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十七 > 第五十一章:坐以待毙的飞车党?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坐以待毙的飞车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
苏念葵这几天的感受大概如此,好不容易摆脱田美凤的事情,结果陶悦悦因为丁灵来了这么一出,他现在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这两个姑娘对自己这么上心,难不成因为上次灵韵山野游的事情,救了她俩,她们对此暗藏情愫?
坐在教室里的他,摇了摇头,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他没有心情去考虑这种事情,因为就在昨晚上,邱宇被青年的人打了。
下午上完课,苏念葵把安雅静平安送回家后,火速赶往清月私立医院,这所医院暗地里是为飞车党服务的,飞车党受了伤,大多是前往这所医院救治,一是因为和清月公司合作下的产物,二是其他医院不放心,天知道其他医院在你养伤期间,会不会有人来弄你。
任着傍晚冷风吹着脸,穿着一件黑色薄外套的苏念葵很疑惑也很痛心。
疑惑是如果飞车党的内鬼是邱宇,那他犯不着和青年会的人起冲突,道上的人都明白,飞车党已经被推到一个风尖浪口的位置上,和谁都是敌人,曾经俯首称臣的帮会大多选择独立,或者投靠最近崛起的月下海。
难不成邱宇发现自己已经在调查他,上演的一出苦肉计?
痛心是因为无论如何都是飞车党人,就算他邱宇是那个内鬼,也轮不到你青年会的人帮忙清理门户。
“怎么回事?”
进门的人正是穿着黑色薄外套的苏念葵,从裤袋抽出一包13元钱的真龙香烟,点了四只,其余三只分别给七夜,邱宇,慕白。
给七夜烟的同时,七夜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
“我昨天晚上,我在外边喝了点酒。”
想到了什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邱宇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青年会的人等我喝的烂醉如泥时动手!”
言外之意,我没醉他们能把我打得那么惨?是挺惨的,背上扎着白色的绷带,里边带着血迹,看来是被刀给划到了。
七夜担心苏念葵会像上次那般单枪匹马收拾青年会所谓的光哥,赶紧说话道:“念葵,不要冲动。”
不知是不是七夜的话奏效了,苏念葵没有任何举动,自己走到窗边抽着烟,外边的风把他吐出来的烟全部灌入病房。
苏念葵很想像上次一样,擒贼先擒王,把光哥打的生活无法自理,现在呢,他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值不值得,邱宇让他犹豫不决,如果不是那个内鬼,他苏念葵会一往无前,如果是,这一切的一切不划算,很痛心。
“七夜,你认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苏念葵很烦很烦,这些事情让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变得刀光剑影。
要知道小雪会议没有宣布提前召开的时候,飞车党虽然有些瑕疵,可也没有现在这种情况,人家已经开始算计我们自己的“人”。
“当然是打过去啊!”
七夜认为这个问题很幼稚,如果是梦断月现在在这个地方,不用多想,青年会今晚上必定腥风血雨,飞车党是打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
“不行。”
苏念葵不想说出这两个字,这个不称职的舅舅既然放心自己孤身一人回灵水市揪出飞车党内鬼,本就是一种信任,先不说颜面不颜面的问题,也不管邱宇是不是内鬼,如果今天毛毛躁躁,说不定情况会变得糟糕。
他和安林轩聊过一些灵水市的变动,他知道青年会的幕后人是前灵水市教父王远。
当梦断月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王远已经爬到了这个位置,做了这么多年的灵水市教父,和周是学,金钱镖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人,说不定人家已经准备着飞车党的到来,情况再糟糕些,是其余帮会共同的算计,算计你霸主飞车党无法忍受!
“念葵啊。”
七夜朝邱宇和慕白看了看,玩起他手中的Zippo火机,酝酿着一些措辞。
“你是读书读傻了,是不是!”
七夜几乎是吼出来的。
“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我七夜在那玉堂路处理点事情,现在!邱宇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你还能和他吹吹牛说说话抽抽烟!”
七夜说到动情处,眼睛发红。
“你是梦断月的外甥,我们都信得过你,我们按照你之前说的去做,一直没有轻举妄动,换来了什么?我问你我们换来了什么?内鬼?幕后黑手?”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手下的弟兄怨声一片,说我这个做大哥的眼睁睁看着弟兄白白送死,说飞车党从来没有这么窝囊,我听了一肚子火,但我们还是选择相信你!”
苏念葵沉默着,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近乎发狂的男人。
“内鬼自然重要,但是,人家已经算计到了我们最初的那批人,在这么等下去,下次就是我,慕白,接着是你!”
吼得累了些,七夜抽了一口已经快燃到烟头的香烟。
“这次,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原来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的邱宇和靠在墙壁的慕白,他们都选择躲避了苏念葵的眼神,低下头。
“这是我们商量的结果,这次你不用管。”
七夜知道苏念葵对于这样的决定不赞同,会怀疑是自己一个人的武断。
“你忘了上次你们埋伏青年会和血龙堂了吗?”
