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变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琳琅将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沈郁。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不过就是万俟策来了,问了问琳琅,他到达之前发生了什么。

  沈郁听这中间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便又看向自己的伤口。

  “琳琅,你不是擅长这些吗?为什么这个伤口包扎的这么难看。”

  听到这句话的琳琅神色有些迟疑,但又想起那人对自己的警告,便又笑了一下。

  “奴婢心里太着急了,手上动作便没有以前利索。”

  沈郁听到琳琅的解释,并没有听出其中有什么不妥,便相信了她的说辞。

  “安南呢?”

  翠碧站在一旁,一本正经地回答,“唐小姐被穆王轰走了。”

  沈郁听完发愣,“他把安南轰走干嘛呀?真是莫名其妙。”

  翠碧和琳琅听完都没有答话,不约而同地想起方才发生的事情。

  ……

  万俟策抱着沈郁回到屋内的时候,惊动了将军府所有的人。

  苏华月因为休养没办法前来,除了她和杨柳思、以及行动不便的沈敬,其余将军府的几位主子基本上都来到了沈郁的院中,想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风因为早就返回自己的岗位,所以也没有到达沈郁这里。

  这些人当中,唐安南是最担忧沈郁的,这也是这些人当中,最不受穆王待见的。

  唐安南被穆王下逐客令的时候还是有些疑惑,心中还在嘀咕,这是将军府,怎么说也轮不到穆王开口。

  可后来一想,现在这些人当中,穆王的地位的确是最高的,从某一方面来说,他的确有出声逐客的权力。

  翠碧站在一旁,想要出声劝穆王,毕竟自家小姐是因为唐小姐才去赴的约,想必醒来之后第一想知道的,也是关于唐小姐的消息。

  在翠碧的心里,唐安南对于自家小姐来说,要比穆王重要多了。

  所以便准备开口劝说万俟策,万俟策却率先注意到翠碧的动作。

  于是万俟策直接继续开口,没有给翠碧一点劝说的机会。

  毕竟翠碧是沈郁的丫鬟,他也不好在众人面前公然对付她,要知道丫鬟就是一个人的门面。

  他目前作为盟友,怎么会去动手扇沈郁的脸。

  唐安南从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畏惧万俟策的,也想到毕竟是沈郁未来的丈夫,便没有反驳争执就带着担忧离开了。

  万俟策又用同样的方法,把聚集在屋内的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其他人见沈郁最要好的姐妹,都被无情地赶了出去,他们也不好仍旧留在屋内,便顺从地出去了。

  ……

  沈郁看着沉思的两人,“你们俩怎么都不说话了?”

  翠碧最先反应过来,恭敬回答沈郁,“奴婢方才走神了,还望小姐责罚。”

  “这有什么,许是今天的事情把你们也吓着了,现在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吧。”

  琳琅听到沈郁的话,笑了下,“奴婢就知道小姐最善解人意了!”

  “行了可别夸我了,说说那毒药的问题吧。”

  琳琅听到谈起毒药的事情,也收起嬉笑严肃起来。

  “那毒药原本的毒性,并不像其他的毒药一般猛烈,但是里边有一味正好跟您经常吃的相冲。

  变成了剧毒,好在门......穆王出现的及时,又喂您吃下了百毒丹。”

  沈郁听后挑了下眉,百毒丹听着跟毒药似的,却是上好的解毒丹。

  “这么珍贵的东西,就这么给我用了?”

  琳琅一脸不赞同,“小姐您怎么还心疼那药丹呢?要知道当时那个情况多严重啊!

  吃穆王一个药丹不值什么的,您的性命在穆王心里肯定比那药珍贵多了,您也不用这儿心疼。”

  沈郁这个时候突然有一种,琳琅在充当僚机的感觉。

  她和万俟策还什么都没有呢,这琳琅已经当他俩是铁板上的钉子了。

  这个时候沈锦又冒了出来,他安静地站在门口,等着外面的丫鬟进来通传。

  那丫鬟进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疑惑,“小姐,二公子居然还在门口等着奴婢通传。”

  翠碧附和着点头,“小姐,二公子今日这举动,倒让奴婢也有些疑惑了。”

  沈郁明白她们奇怪的点,沈锦本人才是纨绔子弟的最真实的写照。

  要是按着往常,一定是直接大踏步地就走过来了,说不准还伴随着吵吵闹闹。

  可眼下却乖乖地站在门口,等着通传进来。

  “赶紧让他进来吧,别被杨柳思知道了,又得追着我嚷嚷。”

  最初进来那丫鬟领命又退出去,不一会儿沈锦就跟在她身后进来了,丫鬟带到后就离开了。

  屋内只有沈郁四人,沈锦冲着沈郁眨眨眼。

  “看我干什么?就算你是当二哥的,也不好与我独处。”

  沈锦听自己的打算被捏碎,便有些气馁,这幅样子落在沈郁眼中,使她想起了耳朵耷拉下来的小狗。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

  沈锦坐下来,被琳琅两人盯着有些不自在。

  “我……我听说你受伤了,那你现在没事了吧?”

  “如果我有事还会坐在这里,这么轻松地与你交谈吗?”

  沈锦显得有些尴尬,“我以前是做过许多混蛋事,比如伤你鸡腿、偷吃你爱的糕点、在父亲面前说你坏话……”

  “停停停!”

  沈郁直接出声打断沈锦的谈话,这些事不都是小孩子互相欺负做出来的事吗?

  她并不是故意针对沈锦,只是现在关于那支箭,从何处来的问题还没解决,沈锦还冒出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这着实让沈郁有些窝火,于是她想了想便开口说,“这样吧,等这件事过去了,二哥你再来找我谈心。

  如今我这伤刚抹上药也没多久,这伤病的人不是都讲究一个卧床领养嘛!”

  沈锦听完赞同地点头,一边点头嘴里还应着话茬,“嗯……嗯,四妹你说得很有道理,是我这做哥哥的唐突了,那你就好生歇息吧。”

  说完话,沈锦就起身大步离开。

  看见他走出去,沈郁的笑终于可以收回来了。

  面对一个毫无亲情的人假笑,可真是难为了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