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八章:下山遇敌

我的书架

第八章:下山遇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木屋,暮晨叫醒还在睡觉的文博和高翰二人,哗的一下把六十两银子倒在了台上,吓坏了二人。

“乖乖,你不会去抢了酒馆老板那厮的全部家当吧,那么多银子。”高翰本来被吵醒是有些生气的,看到台上的银子,哪还有什么气意,把银子拿起来放在手里掂量掂量道。

暮晨摆好酒菜,捻起两颗花生米塞进嘴里,笑嘻嘻的道:

“城里来了一波北辽的车队,说是给京城里的皇帝送礼品的,收了我砍的柴,三两银子两箩筐。”

“嚯,这些人出手可真阔绰,两箩筐柴三两银子,搁在宫里都没这价收的。”文博还是很有讲究的起床先洗漱,听见暮晨说三两银子两箩筐的柴,惊了一下。

“对啊,两箩筐三两银子,不砍白不砍,听魏襄说车队还有一些女的,比城里的翠花还好看呢。”暮晨啃得着难得的鸡腿,满嘴是油,“他们还说半路遇到了劫匪才那么急需柴火,我买了酒菜的时候他们领头人叫了我几声,怕是要反悔不给我银子,我拔腿就跑,这两日我就先不下山了,等他们走了我再下去。”

北辽?车队?劫匪?文博放下碗筷,想了一想,叫停正在和高翰抢鸡的暮晨道:

“小子,今日你便收拾收拾东西,赶在他们启程时进城中。”

“为何啊?叫我去还钱啊?我才不,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银子,叫我还回去,不可能。”暮晨把银子全部塞进衣襟中,双手死死护住。

“噗嗤。”高翰被他这举动逗笑了,嘴里的肉和着酒喷了出来:“你这小子比我还爱财,得了吧,这六十两银子别人还不放在眼里,文老头叫你下去是让你加进他们车队的,去涨涨见识,都开了文武二窍的人了,别一辈子在山中当个村夫。”

“不去。”暮晨抹了嘴上的油,“听算命先生说,那些大城里的人坏得很,老是拿人当什么棋子,这里走一步,那里走一步,今日不死明日死的日子我才不去,现在又有钱了,我才不去嘞。”

文博筷子往桌上一拍怒骂道:“男儿志在四方!你这像什么样子!你不收拾我帮你收拾!”衣袖一挥,拿了一块布,把暮晨仅有的两件衣服装在里面,塞上那本日常叫暮晨看的书,把包袱丢在门口,顺带从高翰床头翻出把生锈的剑一同扔到门口“今这一餐后,你就背着这包给我下山去,出去没有点见识就不要回来了,回来我也与你毫无关系!”

面对突然暴躁的文博,暮晨和高翰两个人都楞了一下,暮晨完全不敢说话,低头在扒饭。

“文老头,你这是怎么回事,暮小子不想入这污浊的世也是好事啊,何必发那么大火气。”高翰顾不得喝那破酒了,站起来拉了拉文博的衣袖劝说。

“大丈夫文能执笔安天下,武能马儿上定乾坤!你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子,这等竖子白养十几年!”文博扯开高翰,挥袖扫去暮晨脸颊。

暮晨扒着饭,眼泪在眼睛里面转悠,自来到彰城后,除了小的时候饿肚子的他会哭,稍微长大了点,饿肚子他也未哭过了,今日他哭了。

“暮小子你别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先吃饭,我劝劝文老头。”说罢,拉着文博进屋内开始争吵。

暮晨就着泪水把剩下的饭扒完,没再吃一口菜,抹了抹眼睛,将碗筷收拾好,把吃剩的鸡鸭包好放进箩筐中,拿抹布擦拭干净桌子,将衣襟里面的银子全部倒了出来,一共六十一两三钱,算了一遍没错后,他走去门口拾起包袱挂在胸前,背上了那把锈剑,跪了下来,朝着文博和高翰争吵的房间磕了几个响头,转头便下山去,走出几十米后,回了头,把丫二娘给他的几个白馍馍也放在箩筐里面,走出门外再磕了几个头,便真的下山去了。

一刻钟过后,文博高翰二人也停止了争吵,出来发现暮晨已不见,留下的只有桌子上的六十一两三钱,还有箩筐内的白馍馍饭菜。

文博眼睛红着道:“世人都说君子出淤泥而不染,何况赤子呢。”

一旁的高翰望着彰城的方向,擦了擦眼角上的泪水,往嘴里灌了两口酒。咬了两口白馍馍。

……

烈阳当空,彰城酒馆

“大人,柴房的柴都叫人给您装好了,至于家禽之类的,小馆内的家禽都给您装上了,还有什么吩咐吗?”酒馆老板一脸横肉搓着双手对着洛汗笑道。

随从牵来了黑马儿,洛汗翻身上马儿,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车队的配置,回到原位,在马儿上朝着店家抱拳道:“这几日多谢店家照顾,我们先行一步。”

因为北辽郡主几日心中有所不详,决定提前启程,早日到镐京,洛汗只好奉命启程。

“启程!”洛汗招呼随从们上马儿,骑马儿走到前头,随后跟着的是北辽郡主,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酒馆,引得一众人围观。

走到城门,一个背着包袱的少年挡在了车队的前面,洛汗拉住缰绳,举手示意车队停止前进,看着眼前的少年道:“暮小兄弟,莫非我给的银子不够多?为何负剑挡我去路?”

