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六章:窍穴之气

我的书架

第六章:窍穴之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留在文博脑子里面只有震撼二字,天权开阳皆破,还顺带破了天枢窍?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转念想想,貌似有同时开天权,开阳窍的想法,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想出来的事情。

其余四颗圆木纷纷倒地,而不是碎开,表示此仪式已经中断了,也代表暮晨要恢复自主意识了。

“啊~”暮晨伸了个懒腰,发出舒服的呻吟,随后从地上爬了起来,睁开眼睛看见文博和高翰两个老东西嘴巴张成一个可怕的程度,不禁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护胸,嘴角微微抽搐问道:“你们两个老东西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我听说大城里那些有钱老爷们有许多好这一口,你们不会也是吧?”

看见暮晨恢复常态,两个老头把嘴合了起来,握拳的手放在嘴边尴尬的干咳两声,以缓解刚才他们两个的失态。

高翰贼兮兮的走到暮晨旁边,拎小鸡般的把他抓起来,丢到草坪上恶狠狠的叫他盘坐好,他们两个有话对他说。

暮晨鸡贼鸡贼的盘坐好,看着两个老头一左一右两眼放光的盯着他,仿佛要把他扒光看个一清二楚般,打了个冷颤。

“运行你的周天,看看窍都开在了哪个地方。”文博面临着暮晨也盘坐下来,高翰则是去捡刚才的酒瓶,里面还有不少酒,可要找回来。

“怎么个运转周天……”暮晨一脸懵,挠了挠头,他从小都是吃饭睡觉砍柴偷酒,哪来什么运转周天,这可把他难住了。

文博呆了一下,也想起来眼前这个小子也是刚接触,不懂也是正常,随之摆好姿势,闭目对暮晨道:“平直其身,然后微闭双目,安然入静,不思,不看,不听,不动,气贯丹田,这个时候你的小腹会感觉有一团真气在流动,不对,是两团,浩然正气和真元之气,然后看他流往何方再随之往返。”

暮晨照做,平直其身,然后微闭双目,慢慢的感觉到自己小腹有两团气流在流动,甚至在互相缠斗。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吐出,吐到文博的身上,惊了文博一跳,找到酒瓶的高翰看到这一幕,还未来得及喝两口,便舍弃酒瓶冲了过来,一瓶槽酒哪里抵得上眼前这个少年重要。

面对两个老头的询问,暮晨回答体内两团气在缠斗,一旦他尝试运行周天,它们就开始打起来。打得他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堵住了,血液不流通,所以才吐了一口血。

文博两人陷入沉思,嘱咐暮晨先回去休息,莫要再次运行周天,等他们来想办法。暮晨点了点头,便回木屋休息去了。

留下两个老头在争论,暮晨在两个老头的争论声中入睡了,睡着后,他梦到了自己来到了一片星空中,浩瀚的星海,无数的星星各自闪耀,他自己所处这片星海的中央,无数的星星围绕着他,他想要走到哪里去,周围的星星都给他让开一条路,来去自由,让他觉得无比的舒畅。

天明,暮晨爬了起来,看到四周的木头,拍了拍头道:“原来是梦啊……不过真的好舒服啊。”

门口,两个老头还在喋喋不休的争论,暮晨想了想,要不再来运转一次周天?可能是昨天太累了,没有掌控好力度,昨晚做了个好梦,可能就好了呢?随之不顾两个老头的告诫,私自在床上盘坐起来,运行周天。

两团真气如约而至的在他运转周天的那一刻出现,不过这次它们两个并没有打架,只是相互缠绕在一起,想着文博昨天的教导,他引导着两团真气从小腹往上运转,到胸口的位置的时候,一团真气突然冲向他的心脏,暮晨吓了一跳,心脏是怎么地方,这可是一个人生命的根基啊,当他感觉他已经完了的时候,真气并没有想象中的蛮横的冲击他的心脏,而是慢慢的融入他的心脏中,在里面环绕,他不但没有感觉不适,并且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带着剩下的那团真气继续往上运转,运转到左脑和右脑的时候,真气分成两团分别进入左右脑,在里面运转,此刻的他,觉得自己头脑无比的清醒,脑子里面甚至出现了怎么偷酒馆酒的一百种方法。

