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七章:砍柴少年

我的书架

第七章:砍柴少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暮晨挑着扁担日常的在山里疾跑下山,这次下山的速度,他用了真元之气加持,可谓是飞快。快到连他自己都不禁感叹这玩意真是个好东西。

到了城门口,依旧是那个熟悉的老面孔,魏襄笑嘻嘻的朝着暮晨走来,暮晨则也笑嘻嘻的走上前去,宛如两个老狐狸碰面假兮兮。

今天的魏襄可高兴的很,比那天花三文钱收买暮晨赢了老卖药的还要高兴,问其原因,原来是城里来了一批贵客,是北辽向云天朝贡的车队,此去前往云天的皇都云天城,路过此处歇息两日再度启程出发,进城门时犒赏了他二十两银子,要知道,他一个月的俸禄也就才二百文铜钱,一百文钱为一钱,十钱为一两,这二十两银子等于他差不多十年的俸禄,怎么能不开心呢。

听到对方出手那么大方,暮晨下巴都惊讶到合不起来,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一次性总和加起来一百文钱的场景,更不用说银子,一出手就是二十两!

看着暮晨惊讶的表情,魏襄拍了拍他的的肩膀,表情逐渐变态道:“小子,我告诉你,这次车队有个骑马的女娃子,还有一些女奴婢,那叫一个好看,前凸后翘的,那屁股肯定是生儿子的料子。”

“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还有女的一起跟来?”暮晨有点想不明白,女人在他印象中都是很娇弱的,骑马长途跋涉的来这边,城里的翠花可是连猪都不敢碰,何况马这种东西。

“别什么都想着那个翠花,就翠花那副样子和身材,丢窑子里都没人点她,你现在进城多半还可以看到车队的人在吃饭,看过那几个女的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差别。”魏襄鄙夷的看着暮晨,仿佛已经看透他在想什么,毕竟城内只有一个二十岁以下的女孩子,魏襄可不好这口,他可是去过大城市的人,对这种村乡野姑可没兴趣。

一番讨论过后,暮晨挑着扁担进了城,瘸腿乞丐今日竟然突奇的不在城边青石路上卖惨,暮晨想了想,多半这个瘸子也和魏襄一样得了车队的银子,早早下班罢了。

确认过丫二娘的娘家人不在,暮晨决定先去送文博的信,来到丫二娘的家门口,丫二娘日常的坐在门口处摇着扇子,望着小伙挑着扁担走来,脸上稍上喜色道:“晨儿,来了啊。”

“丫姨,我来啦。”暮晨走到靠丫二娘的门边放下扁担,笑嘻嘻的走去丫二娘面前,丫二娘摸了摸他的头,用扇子帮他拍打下山时沾上的灰尘,像极了母亲帮游玩归来的孩儿清理衣裳上的尘土。

暮晨从小便是城内丫二娘等寡妇看着长大的,因为两个老头的懒惰,暮晨小时候经常饿肚子,每当暮晨下山时,城中的寡妇都会备有一些剩下的粮食给他吃饱了再上山,所以丫二娘在帮他清理身上的灰尘时,也在帮丫二娘捶捶肩膀。

一顿嘘寒问暖,暮晨掏出文博写的信,偷偷塞给了丫二娘,丫二娘脸上的喜色更上一分,紧紧地攥住信的丫二娘嘴中不停的喃喃道:“这个老东西,还没忘记有我这个人啊。”

把信放好,丫二娘拿出了几个白馍馍塞给了暮晨,叫暮晨路上饿了填填肚子,并嘱咐他刚满十五,正是长身子的时候,要好好吃饭。

告别了丫二娘,暮晨挑起扁担向着柴火铺走去,离柴火铺还有个百八米,一匹黑马挡在了他的面前,阻挡了暮晨前进的路线。

暮晨是见过马的,每年大过节时候,从各个地方回来的青年多少会有几个骑着马或者坐着马车回来的,不过那些马看起来都很温顺,不像眼前这匹黑马,凶神恶煞,不停的朝他嘶吼。

马上的人拉了拉缰绳,阻止黑马的继续嘶吼,翻身下马,走到暮晨的跟前抱拳道:“这位小兄弟,请问你这柴是挑来卖的吗。”

暮晨打量了会下马的人,这人不同于一般的云天男子,脸部的轮轮廓鲜明如刀刻,浓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子,身高达到了惊人的九尺,听着他说话的口音,应该不是城内的人,也不是云天的人,想起在城门口和魏襄的谈话,他确信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北辽来的车队里面的人。

看见暮晨点头,男人脸上喜色渐浓,连忙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在下是来自北辽向朝廷进供的车队,因为路途还有些许遥远,路上需要一些柴火来煮食饭菜和夜晚取暖,柴火铺的柴火我们已经买完了,但还是不够,你这两箩筐柴火可否卖于我?”

