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十七 > 第二十章:最后的请求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最后的请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远竞选小雪会议失败和飞车党连任不成功的消息在业内传了个遍,那些先前下注在他两身上的人,都纷纷选择隐匿,生怕遭到以约翰逊为代表的新一代小雪会议集团的报复。
所有事情都按照约翰逊规定的计划进行着,他没有任何的激动和喜悦之情,有的只是心里隐藏的那份酸楚。
等事情结束,他要回家,家族地位会因为他做的事情而水涨船高,金妮没有正规举办的婚礼一定补上,这个婚礼他发誓一定是全世界最美的婚礼!
接下来就是扫除那些潜在的动乱因素-清除王远和飞车党的残余势力。
五大常任理事会选举会议结束,新上任的月下海第一步就是吞并掉飞车党所有的势力,反抗者只有一个下场-死。第二步,以谢斜为代表的平安酒店将王远名下所有的赌场吃掉。第三步,划分区域,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谢斜死了?”
约翰逊这个可谓是妙招的谢斜这么没了?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传消息的助手,得知这个情报时也不太敢相信,毕竟谢斜,约翰逊是有派人保护的,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呢?
“是的,就在前天晚上,杀手不明,但应该是王远那边的人。”
约翰逊想了想,那把谢斜处理掉的杀手应该出自上次让李信神,伊藤弦一郎失踪人之手。
“谢斜那边不早就乱成了一套?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谢斜一死,等于给王远机会,大好的前程会因为这种低级错误消失的!约翰逊冷眼扫过助手。
“因为谢斜培养了一个新人,第一天她就以雷霆手段征服了下边躁动不安的份子。”
约翰逊没说话,眯起了双眼,他在想这个人是不是王远派来的,如果是那么今晚过后,这世界将少掉一个人。
“这些不用你多虑了,老板已经同意了。”
助手仿佛已经猜到约翰逊心里所想。
“噢?老板已经早就知道了?但我还是想见一见这个人。”
约翰逊只相信他自己,他不想出现任何差错,导致心心念念的梦就这么破碎了,他要回家,他出来的时间很长了,不想在继续等待,争取在圣诞节前回家。
助手立即把手上的文件夹递到约翰逊桌子上。
约翰逊点点头,打开了文件夹,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居然是个女的。
“李橙,今年23岁,毕业于博仁大学......”
约翰逊右拳虚握,放在嘴前,思考着。
“我需要更详细的资料。”
“嘎吱。”
门打开了,进来的正是老板乔,他带着一个清新亮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约翰逊看到乔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开手示意老板坐。
“这人你可以放心,她是谢斜最后的一个请求。”
安排在谢斜身边的人正是乔扯掉的,没告诉约翰逊,是怕约翰逊脑热前去营救谢斜。
让我们回到四天前。
一切准备就绪的谢斜,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看着高耸的仙云塔发呆。
“咚咚咚”
轻微的敲门声没有打断谢斜的思绪,得不到回应的小助手李橙干脆直接走了进来。
李橙把文件放在谢斜的办公桌后,蹑手蹑脚地准备走出去,当走到门口,她悄悄地回了一下头,突然地呆住了,因为谢斜这时候是那么的孤单。
“嗯,有事情吗?”
也许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他,谢斜转过身子,发现李橙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好奇道。
“没没没。”
李橙羞赧的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回到自己位置的李橙怎么也做不下事情,脸一直在发烫,无论喝多少冷水,都没有多大用处。
“走,带你去见个人。”
“啊。”
一直专注于自己的李橙都没有发现老总谢斜的到来,吓了一跳。
“我在外面等你。”
没管李橙是否答应了自己的谢斜冷冷丢下这句话,气的李橙牙齿要地紧紧的,她不知道的事情是谢斜从来不会邀请任何人。
他两来到一家高级餐厅,李橙看到的是一个如暴发户的黑色皮肤男子,全程小助手李橙没插上一句话,即使听得懂两人在用英语交流着。
她唯一有印象的是谢斜说的-“现在我可以凋零了,成为真实。”
因为这句话属实有些莫名其妙,李橙稍稍上点心。
最后她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但谢斜人也不在了。
......
李橙身边多了暗中保护她的人,她也是之前守护谢斜的人,正是在花名公园溜着金毛的女人,李橙只知道她叫阿芸。
“算起来你和谢斜待的时间比我长,和我说说看,他以前的样子。”
两人刚刚从约翰逊那边出来,一个长得成熟有魅力,一个清新亮丽,走在一块是大街上亮丽的风景线。
“你说那个无趣的男人吗?”
