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晚初江函琛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撵下车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二章 撵下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啊,我是他的母亲,一个失职的母亲……”陈艳茹的心里很是难受。

她也很想和自己的儿子搞好关系,只是很可惜,有些事情,她真的从一开始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错的让他没有办法去直视。

“陈前辈,您别这么说,我虽然不知道当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从您对慕总的态度上来看,我还是知道,您是一个合格的母亲的。”季晚初看着她情绪有点失控,急忙宽慰道。

“是我当年抛下了他,抛下了还处在混乱中的江家,他恨我是应该的。”陈艳茹轻叹气,有诸多的无奈。

这些话,她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从没有说起过。

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自责,当时的江函琛还很小,那样哭着求她留下,她的心却是坚定如铁。

其实他恨她,不是没有理由的。

“过去的错误已经发生,我们没有办法更改,但是我们可以慢慢的弥补。”季晚初如是道。

“这些年,我能做的让步都做了,他依旧不肯原谅我,甚至有的时候,连跟我说句话,都觉得是一种恶心,如果不是你,我估计他都不会来参加这次的家宴。”陈艳茹心里有苦说不出。

季晚初微滞,“这是慕家的家宴,说实在的,江先生来参加也不适合。”

说到底,江函琛是江家的人,是陈艳茹前夫的儿子,和慕家真的扯不上丝毫关系。

“可是今天也是我的生日。”陈艳茹坦然道。

季晚初愣了神。

陈艳茹继续道:“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来参加我的生辰,我的心里真的是挺开心的。”

“之前江先生都没有参加过?”季晚初心里突然不知所措。

“以前还有,但是因为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就再也没有了。”陈艳茹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努力的缓解他们母子二人的关系,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一点一点的将她打回远点。

她也不想去回忆那些不开心的过往,但是事情的发展,根本就由不得她。

“事情总得慢慢来,江先生是个外冷心热的人,我相信陈前辈比我还了解他,当初的事情的确对他造成了不可泯灭的伤害,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挽救的回来的。”

季晚初作为一个外人,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

陈艳茹看着她,笑了笑:“其实我也能看得出来,函琛那个孩子对你不一般,晚初啊,你能不能帮阿姨一个忙?”

“什么?”季晚初抬头看了过去。

“帮我劝一劝函琛,让他不要撤了和卫家的合作,凉城的商圈暗波涌动,江家一家独大,本就树大招风,和卫家的合作,可以遏制一些势力的发展,他姨娘卫夫人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着让卫江两家合作,也是担心这一点。”

陈艳茹眉头蹙的紧紧的,她是真的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恩怨,而让卫家和江家的关系,逐渐搞得恶化。

“这……”季晚初对此显得有些为难。

且不说她不了解商圈的事情,就算她了解这些,那也不能去劝说,她能以什么身份去说?她和江函琛只是契约夫妻啊!

“薇薇她爸,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卫夫人,如果没有了江家这边的支撑,他们卫家很有可能会走向灭亡,而没有卫家,江家也会被推向风口浪尖,大家的关系唇亡齿寒,我知道这件事贸然的让你去做,是有点强人所难,但我也是走投无路了的。”

陈艳茹双手紧握拳,眼中带着期待。

见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季晚初也只得点头:“我可以尽我可能的试一试,但是我也不能保证这件事的成功。”

“我看得出来,函琛那小子的心里是有你的,只要你点头答应,他一定会出做出选择的。”陈艳茹心里欢喜。

两人在庭院内逛了一圈,季晚初陪着她聊了很多的家常,这才和江函琛一起离开。

他们站在一起,其实还都是挺般配的。

“妈,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慕寒卿给陈艳茹披上了一件外套,对她说道。

“好,我的寒卿长大了,也知道关心妈妈了。”陈艳茹笑容满面。

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

慕寒卿看的心疼不已,没有多说话,直接就带着陈艳茹回了家里。

而与此同时,季晚初坐在江函琛的身边,心里着实紧张,双手叠放在自己的双腿前,不停地揉搓着,她在心里想着措辞,组织着语言,怎么开这个头。

但是很多话刚在脑海里形成,就被她给否认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江函琛自然是看得出她的反应,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季晚初心里一紧张,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就是大概的说了你们的关系,那个江先生,其实……”

“她让你求求情,跟卫家的合作不要取消是吗?”江函琛一语中的。

季晚初傻了眼,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其实吧,这件事,我……”

“你想怎么说?”江函琛目光灼热的看着他,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意思。

“我……”季晚初咽了咽口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缓缓道:“其实我觉得卫夫人她毕竟是你的姨母,你这么直接取消了卫家的合作,的确在情面上有点说不过去。”

这句话一出口,车内的温度就降低了。

陈泽浩在前面开车,也能感受到这暴风雨来临的前夕,他在心里默默地为季晚初祈祷,她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这件事,根本没人愿意插手。

“所以你在指责我不顾亲情?”江函琛敛了敛眉。

季晚初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你们毕竟是一家人,如果能一起合作,那是再合作不过的事情。”

“一家人?”江函琛冷笑,“季晚初,谁给你的勇气来趟这个浑水?”

“我没……”

“停车!”江函琛根本就不予理会,沉声道。

车子平稳的停在马路牙边,陈泽浩大气不敢出一声。

季晚初也被他的这句话给吓到了。

“对不起,我、我只是……”

“下车!”

“啊?”

季晚初心中一紧,下意识的环顾了四周,这周围荒郊野岭的,让她下车?

“需要我亲自请你下?”江函琛的眉宇间透露出一抹不悦。

“我下。”季晚初连忙摇头,咬牙心一横,打开车门就下了车,晚间的风有点凉,她忍不住的抱紧了自己。

江函琛打开窗户,丢给她一件外套,一句话也没有,再次将车窗关上。

季晚初拿着外套,忍不住的瘪了瘪嘴,这个男人还真是傲娇的很!

“江总,这儿不好打车啊,您把夫人丢在这儿,是不是有点不太好?”陈泽浩很是小心翼翼的劝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