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十七 > 第四十一章:冰山一角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冰山一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黝黑的皮肤下看不出乔洛斯有多少情绪上的慌张,倒是拿着雪茄的手一直在颤抖,因为楼下各种打斗声和枪声愈来愈近。
在最顶层的乔洛斯实在不明白那似废物的卡洛·菲奥,到底是怎么做到让她姐姐屈服,如果纽约本土那边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这里的一切都即将来到收官过程,等一切稳定下来,那时候纽约市只会有一大家族-菲奥家族。
孤立无援的乔洛斯剩下的人手没有多少了,大多已经遣散回纽约,他们不对乔洛斯出手已经是仁慈已尽。
那些还在抵抗的手下大多是不明白大势倾倒于飞车党的愣头青,他们不明白的事情实在太多,利益果然是个好东西,能让一些人为之赴死。
“嘎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背对着门口的乔洛斯自嘲地笑了笑,想都不用想,来之人肯定是飞车党的梦断月。
“做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你应该好好待在纽约。”
这说话的声音出乎乔洛斯意料,他猛地回过头,怎么会是他?
这个男子身高有一米八五,体格雄健,穿着黑色的西装,梳着油头,给人以严肃的感觉。
“来看热闹的?”
这个人正是五年前让他惨败的那个神秘男子,对于他的一切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料。
他好像是专门针对于五年前菲奥家族而出现的人物,一点机会都不给,因此约翰逊才没能利用严昊来搅乱当年飞车党根基不稳,实现渔翁得利的局面。
“我是来救你的,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梳着油头的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走到窗边,往下面混乱成堆的人群望了一望,嘴似在数数般地动了动。
乔洛斯当然没有忘记他们两人之间的约定,如果不是这个人愿意打开灵水大门,月下海根本不可能这么成功地在灵水扎根并成功挤入了小雪会议五大常任理事会。
没等乔洛斯回答,这个梳着油头的男子说道:“好了,我要走了,我给你活路,至于能不能活下来,看你本事。”
说完该男子径直地走出了这间办公室,留下一个挺拔的背影,对他而言乔洛斯还有利用的价值,否则不会去管乔洛斯的死活。
这男子说的活路乔洛斯不明白具体是指什么,出于对他的尊敬,乔洛斯心里那等死的想法,多了一丝活下来的希望。
......
曾经的飞车党元老少了武哲,邱宇和严昊,剩下的四个-梦断月,七夜,赵千跃,慕白,他们四个并排走在了一起,最中间的人是那让很多帮派闻风丧胆的梦断月。
他们四人没有傻到坐电梯上去,天知道坐电梯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然后上演灵水历史上最搞笑的绝地翻盘。
“我之前说好了,都别和我抢,我要弄死那外-国-佬,狗日的,害死了我们这么多的弟兄。”
赵千跃的脾气一如既往暴躁,双拳紧握,跃跃欲试,在他眼里那什么狗屁四大护法根本不算什么,本以为能和那四个人中的任意一个交交手,结果两个被那姓左的搞定,剩下的断月哥自己去处理了,手一直痒着呢。
来到了最顶层,如果奥利安娜给的情报没有出现任何差错以及情况有变,乔洛斯·菲奥就在最前面的那间办公室里。
乔洛斯·菲奥算起来是梦断月在纽约的老朋友,两人在纽约市的争斗那是真的激烈。
最严重的一次是乔洛斯·菲奥精心布置了一个必死局,梦断月差点惨遭毒手,后面是菲丽娜身后的克莱家族不计一切代价将他救出来,事后梦断月发誓有天会让乔洛斯体会一下这种感觉,今天正是如此。
“嘭!”
梦断月勇猛的一脚把那昂贵的大门踢飞,硬生生从墙壁上撕裂开来,撞倒了一片资料架。
“嗯?”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乔洛斯并没有在办公室等死,人去楼空,办公室空无一人,剩下的都是一些杂乱无章的文件资料和那没来得及熄灭的雪茄。
“追,人刚刚走掉没多久。”
这边上演着恐怖的袭杀,灵水市似乎很配合的没有任何的动静,包括外出消遣的人群都不见,整个灵水市寂静的能听到郊区犬吠的声音。
“妈,今天怎么不出去打牌啊?”