“你忘了你上次大家在码头被月下海的人算计了吗?”
“你忘了好几次我们的人我们的市场被多少人给砸了?”
......
说到了七夜的心坎,七夜大喊道:“没有!”。
苏念葵的意思无非就是这所有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因为内鬼!
“既然没有,为什么还要这么莽撞?”
“你不知道的,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们。”
这句话从七夜嘴里说出来,真是伤透了苏念葵的心呢。
“好。”
苏念葵第一次这么伤心与难过,原来一个人付出一切,换来的是不理解,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清月私立医院走出一个抽着烟,穿着黑色薄外套,约莫17岁样子的高中生。
邱宇能听到苏念葵的脚步声远离了他们这间病房。
“这样真的好吗?”
七夜没理会邱宇,自顾自地走出了病房,他想说:“会好起来的。”
邱宇到底是不是醉了给青年会的人收拾的?
答案是否定的,他压根没有喝酒,那是邱宇看着手机时间一到,提了一下杯子喝酒,那伙月下海在青年会的人,就上来了。
当时他不太明白约翰逊为什么说他身后的人会帮他拦下阿天,要知道阿天的实力在灵水能排进前五,他邱宇想都不用想,如果和阿天交手,死的人必定是他。
后面他明白了,原来阿天对自己有很大的仇隙,具体什么仇隙邱宇不是很清楚,那是莫俊松告诉他的。
当知道邱宇被抓了个现成,阿天穿着西装就开着车过来,路上被吸血鬼关克杰缠住。
大多人只知道他叫阿天,他的真名容易被人忽略,阿天原名:左天。
邱宇很早之前交过的一个女朋友叫左蕊,便宜没占到,最后还因为分手喝了很长时间的酒,甚至还有更严重的情况。
约翰逊多多少少明白小丑皇李信神和开膛手伊藤弦一郎为什么拿不下青年会,那个阿天实力不容小觑。
昨天晚上,约翰逊和关克杰在阿天来的必经之路上等他,等到了之后,关克杰和阿天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双方拳脚都带着一股劲,打在对方身上带着沉闷的响声。
当然双方没有分出胜负,约翰逊琢磨着时间够了,在车上打了个喇叭,关克杰意犹未尽。
......
苏念葵人呢?他刚刚回到紫竹轩,没有进入房子,而是坐在篮球场上。
他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他一时气不过七夜说的话。
他明白作为一个外人,飞车党的人对他有些不信任,他看的出来,一直没说,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梦筠瑶那么信任他,他会觉得心里一暖。
“嘭。”
“嘭。”
“嘭。”
“这么晚了,谁还拿球出来打?”
坐在篮球场上的苏念葵想图个清静,结果篮球拍在地上的声音,缓缓向他走过来,定睛一看,不正是安雅静嘛。
“你也睡不着?”
苏念葵向安雅静打了个招呼,穿着一条运动短裤的安雅静,露出洁白的大腿,一片旖旎。
“你不是?”
安雅静没看苏念葵,投了一个球。
“铛”
球没进。
不巧正好飞到苏念葵的位置上,苏念葵坐着单手接住球,站了起来。
“我啊?我也不明白诶。”
说起来这应该算是苏念葵和安雅静的第一次独处。
这里安雅静没有说话,看着篮球框,意思是说:“你快投球。”
苏念葵身体拔直,投了出去,结果和安雅静没什么两样,篮球砸在篮筐上弹了出来。
“还好明天没课,要不然照着我两这样,明天铁定黑着眼圈。”
苏念葵自言自语。
“是啊,说不定丁灵还嘲笑我俩呢。”
安雅静跳起来抓住苏念葵投丢的球,简单的三步上篮后说。
说到丁灵,苏念葵心事重重的心思变得轻松些,这个古灵精怪的丁灵,真的很能胡思乱想,不知道她脑子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我很好奇,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
这句话在安雅静听起来像是一句废话。
“读书呗。”
“额......”
尴尬的苏念葵挠了挠头。
安雅静见状笑了一笑,让苏念葵心里一暖,原来这个世界有人笑的这么好看。
“丁灵啊,人很好,我们应该是因为这样而认识的。”
苏念葵哈哈一笑,转身轻挑篮球,把球送进篮筐内,说:“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我?”,安雅静想了想,说:“应该是的。”
真被苏念葵说中了,安雅静写完练习,站在窗外看到一个男生孤零零地坐在篮球场,和平时那个不会拒绝他人,总会替人分忧的男生不太相像。
这时候安雅静明白有些人,救得了别人,自己却陷入一个怪圈走不出来,该说他人好还是说他笨。
“谢谢你。”
安雅静推了推因为运动后垮下来的眼镜说道:“谢我做什么?”
苏念葵以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才说的谢谢,这个女孩子真不能和一般的姑娘作比较。
安雅静因为手碰了篮球比较黑,所以她用手臂遮掩住自己的笑意,她知道也很清楚苏念葵的意思。
“额......”
苏念葵石当场石化,感情自己是被她给骗了?
