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晚初江函琛 > 第六十四章 跨世纪追杀

我的书架

第六十四章 跨世纪追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个绯闻上,再添一把油,就说孟天浩才是抄袭的那个人,一定要说的有理有据。”江函琛看着新闻,对着陈泽浩吩咐着。

操控舆论,是他们以前玩剩下的招数。

比起孟天浩请的水军,江氏这边大规模的控评,才是真的厉害。

一夜之间,风声就转了个方向。

孟天浩在得知消息之时,脸色气的铁青,经纪人颤颤巍巍的站在他的身边,“这个我尽力了,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才会引发这样的局面。”

“还能有谁?不是GM就是江氏!”孟天浩气的猛地拍了拍桌子。

他原以为这件事可以在他的掌控之中现在想来,都是想的太简单,江氏这块铁板,他是踢到疼处了。

这么一来,如果他不采取措施,只怕会被人深挖到黑历史,这样一来,他苦心经营的形象,就要被破坏了。

“这件事已经火烧眉毛了,如果没有解决措施,我担心……”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道理?”孟天浩冷眸以对。

原本还被粉丝同情的受害者,突然发生了反转,孟天浩的微博留言下有不少要求给个准确说法的。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一步,已经不单单是孟天浩可以控制的了。

“孟先生,我觉得当下最要紧的,还是你的新专辑。”经纪人鼓起勇气再次提议,能不能扳回这一局,这件事情很重要。

保不齐借着新专辑的威力,还能玩一把反转。

孟天浩扫了他一眼,眉心闪过一抹不悦,他要是有这个本事,这么多年来,也不要只靠着消费过往的名气,而在乐坛内生存了。

办公室内的气氛尤为严峻,周围静谧的仿佛一根针落地都会听得见,经纪人大气不敢出一声,按照他以往的经验,现在这种情况,他说的越少,对他越是安全。

孟天浩心里烦躁,一拳砸在桌子上,沉默片刻,才缓然开了口:“帮我开个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经纪人一惊,“您有新专辑了?”

“别问这么多废话,让你召开就召开!”孟天浩冷着一张脸。

如今这个状况,他只有先发制人,没准还能获得一线生机,如果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到头来吃苦受罪的还是他。

经纪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下去着手安排。

这是他名下的艺人,和他本身的利益是挂钩的,一点也耽误不起!

孟天浩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消息瞬间就成了热门话题,毋庸置疑,这次的新闻发布会,大有来头,不少的新闻记者,早早地就嗅到了里面的八卦,纷纷提前过去,更有甚者,为了能够捕获到细节,带上了好几个机器。

圈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轰动的事情发生了,每个人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季晚初看着孟天浩这劳师动众的样子,秀眉不自觉的微蹙,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这次又想玩些什么花样!

“走吧。”江函琛在一边仅仅只是扫了一眼,便就拿起一边的西装外套,站在了她的跟前。

他身形高大,在她眼前投下一片阴影。

季晚初抬头,看着男人这气场十足的模样,不由自主的一顿,“干什么去?”

“你说这个关头,我能带你做什么?”江函琛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一双狐狸眼微微弯起的弧度,让人觉得有些紧张。

都说能坐稳总裁之位的人不简单,这话果然不假。

“现在这个点吃饭还早吧?”季晚初的反应迟钝了半拍,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摆,弱弱的说道。

江函琛的脸黑了一个度:“脑子如果不需要,你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季晚初:“……”

得!她这是又猜错大爷的心思了。

“那你是……”

“砸场子去。”江函琛言简意赅,四个字说的格外铿锵有力。

季晚初心中一顿,大脑空白了几秒之后,立刻反应过来,急忙小跑跟上前,看着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她觉得心里突然就有了勇气。

原来被人护着的感觉,竟是这样的。

新闻发布会——

经纪人的速度很快,召集了记者圈内的佼佼者坐在了前排,还安排了一些对讲词,为了确保这次新闻发布会的成功,周围处处都是安保人员。

距离定的时间还早,已经有多家新闻媒体在其中了,一个个架着仪器,拿着小本本,准备做着记录。

孟天浩在随后的几分钟的时间内,在几名保安的陪同下,从一边走上台,闪光灯对着他抓拍,生怕错过一丝细节。

“孟先生来了。”

坐在后排的记者们有点骚动,一个个交头接耳,似乎在探讨,待会儿该问些什么犀利的问题。

“孟先生。”

经纪人对着他点头示意,表明一切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

孟天浩心中了然,神情自若的坐在了中央的位置上,面对着周围的闪光灯,他面不改色:“感谢各位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的新闻发布会,我是孟天浩,这次召集大家过来,其实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针对最近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特别有力量,作为偶像,他知道怎么样摆拍,才能够让人抓拍到完美的镜头。

听着他的话,记者们窃窃私语。

“你们放心,既然这是个澄清局,那我肯定会好好地回答各位的问题,有什么想问的,想要知道的,你们都可以尽情的问过来。”孟天浩挺直了腰杆,一本正经道。

话音刚落,坐在前排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女记者,就站了起来,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孟先生,现在网上都流传你的作品都是抄袭的一个无名作曲家季晚初季小姐的,这一点你怎么看?”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关于当年这个事情的绯闻,我想有印象的人应该都还是记得的,当年有个叫‘婉如初见’无名小号,在网上对我攻击,遭到了全网的批评,而无独有偶,季晚初就是当初那个想要往我身上泼脏水的人!”

孟天浩的话掷地有声,一句话就给季晚初定了罪名。

在圈子内混久了的记者,对一些事情还是有天生的敏锐的。

诚然在几年之前,婉如初见的确因为这件事,遭到了各路人士的封杀,当时不少新闻媒体都争相报导,如果这个季晚初真的就是当初的那个“婉如初见”,那么这个事情,可就太精彩了!

简直就是跨世纪的追杀啊!

“你是怎么知道季晚初就是婉如初见的?”前排又一个男记者突然问出了话来。

孟天浩的脸色有些为难,欲言又止,这样的表情自然是被大众看在眼里的,摄像机处处都对着他。

“这件事说来有点话长。”孟天浩轻叹一口气,像是做了很久的心理斗争似的,才慢慢的开口,“季晚初是我的初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