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书后成了反派枕边人 > 第四十二章 再次进宫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再次进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郁白眼万俟策,从他手中接过剥了皮的鸡蛋。
  在脸上发红处滚动,而后又叹了声,眼下母亲也不知会有多担心。
  万俟策眼望沈郁,白皙的脸上赫然显着红印,脸色稍沉滚着鸡蛋,圈圈过去,他竟盯着发愣。
  待琳琅从外走近,踌躇半天不知如何开口,沈郁率先清醒,将白蛋放进盛器内,接过琳琅手中的信件。
  “这质感…宫里那位送来的?”
  琳琅点头,沈郁微微蹙眉,这世道消息竟流通得这般迅速。
  “又是他!”
  万俟策突然拉下的脸,让沈郁不禁一惊。
  再回首细细察看,信纸背后角落,赫然印着一个“承”字。
  原本以为是皇后得知沈府发生的事情,心中担忧,这才送信前来。
  没成想竟是国师,在皇上皇后未曾得知的前提下,先人一步。
  “你怎的不说话了?呵,莫不是心中平生感动?”
  沈郁听闻此言,无奈摇头。将手中的信件递给琳琅,看着后者转身离去。
  “黎承的势力不容小觑,”沈郁手掌撑着下巴,好笑地看向万俟策,“你猜皇上知晓此事之后,会将我如何?”
  万俟策冷哼一声,满脸不在乎。
  随后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沈郁待及笄之后便是将军府的嫡女,再加上她又是穆王未过门的正妃。
  其一言一行皆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然杨柳思之死,于明面而言但是与她脱不了干系。
  无论从何来看,免不了一顿审查。
  不过一日,便迎来宫中召见沈郁的旨意。
  沈郁再次踏上冰冷且无人性的宫路,唯显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一位友人伴在身侧。
  “你没有必要同我前来。”
  万俟策轻笑一声,步显悠闲,一来二去像在逛景一般。
  而后又是戏谑瞥眼沈郁,“何人说本王是为你前来?”
  沈郁吃瘪,四周宫女偷笑出声,传进耳中使她脚步加快。
  万俟策听了却拉着她倏地停下,面露凶狠,语气凌冽,“你们好大的胆子!”
  一众宫女扑通通跪下,哆嗦着身子不敢出言。
  沈郁伸手轻拽万俟策袖摆,却得到一个不容拒绝的眼神,她缩缩脖子便坦然躲在身后。
  万俟策沉默着,谁也不敢抬头看他的脸色,生怕一个不如意就被拉下去仗刑。
  “宫中的奴婢,竟还没有本王府上侍候的懂规矩,何话该说何话禁言都不知晓!”
  这一大嗓门,把沈郁惊得够呛,不由自主后退两步,万俟策身形一动,又赶忙上前挨着他。
  万俟策行为嚣张跋扈,仗着自己的权势随意欺罚无辜。
  最初带头偷笑的两位宫女,被万俟策重罚。
  皇上在得知后,大手一挥,手掌与桌面发出的声响可谓是震耳欲聋。
  沈郁两人面上仍旧恭恭敬敬,只是沈千柔蹙着眉一脸嫌弃。
  万俟奉开口结巴两声,饮茶顺气方才缓过来。
  “一个涉嫌谋杀姨娘,一个竟当众仗刑宫婢,真不愧是夫妻小两口呐!”
  “父皇过奖了。”
  “过奖?”万俟奉又是一拍,“当真认为朕在夸你不是?”
  沈郁福身,在一旁说着软话,这才哄得万俟奉冷哼一声后,不再奚落万俟策。
  万俟奉简洁明了,开门见山地点出她身为准王妃的品行应当端正。
  即便讨厌一人也不可明显表明,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被人误会。
  这一番话倒是让沈郁晕乎了,眼前这个皇上是不待见自己的,为何今日突然说了好话?
  在看到沈千柔那抹笑后,沈郁心中顿时有了底。
  “皇上教导得是,臣女定铭记在心。”
  万俟奉仍旧不愿见她,叮嘱完就带人离去,沈千柔眼中闪过一瞬落寞,便整理情绪招呼沈郁。
  “杨柳思的事,宫中也在查。”
  “一介姨娘,竟惹的宫中这般对待,难不成发现了更深一层的东西?”
  沈千柔笑了笑,看眼万俟策没有接话。
  万俟策耸肩坐在一旁不曾离去,沈千柔心中不悦却也不好出声逐客。
  沈郁看自家姑姑就向自己投来眼神,眨巴两下装作不明,沈千柔只好作罢。
  “太子如今在宫外未归,不然今日你们还能见上一面。”
  “姑姑您有所不知,太子殿下最近经常与家姐交往,小辈见他们二人相处得倒是融洽。”
  言至于此,沈郁只求沈千柔收回将自己指婚于太子的念想。
  沈郁二人走后,沈千柔新扶上来的女婢递来茶水。
  沈少柔饮下,掏出锦帕擦拭冷汗。
  “既然她不配合,也就怪不得本宫强行了。”
  落雨谨慎开口:“您的意思是?”
  “最近让你们盯着的那人,可有什么动作?”
  “许是会对沈小姐不利。”
  沈千柔心中一顿,又想起自己的儿子,咬咬牙攥着手中的帕子。
  不过只是丢了门姻缘,然嫁于自己儿子,于她来说是更好抉择也不一定。
  至于沈郁来说,要比万俟策这么一个不受宠,手中尚未实权的皇子,更令人满意些吧!
  一旁的落雨执拗半天,终于开口:“娘娘,咱们如此做,会不会伤了太子的心。
  方才听沈小姐说,太子与其姐关系甚为亲密,若是……”
  “不过一个庶女,怎可与郁儿相比!”
  沈千柔心一横,彻底下定决心。
  “那人若是有动作,不必拦截,尽管让他放手去做,只是不可伤了郁儿性命。”
  落雨行礼,“奴婢领命。”
  回到府中的沈郁,将皇上说过的话添油加醋地告知沈敬。
  沈敬一听,那还得了,不敢对她横眉冷眼相待,支支吾吾半天。
  沈郁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前去苏华月房内。
  苏华月手中握了一串佛珠,口中也是念念有词。
  巧姑的通传,她急忙起身相迎,却因久久跪坐,猛然起身导致眼前失色。
  沈郁见状,连忙塞了蜜饯于她口中,又奉上茶水,稍等片刻后苏华月这才缓过神来。
  一番嘘寒问暖之下,又忧心忡忡起来。
  “皇后娘娘竟还想将你指婚给太子,这不是乱了两段姻缘么?”
  沈郁连忙点头,“谁说不是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