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恃兄而娇 > 第12章 上学啦

我的书架

第12章 上学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云萧气极,当即站起来抗议,“我不当马!为什么是我当马?”

而两个小姑娘一齐忽视了他,咬起耳朵来。许知雾问,“阿娴你为什么要当媒婆?要不我们一起当新娘子?”

“不要,我就当媒婆,因为我这里新长了一颗痣,以前都没有的,阿雾快看。”

“哪儿?”

魏云娴指着她嘴角,“娘亲说,因为我贪嘴才长的。”

“那我也会长吗?”

被忽视的魏云萧更生气了,他想要博得注意,甚至站上了石凳,“我、不、当、马1

在场年纪最大、心智更是较同龄人成熟的许孜只觉得耳边一阵嗡嗡嗡响,几个小孩子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比单单一个许知雾要难管得多。

他淡淡开口,“若还没有商定,我们不如来写字,看看是阿雾写得好,还是魏公子魏姑娘写得更妙。”

一语出,三个孩子立马闭上嘴,由十分的吵闹变作十分的寂静。

魏云娴悄悄给许知雾递了个眼神,大意是:你哥哥好可怕。

许知雾连连点头,却不出声:是吧,是吧?

许孜这才接着说,“魏公子做马,不妥。正好我这里有一匹现成的马,魏公子可以扮别的角。”

魏云娴欲言又止,害怕许孜让他们写字。

旁边的许知雾感觉到气氛凝滞,顿时想,看来现在只有她才能制住许孜了!

她轻咳一声,“我觉得,既然我们有小白,那阿娴的哥哥可以不用扮马,他可以去牵马呀!新郎需要个牵马的1

魏云娴立马附和,“对对。”

魏云萧的脸色变黑,“我不要,我要做就做新郎1

许知雾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才不要嫁给你1

魏云娴附和,“对,哥哥你没阿雾哥哥好看,怎么可以做新郎?”

场面再度混乱,许孜忽然起身,全场一噤。

只见许孜走入屋内,没多会儿带出几本字帖,三个孩子一人一本。许孜说,“本是给阿雾准备的,既然你们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不如写字吧。”

许知雾翻了翻眼前的字帖,快速抓住了重点,“给我准备的?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啊?”

“上回阿雾不是来我这里学字了么,母亲叮嘱我继续带着阿雾习字。”说话的时候,许孜面上甚至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

许知雾:!!!

晴天霹雳一般,许知雾整个人都懵住了,所以她上次为什么会想不开找许孜?

今天是玩也没玩成,反倒要写字,许知雾欲哭无泪,魏家兄妹也相顾无言。

与此同时都有些后悔,若是他们不争不吵,现在是不是已经在玩第二个游戏了?

想到这里,许知雾和魏云娴一齐朝魏云萧瞪了一眼。

弯弯曲曲地描了几个字,许知雾渐渐坐不祝

她很想和魏云娴说悄悄话,但看许孜坐在面前,就莫名有些迟疑。

许知雾不住地看他,见他一直垂眸看书,模样很安静,像是根本没有留意她们。

于是以手挡脸,悄悄凑到魏云娴那边,用气音说,“阿娴,我不想写啦。”

魏云娴也凑过来回她,“我也不想。”

“那我们小小声聊天,别让他听见了。”许知雾说着,还觑了许孜一眼,见他没反应,不由更为放心地和魏云娴说起话来,“我跟你说,阿娴,许孜他答应不跟我抢爹爹娘亲,会听我的话。”

“真的吗?这么容易?”

“就是要叫他哥哥,不过也没什么,我叫得快一点轻一点,也就过去了。”

对面的许孜指尖一顿。

两个姑娘并未察觉,继续说着话,魏云娴叮嘱许知雾,“你还得看他是怎么做的,有没有糊弄你埃”

“怎么看?”

魏云娴想了想,“你就多盯着他,比如他有没有冲你爹娘撒娇要东西,有没有说你坏话。”

许知雾连连点头。

许孜翻页的声音稍稍大了一些,两个小姑娘顿时端正坐好,许知雾眼观鼻鼻观心,魏云娴则有些心虚地垂下头。

“阿雾,现在多写一些,日后就少写一些,这些字帖总归是为你准备的。”许孜说。

许知雾一听,大悟。

转头就对身边的魏云娴说,“阿娴不要理我啦,快点多写几个字吧1

魏云娴:?

许知雾又冲魏云萧说,“还有你,我也不用你道歉,只要你把这一面都写完。”

见魏云萧翻了个白眼,许知雾把腰一叉,“再加一面1

许孜额角一突,头疼地把许知雾拉到身边来,“阿雾就坐我旁边写字,哥哥看着阿雾。”

小姑娘浑身的嚣张气焰顿时蔫了蔫,写一笔就要抬起眼睛悄悄觑一眼许孜。

“漏了一笔,阿雾重写。”许孜忽然说。

可许知雾看过去的时候,他分明一直在专心地看书,一眼都没有瞥她。

于是悄悄咽了咽,觉得许孜可怕极了。

稍晚一些,魏夫人过来带魏家兄妹回家,并对许孜带他们练字的行为表示赞赏,而后压着两兄妹的脑袋给许孜道谢。

魏云娴:qaq

魏云萧:哼。

魏家兄妹走后,松风院好像一下子空荡许多,许孜将许知雾留下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许知雾浑身不自在,想溜,却生生被许孜的眼神给钉住了。

就在她的眼珠子左瞟右瞟不知道看哪里的时候,许孜微微倾身,“阿雾叫我什么?”