在一家小区的公寓里,一个身高有一米九的男生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要去拿罐装的雪碧。
结果看到自己的妈妈坐在大厅里和爸爸看着电视剧,有些奇怪,毕竟这个点妈妈大多应该和小区里的人打着麻将,聊聊家常。
“你好好打你的游戏,问那么多干什么?”
这妇人呵斥着身高有一米九的男生,整天就知道打游戏熬夜,第二天没自己的叫喊威胁,肯定不会去学校上课。
男生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噢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妇人哪不想去打牌,如若不是发了紧急通知-不允许外出,捉拿重大嫌-疑-犯,她才不愿意待在家看着千篇一律的电视剧咧。
“梦恬,今晚不好好睡觉,你看看我把不把你的电脑砸了!”
“妈,知道了!”
与此同时白小亮家的店铺也早早关了门,白小亮问过为什么,爸妈没有向他解释,只是简单地说了说有些累。
而李长风向来回到家没什么事情是不会出门的,在家里他有很多问题要向父亲李诚讨教。
“爸,为什么一个人吹着冷风眺望着市区?”
李长风做完练习,出了房间门,来到书房没看到父亲在那里研究着一些古书籍,问了问下人,得知父亲在自家的楼顶上吹着冷风,暖心地带了一件外套。
接过李长风外套的李诚眼含温柔。
“小长风啊,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到时间告诉你,你会不会为了这个生爸爸的气?”
李长风摇了摇头,父亲李诚既然不愿意说他不会去强问,这不明摆着吗-还没到时间。
在紫竹轩的苏念葵同奥利安娜坐在楼下的椅子上聊天,从中得到了关于飞车党今晚歼灭月下海的消息,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的心情。
“你舅舅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才让我待在你身边,他不允许你过去噢。”
两人之间交谈的言语一直都是英语,即使是五年前两人第一次相见,准确来说苏念葵的英语是奥利安娜教的。
苏念葵为此叹了口气,他知道梦断月的想法,无非是不希望自己出现任何的意外,要知道即使是陷入绝境的月下海也有一些拉着你一起死的人。
“你舅舅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奥利安娜眼中里的苏念葵叹气的模样是在为自己的舅舅担心着,不由得脱口而出,为此笑了笑,揉了揉苏念葵的头发。
“去去去,谁为那个神经病担心啊,我死了他都不可能死的。”
听到“死”这个字,奥利安娜皱了皱眉头,她不想听到这个字。
苏念葵立即拿了一个掰好的橘子瓣放到奥利安娜的嘴里,笑着说:“我该打,我该打。”
这才引得奥利安娜扑哧一笑,苏念葵回国后变了很多,似乎比以前更加开朗了些?这时候奥利安娜余光里瞥到一个带着眼镜的小姑娘那时有时无的敌意。
“你看看那里。”
苏念葵顺着奥利安娜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安雅静脸微微发红,立即转身扭了过去,走回自己的房间,苏念葵的脸红了一片,不好意思地在挠着头:“不开玩笑,不开玩笑。”
......
“乔洛斯呢?”
飞车党和月下海的战斗落下了帷幕,胜利方是梦断月带领下的飞车党,可是首要人物乔洛斯·菲奥却迟迟不见踪影,梦断月心里有些不快。
对此七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所有地点都被他们的人封死了,这么个大活人怎么就找不到了呢?玩魔术呢。
“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乔洛斯·菲奥活着离开灵水!”
梦断月在等,等剩下的人汇报消息,哪怕是看到和乔洛斯·菲奥长得像的人也好。
等所有人都到齐,没有一个人带来任何与乔洛斯·菲奥相关以及有用的消息,梦断月默默地点上一支市场价3块钱一包的甲天下。
飞车党众人沉默了下来,奥利安娜给的消息是乔洛斯·菲奥身在绿色橄榄油公司总部,一步也没有离开。
就在飞车党众人一筹莫展时,“哒哒哒”的声音传入到所有人的耳朵里。
七夜下意识地说了句:“这.......是?”