北辽郡主骑着白马儿绕开洛汗,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十四五岁应当有的稚嫩的脸庞,七尺六左右的身高,标杆般笔挺的身段,看着并不是很高大,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一双瑞凤眼,脸颊上还残留着一丝的泪痕,朴素的衣服,甚至还打上着几个补丁,看着并不像店小二嘴中说的那么不堪。

北辽郡主骑在马儿上戏谑的看着他道:“小屁孩和家里面吵架哭了是吧,出来拦我等作甚,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净呢。”

暮晨听后耳朵红了起来,连忙擦了擦脸,故作沉稳道:“给我十两银子,我跟你们走,路上帮你们干活。”

北辽郡主笑了,摇着头一眼都不看暮晨,骑着马儿走到洛汗后面,对暮晨仅剩的一点兴趣也消失殆尽。看来店小二说的也不错,这是一个爱财的小人。

洛汗骑在黑马儿上,掏了掏马鞍上的布包,掏出二十两银子抛给暮晨:“这是二十两,到了云天城我再给你三十两。一共五十两。”

暮晨接过银子,放进衣襟,前面的洛汗招呼来骑着马儿的两个婢女,吩咐她们两人同骑一匹马儿,腾出一匹马儿来,对着暮晨道:“这是你的马儿了,上马,跟着她们到后面去,我们要启程了。”

暮晨也不啰嗦,翻身上马,马儿闻到陌生人的气味,有点抵触,想把暮晨摇飞下去,暮晨运真元之气,拉紧马缰绳,拍了拍马脖子,细声对座下的马儿道:

“乖一点,不然我就勒死你。” 勒得马儿不敢乱动,乖乖的由着暮晨摆布向车队后方行走。

走出城外,有东西连续砸了暮晨的头,掉到他胸前的包袱上,低头看了一眼,是几枚二两的碎银子,回头一看,魏襄叼着杂草笑着看着他,他把银子握在手中,想抛回去,只见魏襄抄起手中的长枪,指着他的手,再指了指他的衣襟,意示他把碎银子放进兜里面,他也只能把银子放好,朝着魏襄摇了摇手。看着视线中慢慢消失的车队,魏襄收好枪,继续靠墙,朝着山上吹起了口哨,和日常并无两样。

因为遭遇了之前激战,导致现今车队仅剩下的三十余人都有马儿坐,行路的速度很快,到了傍晚,就已经驶出彰城百里外,洛汗选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决定今夜便在此处歇息,明早再做启程。

随从们从马车上取下柴火,趁太阳还没落山前先生起火,仅剩的几个婢女取过盆装水帮北辽郡主褪去身上铁甲,擦拭脸上的沙灰,洛汗则是骑着黑马环绕四周,确认是否安全,而暮晨,则是自己找了处离无人的地方独自躺下,没有去敢去问洛汗要木柴生火,因为这些柴基本上都是他伐得,待会按照原价卖他,他可用不起。

夜幕降临,随从们都在烧着肉大快朵颐,香味飘到暮晨鼻子处,吞了一口口水,早晨吃过两个鸡腿的他,并不是太饿,但是正在长身子的他,哪里禁得住这样的诱惑,翻了个身子,这样可以少闻到一些味道,闭眼入睡,睡着之后可以减少吃的欲望。

一只小手碰了碰他的后背,是婢女中的一员,她拿着一块干囊和一条鸡腿蹲在暮晨的身后,暮晨坐了起来,看着鸡腿,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婢女听着肚子响的声音,噗嗤的轻笑起来道:“这是郡主叫我给您带的,郡主说了,这个不收钱。”

听见不收钱三个字,本来拒绝的暮晨,接过干囊和鸡腿,猛吃了起来,嘴里低声说着谢谢。婢女回到北辽郡主旁边道:“他吃了,果然如郡主所说,要说不收钱才肯吃。”

北辽郡主烤着火,毕竟是立秋过后,夜晚还是有些寒冷的,瞥了一眼暮晨所在的方向,看着他吃完东西就躺下继续睡了,身上单薄的衣服,冷风一直再刮,郡主叹了口气,招呼刚才那名婢女,唤她去马车取点木柴送去暮晨那边帮他生火。

婢女诺了一声,取了十几根木柴走到暮晨身后,不一会,暮晨在的地方也亮了起来,感受着背后的温暖,暮晨翻了个身子,看着眼前的火堆,他的目光看向北辽郡主,这是他第一次仔细观看北辽郡主。

坐于堆火旁,火光印在她的脸上,高挺的鼻梁,轻薄的嘴唇,秀雅绝俗,穿着铁甲的她一身英气,而卸下铁甲的她,穿着一身素衣,披散的头发散在肩上,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脸上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襄叔说得对,她真的比翠花好看。”暮晨看着北辽郡主,不禁低喃。

来到深夜,禁不住睡意,大家都熟睡了,暮晨想着文博说的话,心头一股难过之意涌了上来,盘坐而起,运转着周天。

离车队休息处两三里外,几十人趁着深夜,悄悄的摸了过来,带头的便是之前生还的流贼,还剩几百米,几十人手中持武器冲了上来。

洛汗感觉震动的沙地,顿时惊醒,跃上黑马,围着车队喊了起来:“敌袭!起来迎战!”

北辽郡主惊醒,不等婢女给她穿戴铁甲,自己便套了起来,翻身上马,取过刀刃,准备迎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