想起魏襄向他炫耀的二十两银子,暮晨心里开始暗喜,卖给他应该比卖给柴火铺的老板值钱的多吧,随即点头,问其价格。

“二两银子购买你这两筐柴火,你看如何?”男人想了想,给了个数字。

话音刚落,暮晨放下扁担,取下箩筐,主动把两箩筐柴火挂在了黑马身上道:“它们是你的了,我连箩筐一起给您,大人您拿着方便。”

男人看见暮晨如此利索,哈哈大笑,这小子有点意思,是个贪财的小子。

暮晨捡起地上的扁担,撑在地上,问道:“柴火还要吗,两箩筐,二两银子,我再给你砍一些。”

拿出二两银子抛给暮晨,男子翻身上马道:“一天之内,你能砍得多少柴火我便收多少,价格给你三两银子两箩筐,我叫洛汗,现在在城内的酒馆歇息,你要是砍来了便去酒馆报我名字,自然会有人给你银子。”

“好。”暮晨收起银子挑起扁担,便加快速度跑去编制店,买了四个箩筐,冲回山中,甚至连酒菜都未买,回到木屋便提了把斧子进山中,吓得两个老头以为他要欺师灭祖。

一晚都未歇,暮晨共砍了四十箩筐的柴火,一趟四箩筐的往山下送,一次来回便是六两银子。

天明,暮晨拿着最后四箩筐的柴火,走着最后一趟山路,酒馆早就被他砍的柴火堆满了柴房。

洛汗早上起身,还未来得及洗漱,手下的随从便在他的房间门口等候,洛汗诧异,莫不成是他睡得太久?看了看天,也不过才清晨,随即问道:“出了什么事,大清早的守在门前?”

手下随从回道:“大人,我们这柴火可否不收了?再收下去,我们的马车就装不下了。”

“我们不是空出来四辆马车吗?昨日在柴火铺老板那买了两马车的柴火,还有两马车空着,足够装他个三四十箩筐的柴,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一个晚上能砍多少柴?我看你是不是担心我给的银子过多?”洛汗摇了摇头头道:“你这小子啊,我们若不是遭遇了那次伏击,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此城,既然来了,就是天意,就当做做善事,哪怕他一晚上砍了七八箩筐,也不过才不到十两银子,对于我们来说,这点银子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可是够他们吃个大几年了。”

洛汗的话语刚落音,另外一名随从慌张的跑了上来,看见洛汗醒了,单膝跪地道:“大人!您终于醒了啊,那小子又砍来了四箩筐,一个晚上他砍了四十箩筐啊,看他的样子可能待会还要回去砍,我们装不下了啊!”

“多少?”洛汗愣了一下,再次确认暮晨一晚上砍了四十多箩筐的柴,他现在知道随从为何一大早上就来门口等他了,四十箩筐整整够他们装上个两车柴了,这样算下来,整整一个晚上这个小伙子砍得了六十两银子,让洛汗吃惊的并不是这六十两银子,而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晚上砍四十箩筐的柴?怕是几个人一起都砍不了那么多!

顾不上洗漱,他急忙走到堆放柴火的地方,确认一下事情的真假,正当他看到满屋的碎柴时,一个小伙一手两箩筐的小跑进来,跟着他进来的还有车队的随从,看见洛汗,小伙打了声招呼:“洛大人早上好,听说你要的量够了,那这便是最后四箩筐了。”这个小伙便是暮晨,他把柴放好后,笑嘻嘻的从随从手上接过六两银子揣进衣襟中,走出柴房,花了七钱找店小二拿了几壶好酒和几只鸡鸭便跑了出去。

回过神来的洛汗,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追出柴房去,边追边喊,追到酒馆门口,发现暮晨提着四个箩筐加速跑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回头回到酒馆,叫来了酒馆的小二问道:

“你可知道刚才那小伙的信息,知道的都给我说一下。”说罢,掏出二两银子塞给小二。

小二看见这个老板出手如此阔绰,哪还有什么拒绝的意思,收过这二两银子,笑嘻嘻的道:“大人,您有所不知,刚才那个小伙,是城里出了名的小混子。”

“哦?这怎么混子说法,说来听听。”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小二耳边响起,脸上还有洗漱痕迹的北辽郡主走了过来,拉了张椅子便坐了下来:“我倒要听听,把洛汗叔叔惊到大喊的少年有多混。”

“郡主殿下,吵醒了您,请殿下恕罪。”洛汗转头看到北辽郡主,便知是因为自己刚才那两声呐喊吵醒了她,单膝跪地抱拳请求原谅,北辽郡主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让洛汗回到位置坐好,听小二怎么讲。

“得咧二位大人,小的这就说了。”小二把擦桌子的抹布往肩膀一搭道:“那个小伙子名做暮晨,今年也就十四五岁,在城里可是出了名的混。平时偶尔就来店里偷酒,这偷酒还是小事呢,小的上次还看见他抢城门口青石路旁乞丐的钱哩。还有他家中还有两个老人,一个天天嗜酒如命,一个则是天天勾搭城内的寡妇,您二位觉得家中老人都如此不堪,教出来的小辈能不混吗?”

北辽郡主清啐一声:“没想到云天还有如此无耻之人,真是云天的耻辱。”转头问洛汗:“这么无耻的人也配让你如此大呼小叫?”

洛汗摇了摇头道:“我认为他并没有那么不堪,郡主殿下不必听信一面之词。”招招手告知小二下去,小二应了声便离去。

走在山路上的暮晨打了个喷嚏,挠了挠鼻子:“是不是有人在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