去其他的了啊!”

外界的一切暮晨是完全不知情的,他每去一扇门,文博在外面心都会凉一次,高翰虽然嘴上说着不紧张,握紧的拳头却在不停的颤抖。

暮晨四扇白门都摸了一下,感觉很特别,第一扇门对他没有任何的抵触,感觉轻轻一用力便能推开;第二扇门对他特别的抵触,仿佛推开的一瞬间就要被掐死的窒息感;第三扇门就是欢迎着他进门,就像城门口瘸腿乞丐收钱般的样子;第四扇门毫无波澜,没有拒绝也没有邀请的意思。

他站在门前,思考了很久,想起来城里过年时候杀猪场景,听屠夫们说,买猪时首选那种活力强的,抓住它越抵触,就代表着这头猪的活力越高;其次选择会逃跑的猪,因为这种猪的肉质算在第二,再者选择来送死的猪,这种猪凑着刀口上来,平日过得安逸无争,肥肉最是油腻;最后再选择不抗拒也不跑的猪。

想了一会,最终还是走去第二扇门,鼓足了进向里面推。

“砰”的一声,天权位置的圆木突然碎掉,文博眼睛渐渐湿润,向后退了好几步后,一个琅跄屁股着地,左手撑地右手捂着嘴巴,可以看出他的眼神中满是惊喜。

高翰握紧的拳头放松了一些,长呼一口气,掏出酒壶猛着灌了两口酒,看了看碎掉的圆木,他担忧的看了看开阳位置的圆木,心里默默担心“小子,第一步过了,剩下的三选一就看天意了啊。”

暮晨现在感觉身体泡在温水中般的舒坦,屠夫成不欺我也,果然有抗拒的就是最好的,感觉到身体的温润,他舒服的呻吟了出来,不知道文博他们听不听得到,听到了可不得羞死,还以为他在干什么呢。

重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溜到了红门前,他也不懂是不是开到了天权窍,但是他记得文博说过开了一扇门就去开红的门,对于红门,他没有多想,反正三选一,应该不是太难吧,随机点羊般的点了点了一扇门,推着就进去了,完全没有啥心理负担,要是被高翰知道了他如此的随意,多半要被打死。

“砰”玉衡、开阳、摇光圆木突然动了一下,因为有一根圆木的破碎,导致其他两根圆木也跟着摇动两下,文博爬了起来,冲到前面观看,高翰难得丢下还有酒的酒瓶,拨开挡在前面的文博喊道:“给老子爬!这是老子的场子!”

高翰随着圆木碎裂的声音拨开文博冲到前面,看到眼前的一幕,身子僵硬住,文博看着僵硬的高翰,神色开始紧张,莫不成失败了?

“老东西你不要那么的颓废,逆天而行本就如此,看开就好了,以后好好待暮小子吧,我们废了他的前程。”文博走到高翰的旁边,闭着眼睛摇着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可能这小子本就是一个文人大豪的料子,我们毁了他啊。”

“砰”的又一声,文博惊了一下,睁开眼睛,顺着第三声“砰”的方向看去,天枢窍的圆木碎裂,文博拍打高翰的手开始颤抖,嘴中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老东西,我们真的毁了这个孩子的一生啊……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代文豪的啊!”

高翰一巴掌拍在文博的头上,声音竟然也在颤抖,强行把文博的头扭到他这边的圆木上道:“他破的是……开阳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