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十七 > 第八章:不思量

我的书架

第八章:不思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灵水市最南端有个小村子叫做苏家村,顾名思义,这村里的人几乎都姓苏,但只有一家姓梦,据说这梦家,是抗日时期为了躲避战乱,跑到这个比较偏僻的苏家村住下来。
这梦家老的都已不在人世,年轻的儿女们出去之后,就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在梦家活动的痕迹,梦家老宅因为这样被荒芜,自家的地也被苏家村的人分个精光。
突然有一天开来了一辆小车,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回到了苏家村的梦家老宅,并给梦家老宅做了一次洗礼,使得焕然一新。
就这样这对年轻的夫妻住在了苏家村,并和苏家村村长苏建国关系很好,苏建国也使得苏家村的其他人对这年轻的夫妻不在抱有敌意,慢慢接受了梦家,就像抗日时期梦家第一次来苏家村那样。
村长苏建国只有一个儿子,他叫苏璃。
年级虽小,却很懂事,是个正义的小天使,经常帮村里的人做事,村里的人都夸他不愧是村长的儿子。别看他年级虽小,个子却和同龄人不一样,明显高出一个头,像他爸爸苏建国。
“你们给我滚出苏家村,就是因为你们,我家的田地被分出来,害得我吃不饱。”一群苏家村小孩捡起石头砸向三个在路边玩耍的姐弟。
没错这三个小孩是梦家那三个,其中个子比较高的是大姐,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梦曦葵,男孩叫做梦断月,最小的那个女娃叫做梦曦心。
大姐看到自己的弟妹被苏家村同龄小孩用石头砸,自己很是生气,也捡起了石头向苏家村这伙小孩还以颜色。
苏家村这群小孩见这三个姐弟居然还敢还手,这还了得?
在一个个子稍高体格微壮的男孩带领下,生气地冲上去打这三个梦家小孩。而梦断月和梦曦心实在太小了,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做还手,挨打后在那里哭着,只有大姐梦曦葵和这几个苏家村同龄小孩扭打,即使是面对几个同龄男孩她也没有畏惧感,头发被扯掉在地上一小团一小团的。
“你们敢打人?”
苏璃刚刚和父母忙完田地里的农活,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一根冰棍,还没有打开包装袋,就看到苏三,苏大彪和其他苏家小孩在欺负梦家三姐弟,这还得了。
“苏三,是苏璃,我们走吧。”
苏大彪前面那种嚣张不可一世地态度在看到苏璃后淡然无存,急忙拉住还在和梦曦葵扭打的苏三。
“怕什么,苏璃来就来,他爸是村长,他就很了不起啊。”
苏三狠狠推开梦曦葵,撤回扭打她的手,目不斜视地看着跑过来的苏璃。
“苏三,你为什么打人?”
苏璃跑过来质问着苏三。
“你问我为什么打人?你问你爸爸为什么把我家的田地分给了这几个小杂种!”苏三毫不逊色,还以颜色道。
“你才是杂种,你全家都是杂种。”
梦曦葵缕了一下自己因为打架散乱的头发,手上明显能看到还有掉落的头发。
“苏三,老师说过不能说脏话。再说了苏三,你家之前把人家梦家田地给占了,现在还给人家,不应该吗?”苏璃气势上一点不虚苏三。
“苏璃你到底是不是我们苏家村的人,居然帮着外人说话,和你老爸一样。”苏三似乎对于苏璃的话语没法反驳,急忙转话题道。
“我是苏家村人,从出生那天就是苏家村人,死也是苏家村魂,现在梦家来了而且在我们苏家村住了,也是我们苏家村人。”苏璃很有气势的说出这句话。
“发屁,苏家村只有一个姓,就是苏!”苏三小小年纪不知道哪里学的粗口。
“这就是你欺负梦家这三个小孩的原因?”苏璃看着这个和他爹一样像个流氓的苏三。