引导两块真气从左右脑中出来汇聚成一团,然后往回走,真气来到心脏的位置,他把在心脏环绕的真气引导出来,最后把两团真气带回小腹中。

“呼~”暮晨长吐一口气,爬下床,心里非常的开心,因为他成功完成了第一次周天的运转,人对第一次完成的事情都是很兴奋的,暮晨也如此。

他高兴的推开木门,阻止了两个老头的争论,抬着头自豪的说出了他刚才运行周天成功的经历。突然,他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两个老头听完他讲的事情没有一点的兴奋,而是如此的安静,小心翼翼的低下头,用眼睛斜斜的瞟了一眼坐在地上的两个老头子,发现他们两个的表情和昨天他醒过来是一样的,长大嘴巴,看着暮晨。

“你刚才说一团真气钻进了你的心脏?”高翰跳起来紧紧的抓住暮晨的肩膀。恶狠狠的问道。

文博则是颤抖的爬起来问他是否真的有一团真气分别钻进了他的左右脑。

暮晨废了好大的劲把高翰的手拨下来,回答他们这是真的。

“你可知道开窍也分好次?”文博抬头看着天,摇着头,叹息道:“上次我与你说过,窍所在地方,可以是身体上的任何地方,而学文者最重要的是什么,便是思考,思考要用什么,要用头,所以文窍开窍的最佳地方便是头部;习武者,最重要的便是生命力,一切生命力的来源是什么,是五脏六腑,所以武窍开窍最佳的地方便是五脏六腑,而你这两窍都开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这便是天意,你是逆天者,天却给你那么好的未来,看来天都俱你三分啊!说完边摇着头边回屋取东西去了。

高翰拎出平日劈柴的斧头抛给了暮晨,叫他运真元之气劈向门口的木桩,暮晨接过斧子,运气至心脏,心脏带动着全身,轰隆一声,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这两人合抱都抱不住的木桩一斧头就给砸烂了。

“这以后劈柴可就真的轻松了啊。”暮晨看着手上的斧头,开心的笑道:“老头子,以后可以多劈一些木柴换钱了。”

“没出息。”高翰竟然从杂草堆中拾起昨天他丢下的酒瓶,里面参杂着夜晚的露水,还剩下着小半瓶,用鼻子闻了闻,感觉问题不大,边喝酒边教训着暮晨:“找个机会你就下山出城去,出外面的世界看看,别老是窝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让你文武双修不是在山中当一辈子的村夫的。”

“我走了你们怎么办?会饿死的。”暮晨就着初次使用真元之气的热度,把木桩全部砍成五寸大小的柴木,准备下山换几十文钱今晚添几个小酒,小菜。听见高翰叫他下山,诧异的道:“要不等你们两个入土了我再出城吧。”

“老子养你那么多年你就盼着我们两个老东西早点没?别想了,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起码还有个把甲子的活头。”高翰气不打一处来,喝完瓶中的槽酒,酒瓶顺势丢向暮晨,恶狠狠的骂道,还好暮晨躲闪及时,不然脸上要挂彩。

文博刚从屋里取完东西出来,听到暮晨的那一句:“要不等你们两个入土了我再出城吧。”脸上表情僵硬,脸色发黑,一本书砸去暮晨脸上,这突如其来的偷袭,暮晨可没能躲过,额头被砸了一个大包,看着暮晨头上的包,文博脸色总算好了点,出了一口恶气,呼了一口气道:“今晚你便看着这书学习吧,现在给我挑柴下山换钱买小菜。”

暮晨捂着额头,低着头溜进房间取扁担去了,装好柴准备出发时,文博再次叫住了他。

还以为文博要表达刚才的歉意,暮晨怪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言错在先,没想到文博递来一封信,并嘱咐道

“这封信你这次可要给我送到你丫二娘手上了,都好几天了,急死我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