其余等人和七夜差不多,脑袋上顶着好几个问号,梦断月抽着烟,烟从他嘴里掉落出来,因为梦断月大喊:“快,快,快,找地方躲起来,快!”
七夜慕白等人傻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当他们看到一架直升机滞留在空中,驾着加-特-林时,终于明白梦断月说的这句话。
梦断月猛地把七夜甩过去,剩下的人都跟着梦断月躲到了最里边的一间房间里,前面都有遮挡物。
他们在跑的过程,能看到窗子反射过来的光亮,双腿几乎发软,不是梦断月用力拍打他们,他们说不定真的就瘫倒在地上。
“嗒嗒嗒!”
噼里啪啦的声响随着机枪扫射而发出来,整栋楼都弥漫在这恐怖的声音中,接着七夜听到了很多弟兄惨叫的声音,楼下乱成一大片。
“这......”
赵千跃发现不仅仅只是一架直升机。
“低下头,往里面那个小房间走。”
梦断月顺着赵千跃的视线的确看到了另一架直升机,不知是不是上帝眷顾他们,在这间房间里还有一个小房间。
“MD!李诚你个混蛋!不是说好帮我牵制住那个老不死吗!”
众人紧紧靠在一起,不明白梦断月嘴里说的李诚以及老不死到底是谁,既然能让梦断月为之愤怒,那这两个人的来头绝对不小!
而在对面那栋高楼,那个梳着油头身高一米八五的男子站在楼顶注视着这一切,他身后正是乔洛斯·菲奥。
“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等我请你回去纽约?”
身为阶下囚乔洛斯·菲奥阴狠地笑了笑,千万别让他找到机会,否则定要让这个人付出血的代价。
等乔洛斯离开,这个梳着油头的男子,借着直升机打的光,看了看手里的表。
“可以了。”
这句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两架直升机纷纷停下扫射,其中一架飞到了他头顶上方,梳着油头的男子在爬上直升机时打量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梦断月恰好投以恨意的目光。
“哈喽,我们又见面了!”
“你们都会死的!”
两人仿佛在隔空对话,嘴里不约而同地喃喃着。
与此同时飞车党所有用来藏身的地点都被一批携带着重型武器的特-种-兵抓走,不服从者则当场打死!
几乎除了梦断月以外的所有飞车党人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的印象里,这些人他们从来没有与之接触过。
“结束了。”
李诚同李长风两人站在自家屋顶上观望着灵水市区,李长风一直陪着父亲左右,不显无聊,直到灵水市区那边红光闪烁。
过了不久,他依稀能辨认出两架直升机从他们的视线里飞过去,为什么李长风知道那是直升机,因为他家也有。
......
“不给个痛快?”
坐在副驾驶的严昊一直都在等着最后的处决,本以为在酒吧外面会有人等候他,出乎意料的是空无一人,更让他意外的是邱宇没在出门时直接了结他,而是让他上了一辆车。
“痛快?”
邱宇的疑问并不无道理,你严昊害死掉这么多飞车党弟兄,给痛快是不是有些太让飞车党人失望?
“哈哈哈哈。”
严昊大声笑了起来,真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这样的结果是应该的,选择做间谍的那天就应该想到会有什么下场。
“嗯?”开着车的邱宇注意到后视镜出现了不明的车辆,“好你个严昊,死都要一起吗?”
严昊不知道邱宇再说什么,当他注意到有不明的车辆出现的时候,邱宇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正顶着他的脑袋。
说不怕死那是假的,被一把手枪指着脑袋,严昊冷汗冒了出来。
“我说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你相不相信!”
邱宇手指按动扳机。
“嘭!”
前方有一辆大卡车从黑影处冒了出来,一把撞翻邱宇的小车。
不明车辆走下来一个年纪约莫23,24岁的女子,严昊挣扎地从车里爬了出来,视野红红的一片。
“记得我吗?”
这年纪23.24岁的女子端起严昊的下巴,严昊疼地几乎眯上了眼睛。
“李...蕴...哥...”
该女子笑了笑,示意身后那个成熟有女人味的女子把严昊带走。
“再慢一点,那些人就该到了。”
sitemap