“我今天就欺负他们梦家三个小杂种怎么了?”苏三很是嚣张,“别以为人人都怕你苏璃,我可不怕。”说完朝着苏璃吐了吐口水,像极了他那个流氓老爹。
“苏三,你今天必须给梦家这三个小孩道歉,要不然我把你刚刚打梦家小孩的事告诉我爸爸。”苏璃很是生气。
“村长就了不起啊,我爸爸不怕你爸爸。”苏三说完,生气地捡起了地上一颗挺大的石头,砸向梦曦葵,梦曦葵哪里反应得过来,只记得闭上眼睛,但她等了一会,没有感觉到石头砸向她身体那种疼痛感。她睁开眼看到满头是血的苏璃。“别怕,我会保护你们的,这是我刚刚买的冰棍,你拿去吃。”说完苏璃摸了一下自己的头,手上都是血。
“我应该是吃不了了。”
随后晕倒在梦曦葵身上。
“出血了,出血了,苏三拿石头砸苏璃头出血了。”
这些苏家村小孩看到血很害怕,如丧家之犬,慌慌忙忙。
“苏大彪,你别乱说话。”
苏三看到苏璃的头被自己用石头砸出血,也慌张的跑了,只留下苏璃和梦家三个小孩。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成年人问询赶来。
只见一个女孩抱着一个满头是血的男孩,旁边站着两个年纪稍小留着一小撮鼻涕哽咽的男孩和女孩。
......
“妈,我这是在村里的卫生院吗,头好疼。”
醒来的苏璃感觉自己的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绑着,问着正一脸伤心的妈妈。
“苏建国,苏建国,你儿子醒了,你儿子醒了。”苏璃妈妈,韦雪花抱着醒来的苏璃朝着外面喊道。
这时候冲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苏建国,一个是梦曦葵的爸爸,梦千秋。
“小黑,你醒了,头还疼吗?”苏建国都快哭了,跑到苏璃床前,双手在用力摸着苏璃的脸。
“建国兄,对不起,让你家小孩受苦了。”梦千秋看着苏建国夫妇抱着苏璃,满脸歉意的说道。
“这事不怪你,小孩子都不懂事。”苏建国站起来,拍了拍梦千秋的肩膀,安慰道。
“这次的医药费,我帮你们出吧。”梦千秋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对着苏璃的父亲苏建国说道。
“别别别,老秋,你这样就不对了,要出医药费也是苏顶力出,怎么能让你出呢,你老婆不是病得很严重吗?这时候你很需要钱,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人和苏顶力谈话了。”苏建国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梦千秋,一副你安心回家吧的神色。
“真的,建国兄,你帮了我很大的忙,你儿子也是,你们一家都是好人,谢谢。”说完,梦千秋就要跪下来,吓得苏建国赶紧扶起梦千秋。
“真是的,既然来了我们苏家村,我作为村长,必须要做点事情,你不用和我道谢。男儿膝下有黄金,老秋你这样,我苏建国就生气了。”苏建国对于老秋还是很赞赏的。
“谢谢,真的谢谢你们一家。”梦千秋抱住陆建国,忽然哭了起来。
“爸爸哭了。”
梦曦葵站在门口看到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怕的爸爸,今天居然哭了,她自己也跟着哭了。但她感觉有个人在看着她,顺着这目光,看到苏璃在强忍疼痛一脸微笑看着她,气色很虚弱。
苏顶力赔了苏建国一家医药费,还打了他自己的儿子苏三,只不过打的不疼,就做做样子,背地里和自己的儿子说做得好。
没过几个月,梦曦葵的妈妈因为病重离开了人世,在村长苏建国的号召下,帮助梦千秋让他老婆安然入土。而梦千秋也在几年后,因为劳累过度,散手人寰,丢下了梦曦葵,梦断月和梦曦心,苏建国把他们三个接了过来,和苏璃一起住,这让苏建国这个本来就不富有的家庭,更加入不敷出。但当苏建国看到,苏璃和这三个梦家小孩开心的玩耍在一起,觉得再累也没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苏璃和梦曦葵都到了上初中的年纪,他两一起去镇上的初中念书。学费,生活费什么的,自然会比之前待在家多一些,而且苏建国也知道,不能亏待着苏璃和梦曦葵,即使再累,也要挣够钱,给苏璃和梦曦葵买好衣服好裤子好鞋子穿。
