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天星火 > 第十八章:阁主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阁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怡馆有个成文的规定,无论多有钱的富豪商贾,在馆里面只能住上等间的房;下等,和中等房则是给一些饿汉子备着的。

而贵宾房是当今朝政的权臣大人们才可以开启名额,被贵宾房订上的女子,哪怕例事来了,身子出了毛病,也要穿戴好衣裳前去接待。

希月来了半年左右,这样的规定自然是懂得的,她扶着门框爬起来,望着走来的老鸨,眼里尽是绝望。

“愣着干嘛呀,该听的你都听到了,更衣吧,今晚上好好服侍客人哦,我的小希月。”老鸨脸上的笑容快溢了出来,她走到希月边上,轻抚希月的秀发,笑盈盈道:“可能过了今晚,你就是别人的小妾了哦。”

“我不….我不….我不要。”希月推开老鸨的手,往楼下冲,老鸨啐了一口,不屑的望着冲下楼的希月,举起手来摇了摇。

“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抓住她!今晚就算是绑着她也要把她送到贵宾房去!”

随着希月的惨叫声愈来愈小,青怡馆恢复了平常的氛围。

…….

青怡馆,内阁楼。

暮晨二人被五花大绑的丢在了地板上,坐在正中央的华服男子摆了摆手,男仆应声退下,阁内被于良嘉的喘气声充斥着。

仿佛华服男子被喘气声烦了,“能自己解开吧,解开了自己的绳子顺便去解开旁边那头猪的绳子,这喘气声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在杀猪的经历。”

暮晨躺在地上用眼睛瞟了一眼华服男子,确信他是在和自己说话,但他默不作声,假装没有听到,就这样躺在原地不动弹,反正被绑的时候他就运起了真元之气,这样的捆绑对他而言没有一点难受。

城主府被绑了一次,青怡馆又被绑一次,看来这大城市不好混啊,躺在地上的他默默的骂了一句。

华服男子倒了一杯酒自己喝了起来,碍于于良嘉的喘息声太大,他找了块丝巾塞住了他的嘴,阁内安静下来了,男子舒服的呼了一口气道:“别装了小鬼,就这样的捆绑,力气大一点的猪都能挣脱,你一个武窍开在五脏六腑上的人会解不开?”

暮晨一惊,将真元之气尽收,装傻。

“那你就装吧,再装你朋友可能就没了。”华服男子喝着酒,无所谓的靠在椅子上,两个脚荡了起来,略显幼稚。

于良嘉的脸越来越红,甚至眼睛开始向上翻,暮晨叹了一口气,反正也被看了出来,再不动手,多半于良嘉要躺尸。

侧身翻跳,让自己正躺,而后鲤鱼打挺般的跃起来,站稳脚步,随即运用真元之气将身上的绳索挣断后就去解开于良嘉的绳索。

华服男子拿着酒看着这一幕,咧着嘴笑起来。“说吧,来我这里闹事是什么意思,给我个理由,这些年我的杀心收住了,我是个讲道理的人。”

于良嘉缓了口气,赤着脸怒道:“什么破讲道理的人,规矩也是你们定的,明明是我赎人在先,凭什么不给我带人?”

“你要赎的人是谁?”华服男子突然来了兴趣,支棱起身子,眯着眼看向于良嘉问。

“希月姑娘!你们昨天刚说的价格,一百两黄金,今天我拿钱过来你们却翻脸不认账,不让我拿人是几个意思?”于良嘉取过书箧,从里面掏出黄金,指着它给男子看,面对着华服男子,他竟无一丝俱意,正面质问。

“有种!”华服男子一口饮下杯中的酒,拿起另一个杯子倒出酒,抛向地板,酒杯在飞行的途中竟然没有洒落一滴酒,精准的到达于良嘉的手上,“很久没看见过这样为情不惧生死的汉子了,该赏!”