“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头疼的事情,有的人选择找人倾诉,有的人闭口不谈,装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而有的人则是找个清静的地方自己消化这该死的难过。”
安雅静把球放在地上,抬头看了看满天星辰说:“我们都一样。”
这个世界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有的是同属一棵树上的绿叶。
这是安雅静第二次看透他的心思,苏念葵对这个看似漠不关心实则担心要命的女孩子越来越好奇。
“来吧,我们一人投10个球,输的人就暂时不去想那些不快乐的事情。”
安雅静正视这个皮肤略黑,却也掩盖不住他长得挺俊俏的男孩子。
“好。”
“你先来。”
不管苏念葵有没有同意,安雅静已经拾起地上的球丢给苏念葵。
苏念葵接住球,陆续投进了8个球,苏念葵都为自己感到汗颜。
安雅静很平静地捡起球,运球到篮筐底下。
苏念葵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内心道:“卧槽?”
安雅静料到苏念葵会有一些不服气的举动,即使没有心里也会不痛快,得意的说道:“我可没有说位置定死了,是你自己非要跑那么远的。”
和苏念葵的相比,安雅静实在是太近,近的过分。
这个棋布星罗的晚上安雅静一个球也没有投丢,10个全进,投完还不忘向苏念葵投来“讽刺”的目光:“还说自己是校队的,连我也比不过?”
苏念葵大声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在静谧的晚上显得格外刺耳,还好这里是恬园,是没有多少人能住的地方。
苏念葵自己都没有发现前面因为飞车党事情愁容满面的他,因为安雅静的出现和一些言语变得像苏念葵了。
“别笑了,家里的仆人都休息了。”
安雅静都被苏念葵突如其来的笑声给吓到,赶紧让苏念葵停止,她不知道的是罗婉琪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他俩个呢。
“嗯嗯嗯。”
苏念葵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安雅静“嘲讽”的意味,和丁灵平时古灵精怪的模样同出茅庐。
“吼,你是不是把我想成了丁灵?”
安雅静白了一眼,拿球砸向苏念葵。
“我走了。”
假装生气的脸,在转过身子后,笑颜逐开。
“没有啊!”
苏念葵结结实实挨了这一球,抱起球跟在安雅静身后,急忙解释道。
第二天,飞车党行动起来,主动出击,好生招待了青年会的各个市场。
“飞车党耐不住寂寞了。”
王远坐在办公室,飞车党所做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对不起。”
因为阿天的感情用事,有些事情,提前开始了,他很是懊悔。
“没事,我理解。”
王远知道阿天她妹妹和邱宇之前的事情,现在左蕊对邱宇念念不忘,孤身一人,失去了往日的欢颜,作为哥哥的左天,看在眼里。
“既然飞车党想打就打吧,不影响我们在小雪会议上的利益。”
王远之所以坐牢,全拜飞车党人所赐。
“就不怕袁杰斌那边?”
阿天即使做错了事情,可该说的还是要说,这是王远欣赏阿天的地方。
“袁杰斌?他永远都是一个墙头草,谁给他钱多,他就选择站在哪一边,如果给的钱一样,他干脆不理会,反正死的又不是他。”
“七夜就是一个草包,看看没有了梦断月,飞车党成什么样,灵水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的,完全倒退30年。”
阿天生平只输给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对自己从来不加修饰,头发乱糟糟的,甚至大庭广众之下裤子的拉链都忘了拉,也正是那个男人,含力一拳撂倒自己。
青年会在阿天的指挥下,向飞车党展开反击。
对此很多闲散人员以及喜爱夜色的人晚上都不会出去乱逛吃花酒,人只要平平安安,何愁以后日子没有酒喝,没有女孩追?
因为这些事情,晚上出来巡逻的人员比比皆是,可这些按命行事的人大多是劝散人群,起不到多大的实际作用,只要没有无辜人群遭受劫难,他们的工作就完成了,至于那些躺在地上的再也回不了家的人,一个急救电话这么简单,至于其他只能听天由命。
平时喜欢晚上出去“散心”的学生都被家长勒令在家,自然有的学生和这些人有些接触,明白发生了什么,知道一些内情,偷溜出去和自己所谓的大哥去见识一下场面,当见到-血-渍,那些孩子的心抖动的厉害,找个借口偷偷溜回家,晚上做了个噩梦,怎么也睡不着。
舆论的压力给到了袁杰斌这边,他看了看情势,觉得差不多了,临时召开了一个会议,意思告诉青年会和飞车党的人,可以了,剩下的事情你们不要太明目张胆了,我还要混口饭吃。
约翰逊密切关注着这些消息,很好,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在进行着,等青年会和飞车党的人打的差不多了,那就是他月下海收拾残局的时候。
喝了一口红酒,大好的心情被旁边那个拿着一张照片直流口水的关克杰给破坏到。
七夜,慕白,邱宇三人没有遭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苏念葵懒得去管。
现在的他在课堂上认真的听着课,前面坐着安安静静的安雅静和古灵精怪的丁灵。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这首诗是王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