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十四号仓库 > 第六十八章 守墓者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守墓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片云慢慢遮住了太阳,本该是让人偷凉的好时机,却让苗雀雀心里更加燥热和烦躁。
“呼—”
又是一块石头袭来,苗雀雀连忙朝旁边一躲,顺利躲开了砸过来的石头。
看了一眼摔在脚边的石头,苗雀雀朝着扔石头的方向跑去,刚刚正好看到石头是朝哪里扔过来的。
等她跑到一笼草丛附近,袭击她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雀雀姐~”
远处传来乔克的呼喊声,苗雀雀大声答应了乔克,眼神却没有离开这片草丛。
“我走着走着,你就不见了~”
乔克说着话由远到近,只见苗雀雀警惕地握着小刀,双眼紧紧地盯着草丛。
“刚刚有人偷袭我。”那人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苗雀雀只好作罢。
对于苗雀雀的话,乔克并不怎么相信,只觉得她可能是太热了产生了幻觉。
“那人朝我扔了石头。”苗雀雀转身指着地上一块石头说到:“估计是想把我打晕。”
说着又走到草丛边上:“这里的草丛被踩出脚印,那人应该就躲在这里。”
扒开草丛一看,有两个明显的脚印,按照脚印来看应该是个成年男子。
“可是谁会想偷袭你啊?”乔克不明白,如果是村里的人,他们肯定直接出现,不用偷着躲着。
看了半天,苗雀雀也找不到谁有偷袭她的嫌疑。
“走吧。”没有得到任何线索,苗雀雀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两人又接着在山上盲目地转悠。
守在墓穴门口的杨过和林泽翰倒是偷了个闲。婉约的风、清晰地虫鸣,这样宁静的环境让杨过的睡意朦胧,他找了笼草丛躺上去,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而林泽翰站了许久,脚也支撑不住,他靠着树慢慢放空自己。
“你们在这里啊!”一个声音打破了悠闲的时光。
居然是他们都已经遗忘的任强东,他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杨过眯着眼看了看他问道:“你找我们有事?”
“有事……呼呼……”任强东把气喘匀了才说:“导游的儿子找到民居中,说有事找你们。”
“导游?”林泽翰很疑惑,今天早上他们去找过他,被他儿子拒绝在外,为什么现在又要找他们?
“你们快去吧,我在这里陪陈教授,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任强东催促着两人赶紧过去。
杨过翻身爬起来,觉得这任强东也是好笑,一个人消失那么久,回来了也不陪着自己的老师或者妹妹,他说这话就像陈教授是他们老师一样,这本来就是他的事。
林泽翰和杨过给乔克他们发了消息,这才前往导游的住所。
这次终于没有任何阻拦,进入到导游的家中,导游的儿子领着两人来到里屋中,导游披着外袍靠在床边。
里屋中光线昏暗,窗户也被拉上了窗帘,一股浓烈的中药味久久不散。
“咳咳……你们来了?”这才开口,导游就开始咳嗽不停。
也就才一天的时间,导游的样子完全变了一个人,靠在床边的导游,蜡黄的两颊深陷,大大的黑眼圈都显示着他的疲惫。
“你这是怎么了?”杨过很诧异,与导游之前的状态相比较,他现在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
“咳……咳咳咳……”咳了一会儿,导游才缓过劲来:“你们快走吧,离开这个村子。”
导游的话让两人都不明不白,他们才刚来就要被赶走?
“原本你们是来考古的,想着咱们这里也能开发一下,大家日子也能好过一些……咳咳咳……”
导游也是有个私心的,以后这里要是开发成景区什么的,还愁寨子的大家没有饭吃?所以不管考古的还是旅游的,他都热心地招待着。
“爸!”导游的儿子给导游拍了拍背,让他好受一些:“直接赶他们出去就是了,何必……”
导游挥手止住他儿子的话,转头继续说到:“之前也有不少考古的来,没有发生任何怪事,直到你们来了……咳……你们把守墓者放出来了。”
那么多人都来看过墓穴,从来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原本还担心不妥的导游也慢慢放下心来,谁知道还真的有人触怒了先祖……
“守墓者?”林泽翰恍然大悟:“那个怪物就是你说的守墓者?”
导游费力地点点头说到:“大家都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传说,没想到真的有守墓者,这说明咱们村子要有大难……咳咳咳……你们快走吧……”
林泽翰看着导游咳嗽地撕心裂肺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说到:“我们不信会有什么诅咒,你也不要太害怕,自己把自己吓出病来了。”
“你们怎么不听劝!”导游强忍着喉咙中的痒意愤怒地说到:“你们这是要害我们一寨子的人啊!我好心让你们去逃命,你们居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咳咳咳咳……”
说完话,导游再也忍不住趴在床边狠狠咳嗽起来,他儿子赶紧端来一碗药给自己父亲喝下。
“你别激动别激动,我们立刻就走。”看到导游的样子,杨过真怕他一下子咳到不省人事。
缓和了一下,导游慢慢靠回床边:“之前也多亏了你们,我们大家才知道有人把墓穴建立在戈公的墓穴上……但是现在守墓者已经出现,不仅仅是你们要被惩罚,连带着寨子也要遭殃……你们还是趁早走吧……咳咳咳……”
墓穴中那位地主偷走了戈公的风水这件事,大家也知道了。那位地主的儿女都出了大山,有的当官有的做了学问者,都是大人物。偷风水这件事一暴露,大家这才明白过来,最后将地主的后人们赶出寨子,地主的尸骨也被考古的当成戈公的尸骨给带走了。
见自己父亲闭着眼休息,导游的儿子立马起身赶人:“你们快走吧,我父亲要休息了。”
“我们……”
“走!这次只是个警告,下次我们可没有那么温和!”
林泽翰看着导游,想要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被连赶带轰地退出屋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