他记得他第一次打梦曦葵,是因为梦曦葵不想穿新买来的裤子,硬是穿着那补丁很多的旧裤子去上学,苏建国立马呵斥梦曦葵,要求梦曦葵换上去,但梦曦葵就是不肯换。说知道苏建国挣钱不容易,不想让苏建国再忙再累了,气的苏建国打了梦曦葵,说了句:“你是老秋的女儿,我苏建国再累,也要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你今天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可我已经有了四件新衣服,四条新裤子,还有四对新鞋子了,可啊璃只有一件新衣服。”梦曦葵哭了起来,苏建国那天也哭了。苏建国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里面,难免都会有攀比比较心理,不能让梦曦葵受委屈,所以他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买一些好的衣裤鞋给梦曦葵。
现在的梦曦葵越长越漂亮,一点都不像是以前那个喜欢和苏璃下河捉鱼抓虾的鬼姑娘,这让苏璃每次被梦曦葵挽起手的时候脸容易特别红。“嘻嘻,啊璃,你脸又红了。真可爱。嘿嘿。”梦曦葵挽住苏璃的手,也不管苏璃答不答应。
“没没没有,乱说,我才不脸红呢,你才脸红。”现在的苏璃已经长得很高,扭过头不让梦曦葵看到自己红红的脸。
“噗嗤,躲,我也还是能看到,略略略。”
梦曦葵很调皮,还强行扭回苏璃的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个是早恋的孩子,在秀恩爱呢。
苏璃加入镇里的初中篮球队,并且带队拿了全市初中篮球第一,校长为此给了苏璃100块作为奖金,没把苏璃乐坏。
苏璃开心的找到了梦曦葵,要带梦曦葵去买一些发箍和女孩子用得东西,被梦曦葵拒绝了,最后买了衣服裤子给梦断月和梦曦心,还买了一些水果回家,吓得苏建国以为苏璃去偷东西,才来的那么多钱,操起棍棒差点打了苏璃。
苏璃和梦曦葵同时上了高中,都要去市里读书,花费的钱自然更多。
这时候的苏建国头发花白了起来。
苏璃做出决定-弃学,即使苏建国打断了4根棍子,他依然选择这么做,供成绩比较好的梦曦葵读书。
那年,苏璃要外出打工那天,梦曦葵送苏璃到村口。
“曦葵,我不在家,你要好好读书,外面世界很大的,一定要考上你想去的博仁大学,以后我打工养你。”苏璃轻轻抓住梦曦葵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
“啊璃,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考上博仁大学的。”梦曦葵现在长似仙女,肌肤雪白,诗经言:“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契合她的美。
梦曦葵眼睛微红。
苏璃看着这个从小和自己长到大的女孩,离别之际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亲了一下梦曦葵的脸。
这下梦曦葵真的哭了,而且越哭越大声,把苏璃吓坏了都,以为是因为自己亲了梦曦葵,梦曦葵才哭的,一直安慰着梦曦葵。直到去往市里的班车司机叫了,梦曦葵梨花带雨,强忍着不要哭。
见状苏璃惊疑不定地上了车,找了个位置靠在窗边,还不忘和梦曦葵挥挥手,笑着用唇语说:“你读完大学,我娶你。”
梦曦葵当然知道苏璃说什么,刚刚忍着的哭意,如大洪一泻千里。
“呜呜呜......”