阿芸印象里的阿天的确如此,无论在哪都会捧着本书,视自己为无物,后面那个男人干脆让她该干嘛干嘛去,没必要在他左右,阿芸很干脆,消失在他的视野内。
“是吗?的确,我也这么认为。”
李橙回忆里的那个老总除了长得帅,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外,总是沉闷着,书才是他的陪伴。
“那你还问我。”
阿芸当保镖已经有一段日子了,除了每天必要的力量训练等等外,花的时间都是在雇主身上,先前都是一些她一句话都不想交谈的臭男人,除了谢斜还有现在这同为女性的李橙例外。
“因为那是以前。”
阿芸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是啊,她认为的,那个无趣的男人也是在以前,后面这个男人的一些做法改变她的认知,原来喜欢看书的男人也可以那么有魅力。
李橙没有因为阿芸停下脚步,自顾自地在往前走,过了那个弯,她的车停在那。
“其实......”
坐到副驾驶的阿芸犹豫不决。
“其实什么?”
按照以前的李橙,这个时候会很期待,但冷眼望着前方的她,眼前有一片死寂。
阿芸叹了长长的气。
“谢斜如果选择还手,那个杀手奈何不了他的。”
李橙鼻孔在微微颤抖,眼睛眨了眨。
阿芸注意到李橙身上的细节,转过头看窗外,她实在搞不懂谢斜到底在想什么,非得为那该死的“情”留下生命?
“你知道梦断月吧?”
李橙注视着车况道:“以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
阿芸目不斜视说:“当年没人能拦的下这个男人,我们都默认王远必死。”
李橙想都没有想:“我知道的,是谢斜拦下来的。”
阿芸自嘲地笑了笑,是啊,明明这么厉害,为什么这次不抵抗,叫乔扯掉自己,非得弄到这个地步。
当年异军突起的谢斜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布置了缜密的暗杀计划,结果都被谢斜轻松化解掉。
当最后一个杀手站在她两前面,阿芸已经受了伤,肯定敌不过那杀手,想丢下谢斜不管的阿芸,想到了一个无趣的人让她的生活变得有那么些味道,她拒绝了。
她根本想不到的事情是谢斜让她在一边休息,说了句“我答应你,不让你死的。”
气的阿芸大骂谢斜是个傻子,那都是什么破芝麻烂糊的事情,谢斜真当一回事了。
杀手可不管这些,谢斜在安顿阿芸,他已经飞起一脚朝着谢斜而来,阿芸心里暗暗一沉,完了,你个傻子。
出乎阿芸意料的是谢斜紧紧只用了一拳一脚,那杀手死的不能在死。
至于后面他和梦断月的事情,没人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反正王远只是走个形势入狱,还在这个世上。
“他混蛋。”
把车子停在路边的李橙再也忍不住啕嚎大哭起来,使劲锤着方向盘。
阿芸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让人觉得无趣的男人最后惹了一身情债,她难道不难过吗?
乔对她撒了谎,让她去执行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任务,回过神后,谢斜已经那样了。
她想不通,甚至想杀掉乔,乔淡淡地说了句“那是他的选择,这也是我答应他的最后一件事情。”
作为杀手,“情”是大忌,偏偏阿芸犯了这个忌,兴许谢斜也知道了,所以合同乔一起撒谎。
“泪水”?
在阿芸这里一点也不值钱。
谢斜的消失,引起了公司人员的哗然,对此有些势力暗暗抬头,窥视那个位置很长时间了。
结果没想到的是谢斜私底下已经把所有权转到了李橙名下,做的滴水不漏,想钻空子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既然不能从旁门左道入手,那干脆正大光明些。
天知道那待人谦虚礼貌,对谁都唯唯诺诺的“小毛孩”,上来是那么的冷血残酷,刚刚起来的势头,被踩的一点都不剩下,甚至还扭了扭脚尖。
刚刚出去没多久的新任老总李橙回到公司,见到之人都弯下腰尊敬的喊了一声董事长好。
淅淅沥沥的雨,血淋淋的地,那本厚实的《诗经》,还有一个无趣的男人,永远定格在李橙的脑海里。
“你不要...怪我...”
“对...不...起。”
“我喜...欢...你...”
穿着黑色西装的李橙,心里念叨着:“我答应你,替你做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