许知雾:“……哥哥。”

“叫慢一点。”

许知雾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捏着手指看他一眼,拉长声音喊了一声,“哥——哥——”

“大声一些。”

许知雾顿时站起来,“我、不、干——”

还未说完,许孜淡淡唤她,“阿雾。”

许知雾不知怎的气势全无,慢吞吞坐下来,提了一口气,两只手也扩在嘴边,“哥!哥1

好累哦,他到底要做什么……

“嗯,阿雾妹妹可以回去了。”许孜面上冷淡的神色不见了,带着笑摸了摸许知雾的头,就好像刚才两度提出“无理要求”的人不是他一般。

许知雾由她的两个丫鬟领走了,在路上忽然跳脚,她怎么就被许孜唬住了呢!

许孜掀开眼皮静静看着她的目光,分明不怒也不凶,但就是让她觉得不能再跟他对着干了。

这是为什么?

要不下次试一试对抗到底,看看他会不会揍人?

许知雾挠了挠额发,叛逆地想。

没两日,许父突然遣人叫许孜过去,说是有要事。

待许孜出来,见许知雾蹲在门口不远处的柱子后头,只探出半个脑袋来。

自以为躲得很好,可她的丫鬟绿绮就在走廊上垂着头立着,让人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许孜走过来,“阿雾妹妹在这里做什么?”

许知雾仔仔细细地将他从上看到下,“爹爹是不是给了你什么好玩的?”

许孜笑,“给了,阿雾妹妹想不想要?”

“要!你给我瞧瞧是什么。”

“叫我什么。”

许知雾为达目的不惜卖乖,甜甜地喊他,“哥哥1

“嗯,父亲给了我去骈州书院考试的机会,要说好玩还算过得去,阿雾妹妹想去的话哥哥可以把宝贵的考试机会让给阿雾妹妹。”

许知雾一听是考试,将脑袋给摇成了拨浪鼓,“不用不用,还是哥哥去吧。”

许孜好笑地走出几步,忽然转头,“我要出府去书院看看,阿雾妹妹可要同去?”

许知雾开心地蹦起来,生怕许孜走了似的连忙拉住他袖子,“要要要!骑马去?”

还未走出两步,许父房门又开,走出个小厮来,笑着对许知雾说,“姑娘,老爷唤姑娘进去呢。”

许知雾犹豫看向许孜,“哥哥,你等等我?等会儿再去书院吧?”

许孜大致能猜出许父所为何事,手搁在许知雾背上说,“进去吧,哥哥同阿雾一起。”

里头许父果然问,“阿雾想不想读书?”

许知雾闻言,用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真诚地看着许父,“不想。”

“那方才是谁嚷嚷着要去书院?”

许知雾果断推给许孜,“爹爹,是哥哥想去。”说着还对许孜挤眉弄眼,要他配合。

许孜没说话,像是默认的样子。

许知雾转回头满意地想,还算听话。

“小孜,当真如此?”

“对,阿雾妹妹不过是想坐上我的马罢了,并不是真心想去书院。”

许知雾连连点头,“是这样,是这样。”

见许知雾并未意识到许孜已经出卖了她,许父失笑,把许知雾抱起来问她,“哥哥要去书院读书,那阿雾做什么?”

“他去读书,我就看家嘛。”

许父抱着许知雾往外走,一边叹着气说,“原本爹爹已经准备好了给阿雾出行用的小马驹,既然如此,只能把它送回去了。”

“嗯?什么小马驹,在哪里?”

很快,许父走到屋外,只见原本空旷的屋前突然多了一匹小马驹,比许知雾高一点,比小白矮一些,一眼看去泰半都是腿。

许知雾“哇”了一声,惊奇地看它,见小马驹通体枣红,只额间一抹雪白,神态懵懂可爱,舌头还吐了出来,不由欢喜得紧。

“爹爹,它真好看!是给阿雾的吗?”

“原本是。可看家根本用不着小马驹,阿雾若是只想着看家,爹爹可就把小马驹送回去了?”

“不不不,先别送回去1许知雾着急地揪住许父的领子,“爹爹,让我好好想想1

许知雾陷入了艰难的取舍之中。

而这时,小马驹好似也在看她,眼睛一眨,长而浓密的睫毛地扇了扇。

“1许知雾猝不及防被击中,小手捂住了心口,“爹爹,小枣好可爱,阿雾好想要。”

“那阿雾去不去读书?”

“……”许知雾无奈地耷拉下脑袋,目光还流连在小马驹身上,而后长叹一口气,“为了小枣,阿雾还是读吧。”

她终究还是妥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