苏璃见状,伸头出窗外喊道:“曦葵,不哭了,回家吧,听话!我再也不乱说话了。”
梦曦葵没力气回答苏璃,只能点头,没有回去,直到车消失在村口十几分钟天边翻起鱼肚白,梦曦葵才不情愿转过身,立马看到不远处的苏建国夫妇正看着自己笑,梦曦葵慌忙地用手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害羞地脸埋着双手,两腿似车轱辘。
就这样,苏璃打工挣到的钱给梦曦葵读书,同时也会留一些给苏建国夫妇,还给上了博仁大学的梦曦葵买了手机,两人一有时间会保持着通话,他自己跟着食堂大部队吃食堂的饭菜。
长久以后,苏璃难免有了自卑心,尤其一次前往梦曦葵大学时表现的淋漓尽致。苏璃来到她们宿舍,梦曦葵没在宿舍,于是苏璃只好对着她们宿友说,她是梦曦葵村里的亲戚给她带了一些水果,可是这些舍友却笑着说:“你长那么高,不是梦曦葵的亲戚,你是她做梦都会说的苏璃,也就是她以后的老公。”苏璃哭着离开,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梦曦葵毕业后,她没有选择灵水市里的工作,而是回到县里当了语文老师,并在那年和苏璃结婚,全村人都来给这对年轻夫妻祝贺,村里点放的烟花让这对新婚夫妇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苏建国夫妇却扛不住了,长期的劳累还是让当初身强体壮的苏建国病倒了,母亲也不知道患了什么疾病。可能都老了,加上之前那么累,身体实在顶不住,只看到苏璃和梦曦葵成婚,却看不到怀了苏念葵。
在苏建国夫妇双双过世不久,来了几个人,自称是梦家人,接走了梦断月和梦曦心,还要求梦曦葵和苏璃离婚,和他们一起回到梦家,梦曦葵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送别梦断月和梦曦心后,在家安安心心养胎。
可上天对这家人一点也不同情,总是给这家人带来意外,就在梦曦葵因为肚子疼前往医院,她知道是产前症状,折腾了半天却迟迟不见苏念葵出来,门外的苏璃一直担心地抓着自己的头。
那时候一个医生走过来。
“老的和小的,你要哪一个?”
“什么?医生,你说什么!”苏璃完全不敢相信是这个结果,“你骗我的对不对?医生你骗我的对不对?”
“苏先生,我没骗你,你太太现在这个情况很严重,只能保一个。”医生似乎见惯了这样的事情,用低沉的声音说。
苏璃慌张了起来,死抓自己的脸,双眼全是血丝,还使劲扯了自己的头发,即使头发掉了,一点疼痛感都没有。
苏璃现在的呼吸很急促,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难以抉择的事情。
“要大人吧。”苏璃终于下定决心了,双眼通红着,靠坐在走道边。
但让人觉得意外的是,苏璃听到了小孩的哭声。一瞬之间脑子一片空白,不顾护士的阻拦冲进去,却发现梦曦葵一脸惨白对着他笑,一下没忍住,眼泪崩了出来。
“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为什么!”
苏璃一眼都没看襁褓里的苏念葵,脖子上的青筋冒得特别明显,声斯揭底的喊了出来。
“先生,先生,先生。”旁边的护士拉着苏璃,苏璃一把甩开护士的手,“都怪你们,都怪你们,曦葵要走了,都怪你们,都怪你们。”
“请你冷静一下,你的妻子只是比较虚弱,暂无大碍。”这个被甩开的护士一口气说完,生怕苏璃会做出什么更加严重的举措。
“什么?你说什么?曦葵没事?”
苏璃这时候才看着护士襁褓里的苏念葵,哭得鼻涕都流出来。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把襁褓里的苏念葵拿到梦曦葵眼前,梦曦葵看到了一个哭着,脸红彤彤的苏念葵,嘴巴还不停的咬着自己的手又放开。
梦曦葵见状,笑得很开心,虽然没有力气了。
贼老天给了这对年轻夫妇希望,却又掐灭了,梦曦葵还是没有撑住,那天外面刚刚升起了太阳,旁边的苏璃疲惫地睡着了。
她能感觉自己非常的虚弱,好想好想睡上一觉,但她一点一点转过头,看着坐在凳子上把头靠近自己床的苏璃,使用全身力气,使得没有血色的双唇碰了苏璃的头,很没力气的说:“啊璃,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为...什么...叫梦曦葵吗?因为...我...我妈...妈,在生...我...的时候...是太阳...刚刚升起...窗外面...有...有一朵...爸爸种的...向...日...葵。”
梦曦葵眼里留下了两行眼泪,闭上眼那一刻,内心说:“啊璃我爱你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