于良嘉也不客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华服男子点了点头:“希月的事情待会再说,你先出去。”

“什么叫待会再说?待会希月被贼人欺凌怎么办?”于良嘉可不吃这套,向前一步质问道。

“我是这里的阁主,我说的话就是命令,这你放心了吗?我最后再说一次,希月的事,待会我再做处理,现在你给我出去,立刻,马上,我很少重复说第二次话。”华服男子玩弄着手上的酒杯,声音慢慢压低。

暮晨扯过于良嘉,冲他点了点头,于良嘉想了片刻,拱了拱手走了出去,走时还不忘记捡起书箧和一百两黄金。

“现在就你我二人了,说吧小崽子,什么来头,武窍开在五脏六腑的武人,你这个年纪的定然是重点看护对象,整个云天没你这个名号,我是个粗人,从来不玩套路,我可以自报名号,我就是阁主,你可以叫我阁主,也可以叫我御天。”

这个男人,并不拐弯抹角,直接自报名号,他就是想看看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何方大能培养出来的苗子,可以察觉自己的攻击并躲过,看这身打扮,也不像是豪门中人,简直就是一个谜团。

“暮晨,籍贯彰城。”暮晨也不隐瞒,说到底,面对这样的人,隐瞒多半没有作用,他可以察觉得到眼前的阁主身上的压迫感,比之殷山容还要高深莫测。

“家师何人?传承哪门哪派?”阁主邹着眉头“你小子不道德啊,自报家门就给我六个字,打发谁呢?”

“无门无派,家中只有两个半入黄土的老人。”暮晨握紧背上的锈剑,他察觉到阁主要发动攻击了。

酒杯瞬息而到,暮晨的锈剑也挡在身前,奈何实力差距太大,仅是一个酒杯,就将他震出十余米,倒在角落,锈剑被击落在身前,而酒杯完好无损的回到阁主手中。

阁主抬了抬手,锈剑被真元之气抬起来,送到了面前。

拾起锈剑,阁主端详了一会,笑了起来:“看来真是无门无派的小野人。”

暮晨扶着墙艰难爬起来,吐了几口黑血,喘息着。

“飒!”破空声响彻阁内,暮晨瞳孔无限放大,锈剑瞬息而到暮晨眉前停住,悬挂在空中。

“滴答…滴答….”鲜血顺着暮晨的额头流到了地上,剑身没有触碰到暮晨,但破空的剑气却伤及到了肌肤,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拿着你的剑走吧。”阁主从暮晨身边经过,轻轻点了一下悬空的锈剑,锈剑应声而倒,“无门无派能开武窍,何尝不是一个奇迹呢。”吹着口哨,阁主乐呵乐呵的走了,走前还不带上阁门。

“待会走记得给我关下门,不然丢了一瓶酒你可赔不起。”阁外,虽走了很远,但阁主的声音依旧传了回来。

左手颤抖的拾起锈剑,右手摸向了自己的额头,吞了口口水,他站起来,却因为双腿太过颤抖,又跪了下去,锈剑也落在地上,来不及管锈剑,他双手撑在地上大口呼吸,头脑混乱,满脑子都是刚才阁主的那一剑,想着想着,便入了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阁门再次被打开,收到惊吓的暮晨拾起锈剑立在身前,闭上眼睛。

数次呼吸过去,没有任何反应,他缓慢的睁开右眼,看清了眼前的两个人影,一屁股坐在地上,深呼吸,深呼吸。

“暮老弟你没事吧?”于良嘉牵着一个女子的手站在阁门,望着举止异常的暮晨,担心的问道,旁边的女子,正是希月姑娘。

“没事,我没事。”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起来,摇摇晃晃,,感觉还要再次倒地,于良嘉和希月赶紧上前扶住。

有了支撑点,暮晨放松全身的肌肉,身子瘫软下去,汗水顺着背部直流而下,他警惕的看着阁门:“阁主呢?”

“我也不知道,他带我去赎回了希月姑娘后便叫我们来接你一起出去。”

“那就快走,快走。”即便被搀扶着,暮晨的双腿也加速的摆动,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他实在害怕阁主的第三次攻击。

半柱香时间,三人消失在青怡馆,走去了城外。

青怡馆内阁,阁主开了另一壶酒,就着瓶口灌在嘴里,几息时间,一壶酒便没了踪影,抓着酒壶,他瘫坐在座位上,胡言乱语,时而笑时而哭。

这一日,朝歌城不见了一位大臣,青怡馆不见了一个老鸨和十几名男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